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微信公众号:经济预测与模拟仿真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原文来源:Tsutsumi, M. . (2018). 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 2018 us-china trade conflict: a cge simulation analysis. CIS Discussion paper series.

一、引言

2018年,美国宣布对中国进口加征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援引1974年《美国贸易法》第301条款为这些行动提供辩护。两国曾试图在几轮谈判中解决问题,但美国无论如何都决定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被迫反击,提高对美进口关税。美国一意孤行,引发中美“贸易战”。

许多研究人员利用基于各种假设的模型进行模拟,探究贸易战产生的区域和全球性经济影响。本文旨在利用GTAP-CGE(全球贸易分析项目-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对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进行定量研究。

二、美国和中国采取的措施

1.美国加征关税

2018年7月6日,美国宣布对总额为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2018年8月23日,再次宣布对总额为1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2018年9月24日,美方再次升级对中国的贸易战,宣布对自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进行第二轮加征关税(图1)。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图1

加征关税税率为25%。2017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额约为5055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6%。加征关税将会使美国进口商品价格上升2.7% (25%*49.5%*21.6%),GDP平减指数下降0.3%。对美国经济前景会产生负面影响。

Bown、Jung和Lu(2018)仔细比较了两次加征关税下的目标商品,发现第二次比第一次包含更多的消费品,因此对消费品价格产生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2.中国

作为对美国的回应,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图2)。第一次是对自美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2018年7月6日宣布的340亿美元进口商品和2018年8月23日宣布的160亿美元进口商品)。第二次是对自美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

第一次加征关税税率为25%,与美国相同,第二次加征关税在5%至10%之间。根据Bown、Jung和Lu(2018)的分析认为,中国第一次主要对美国消费品价格产生影响,例如汽车和食品或加工食品。第二次行动主要影响的是资本大宗商品投资以及中间投入商品。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图2

三、评估方法

1.文献综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8)展示了中美贸易战及其对世界经济的溢出效应的四个情景。前两个基于美国和中国宣布加征关税,第三个是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的假想,第四个是对总体市场和投资者情绪的负面冲击。前两个情景表明,美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新兴经济体的GDP在第一年将下降0.2 %,而日本和欧盟的GDP将略有增长。

与IMF的模拟类似,Kobayashi和Hirono(2018b)使用宏观经济模型来模拟加征10%或25%的关税对GDP的潜在影响,并采用了两种不同的财政反应假设——收入中性和收入盈余。美国GDP在加征10%关税后下降达0.15%,加征25%关税后下降达0.28%。

宏观经济模型无法捕捉行业层面的变化。同时,它在评估对供给能力的长期影响方面也有局限性。而具有贸易矩阵的一般均衡模型在这些方面有一定优势,因此,它更适合用于对贸易问题进行定量分析。

2.数据和模型

2.1数据

本文使用第9版GTAP数据。这和前两项研究使用的是同一数据集,即Rosyadi和Widodo(2018)以及Bollen和Rojas-Romagosa(2018)。基准年因数据系列而异,但对国民账户数据和贸易统计数据进行了调整。

原始数据库包括140个国家和地区以及57种商品和行业。为便于分析,本文将其合并为16个国家和地区以及12种商品和行业。模型中包括5种初始生产禀赋,即土地、非熟练劳动力、熟练劳动力和自然资源。

2.2模型

本文采用第6.2版GTAP模型,并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将贸易开放度和技术变革联系起来的等式。以下部分简要说明了模型的基本结构。

模型中包括一个由私人消费、政府消费和国民储蓄构成的社会福利函数。由于该函数的形式为柯布-道格拉斯,因此每个部分的份额保持不变。私人消费的每种商品需求都是由收入、相对价格和需求的初始数量驱动的。国内需求包括国内供给和总进口,它们对相对价格变化具有弹性。

假设企业通过增值投入和中间投入来生产商品。增值投入包括土地、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其构成权重因行业而异。中间投入包括国内供给和总进口。根据Leontief模型,中间投入按与产出的固定比例确定。

国内商品与进口商品之间的替代是由固定的替代弹性决定的。假设在不同的进口地具有不同弹性的相同替代结构。

国民储蓄率由柯布-道格拉斯社会效用函数确定。虽然国家投资来自生产活动,但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额等于净进口。为求解该模型,假设根据区域间的预期资本回报率相等原则对国家投资进行分配。

本文会把一个等式加入到标准模型中。该等式将贸易开放度和全国范围的技术变革联系起来。目的是探究之前关于贸易和技术溢出的研究中提出的经济影响。通常来说,贸易开放通过为公司创造竞争环境来刺激创新,这意味着市场上的商品和公司具有更高的多样性。例如,Lee等人(2004)分析了人均增长与贸易开放度之间的关系,结论是贸易开放度提高10%会使得人均增长提高0.27%。

此外,Wolszczak-Derlacz(2014)利用OECD国家的面板数据,基于竞争环境,全要素生产率TFP)与贸易开放度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因此,贸易与技术之间的联系值得考虑。

3.模拟策略

本文通过三条路径分析中美加征关税对经济的影响。

第一是关税的加征。Kobayashi和Hirono(2018b)以及Bown、Jung和Lu(2018)利用政府和贸易统计部门发布的信息构建了一个2位/6位HS编码(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的数据集。根据他们的研究和9.0版GTAP的关税数据,计算关税税率和进口价格的有效额外变动,结果参见表1。

由此可见,中国的实际额外关税税率因商品而异,说明第一次和第二次报复措施具有差异。但实际额外关税税率的平均变化与美国没有太大差异,尽管与美国相比,中国在总进口中所占的比重更大。

第二是资本积累。加征关税影响商品价格和数量,并引发收入、储蓄和投资的变化。根据定义,储蓄的变化就是资本积累的长期变化。

第三是贸易引发的技术变革。如前一节所述,纳入了一个特殊等式,以考虑贸易引起的整个经济的技术变革。

表1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四、模拟结果

1.加征关税的经济影响

1.1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加征关税后,美国的进出口均大幅下降,而贸易转移效应使得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出口有所增长。世界贸易额下降0.6%。

贸易条件的变化也影响国内经济变量,即生产和收入。美国的GDP下降了0.1%,而其他国家和地区由于贸易转移效应略有增长。世界GDP小幅下降0.03%。从等价变化(EV)来看,美国损失98亿美元,全球损失为239亿美元。

在该模拟中,每个国家的预期资本回报率与全球资本回报率相等,因此IS差距会发生变化。正如美国政府所预期的那样,美国的贸易逆差和中国的贸易顺差都在缩小。然而,这仅仅是150亿美元,只占美国贸易逆差的1.9%。因此,鉴于其产生的巨大成本,通过关税改变贸易平衡是没有意义的。

1.2各部门的生产

在美国,轻工制造业部门(LightMnfc)以及电子和机械设备部门(ElecMach)扩张,而农副食品加工业部门(Primary)以及汽车和零部件、运输设备部门(MoterTran)收缩。在中国情况正好相反,农副食品加工业部门(Primary)扩张,电子和机械设备部门(ElecMach)收缩。

第一,替代效应。首先,在加征关税的国家,来自目标国家的进口价格上升,因此来自其他国家的相对进口价格下降。因此,来自其他国家的进口替代了来自目标国家的进口。其次,即使发生了替代,平均进口价格也不可避免地增加,因此国内价格比平均进口价格低。

这促使国内产品替代进口,扩大国内生产。然后,减少的总进口需求将在贸易国之间重新分配。因此,加征关税的最终影响不仅包括竞争性出口商之间的直接替代,而且还包括国内生产商的间接替代。

第二,中间投入价格的变化也会影响国内生产。美国对中国汽车及零部件、运输设备(MoterTran)部门的产品加征23.7%的关税,将影响美国产出。中国对美国汽车及零部件、运输设备(MoterTran)部门的产品加征12.1%关税时,对中国相关产业也产生影响。

美国产量下降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该部门的中间投入品(钢铁和金属(Metals)以及电子机械和通用机械设备(ElecMach))被征收了更高的关税。美国的“MoterTran”部门不得不以更高的价格使用中间投入品,导致其在全球市场上失去竞争力。

总之,关税引起的相对价格变化也影响到每个国家的相对优势,导致部门层面的扩张和收缩。

1.3贸易量和价格

表4展示了双边贸易量和运输设备价格的变化,以表明中间投入成本和生产的变化是如何相关的。根据16个国家中8个国家的模拟结果,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下降,而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平均却在增长。美国却出口下降,贸易条件恶化。

分析原因,来自中国的运输设备价格在美国因加征关税而上涨22%,但由于中国国内生产成本的下降,在其他国家中国的运输设备价格下降。因此,价格竞争力的提高扩大了出口。

相反,来自美国的运输设备价格不仅在中国因加征关税而上涨11%,在其他国家也因生产成本上涨而上涨。因此,恶化的价格竞争力收缩了出口。

表4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基于GTAP-CGE模拟分析)

2.贸易引发的资本深化和技术变革的经济影响

2.1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虽然短期影响不显著,但生产和收入的变化可以通过储蓄和贸易引起的技术外溢从而影响长期增长潜力。

不出所料,中美贸易额进一步下降,贸易转移效应加大。世界贸易额下降了0.6%,这与前一种情况几乎相同。贸易条件的变化缩小,因为价格变化的一部分被实际变量(资本存量和生产)的变化吸收。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导致世界GDP下降了0.45%。从等价变化(EV)来看,美国减少了1995亿美元,损失较大。同时给世界带来的损失更是高达2872亿美元。

2.2各部门的生产

由于收入和投资下降,美国资本存量下降了2.7%美国长期增长潜力因加征关税而永久丧失。在美国,只有轻工制造业部门的生产扩张。在其他部门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运输设备,萎缩了2.5%。

这些变化是由收入、投资和资本积累之间的动态机制造成的。从长期来看,投资减少会削弱资本积累,导致资本劳动力比率下降。此外,贸易额越小,整体经济的技术创新能力越差,增长潜力越小。

2.3内生增长机制的贡献

模拟研究表明,贸易引发的资本深化和技术变革的间接效应比加征关税的直接效应更为显著。关税、资本变化、技术变化和交叉项这四个因素对总变化的贡献产生影响。

在许多国家,四个因素中“贸易引发的技术变革”对GDP变化的贡献最大。澳大利亚和中国的“贸易引发的技术变革”贡献率达到50%,美国达到40%,香港和加拿大达到30%。“资本深化”墨西哥贡献显著,几乎达到80%,在亚洲国家(不包括日本和香港)的贡献也超过50%。这两个因素的贡献水平受国家的初始条件影响。

由于等价变化(EV)包含价格变化的影响,使得“加征关税”的贡献增加。在香港、东亚和加拿大,“加征关税”对总变化贡献达50%。墨西哥、东亚、东南亚和南亚的“资本深化”贡献依旧很高。“贸易引发的技术变革”在大洋洲、中国、日本、美国、中美洲和南美洲、欧盟、中东北非做出了重要贡献。各因素的贡献水平因地区而异。

3.中国反击的效果

中国反制措施,使美国GDP下降0.24个百分点等价变化上,美国减少114-404亿美元。中国反制措施对美国造成了114亿美元的损失,而中国损失仅36亿美元。

五、结论

本文旨在评估2018年中美贸易战的经济影响。使用全球CGE模型计算加征关税提议的潜在影响。本文为探讨长期影响,还考虑了贸易引发的资本深化和技术溢出。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商品加征关税使美国GDP下降0.1%,等价变化(EV)减少了98亿美元。虽然部分国家从贸易转移中获益,但全球范围内的损失超过收益。

第二,考虑贸易带来的资本深化和技术溢出后,损失更加严重。美国的GDP下降了1.6%,等价变化(EV)减少1995亿美元。贸易转移不足以弥补其造成的损失。

第三,加征关税扭曲了相对价格,引发了全球生产结构的变化。美国失去了在运输、电子和机械设备生产方面的比较优势,而其他国家则扩大了这些领域的生产。

第四,中国反制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恶化了美国经济,但却是美国自己一手造成的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经济预测与模拟仿真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8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