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的故事—《小姑》

#人世间的故事#

之前微博上有个很火的话题是:长得漂亮但家里很穷的女生最后怎样了?让我想起了我听过的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我朋友小姑的故事。

外姓人

朋友家老家在西南一个非常贫困的山村,小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是家里的老大,也就是朋友的父亲。爷爷奶奶因病去世的时候爸爸都才10岁,大姑8岁,小姑才5岁。

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姓赵,他们李家在村里属于外姓,当年逃荒落户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他们属于清字辈,哥哥叫李清平,大姐叫李清安,小妹叫李清清。

父母去世后三兄妹相依为命,靠吃百家饭维生。但那个年代谁家都不富裕,三兄妹只能饥一顿饱一顿。哥哥心疼两个妹妹,只能在晚上去地里捡点人家漏掉的花生、红薯什么的让两个妹妹充下饥,去街上捡别人不要的烂菜叶,日子就这么艰难的过了十年。

日子虽然清苦,但三兄妹感情还是很好。哥哥虽然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但由于家庭条件实在太差一直没有媒人愿意帮忙说媒,好在两个妹妹都出落的落落大方,大姑也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在媒人的撮合下与镇上的一个木工结了婚,大姑父为人老实,舍得下力气,是干活的一把好手。

大姑结婚后就搬离了家,小姑也跟着大哥在镇上做点小工,小姑长得比大姑更清秀好看,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鼻子小巧挺翘,唇红齿白,特别是睫毛,就像两个小扇子,忽闪忽闪的,属于标准的美人儿。

虽然穿的都是哥哥捡来的邻居淘汰剩下的衣服,不是袖子长一截就是裤子短一截,但无奈小姑长得太好看了,这些衣服在她身上穿起来也很好看。

由于家里太穷,小姑只断断续续上了个小学,她很聪明,学的东西很快就能记住。小姑很喜欢画画,会在家里破烂的墙上画些花花草草,也会画在邻居家电视里看到的卡通人物。小时候的小姑性格比较内向,整天跟在大哥身后,村里喜欢她的男生很多,每当她走过就会拿石子丢她引起她的注意。每到这个时候我父亲就会赶走那些男生,小姑只会红着脸拉着我父亲快速离开。

命运之手

有一天,小姑一个人去街上找大姑借点米,一早就出发了,结果到了中午都没回来,村里到镇上就四五公里路,往常早就回来了,父亲有点担心就出发去镇上找小姑。到了大姑家,大姑说小姑早就回家了,这下两人一下子慌了神,小姑一直都比较谨慎小心,也从不在路上贪玩,这么久没回家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父亲和大姑顺着镇上往回家的路上打听,途中一户人家说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上了一辆三轮车(类似老式的大篷车),一打听姑娘长相跟小姑十分相似。父亲顿时觉得不妙,最近老有人贩子开着骑着三轮车拐骗妇女,小姑不会是…

父亲赶紧到镇上派出所报警,希望警察能帮忙一起找。父亲和大姑、大姑父三人在镇上找了两天也没任何音讯,父亲决定去县城找找,那年代没有车,通信也不方便,父亲全靠步行,人生地不熟的父亲在县城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找了一周也没有任何消息,身上的钱也快用完了,于是决定回到家里,想看看小姑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家里依然家徒四壁。父亲呆呆的坐在家里,没有了小姑的家里显得格外冷清。父亲就这样在家里等了一个月也不见小姑回来,看来回来的希望很渺茫,于是决定出门去打工,边打工边找小姑。

父亲来到了市里打工,由于没有技术,他只能从学徒做起,跟着人学水电,开始时是没有工钱的,那个年代手艺人吃香,包你吃住就不错了,好在父亲肯吃苦,又勤快,深的师傅喜欢,成为他们那一批最早出师的水电工。

最想删掉的记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五年后的一天,大姑突然来市里找到父亲,告诉他有小姑的消息了,她给家里写了信,但由于父亲不在家邻居给带到了大姑家。小姑现在就是市里一家家具厂做工。得知消息的父亲和大姑赶紧找到了家具厂,终于见到了5年没见的小姑。

小姑样子没变,只是出落的越加标志了。见到面的那一刻,三兄妹抱在一起痛哭。还是小姑安慰父亲和大姑。三兄妹在家具厂附近一个小饭馆吃了个午饭。

父亲的猜测果然没错,小姑是被人贩子拐走了。那天小姑正往家走,一辆三轮车在她旁边停下,两个男的向小姑问路,趁小姑不注意就把小姑掳上了车,一个男人捂着小姑的嘴不让她出声,就这样小姑连夜就被运到了外省。

15岁的小姑就这样被卖给了一个娶不到老婆的中年男人。男人叫王强,35岁,一米八几的大个,对小姑也挺好,就是因为父母走的早,家里太穷,所以一大把年纪了还没讨到老婆,小姑是他唯一的亲人大伯背着他花两千块买来的,想着不能让他断了香火。

男人还算是讲理,知道小姑是被拐卖来的,而且小姑还未成年,并没有强行占有她。还对她很好,过年还会给小姑买新衣服,小姑也会帮忙做一些家里的活,两人就这么相敬如宾的过了三年。

在小姑十八岁那年,男人的大伯得了重病,临终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男人有后。看出了男人的难处,小姑主动提出跟他生个孩子,但条件就是生完孩子就放她走。她吃不惯这边的小米粥,听不惯这边的语言,她想念她的哥哥姐姐,男人答应了。其实这也是小姑没有办法的办法,男人虽然对她很好,但也绝对不可能会放她走,她才十八岁,她不甘心在这里过一辈子。

十九岁那年小姑为男人生下了一个男孩,她给孩子取名安安,希望孩子一辈子平平安安。待到孩子一岁后,小姑便在一天夜里离开了那个地方,离开了那个让她永远也不想回忆的地方。

小姑说,离开的那天天空的星星格外明亮,就像是为小姑照亮着回家的路。她一路没有回头,她想将这段日子从她的人生中彻底抹去…

一个月前她到了市里,她不想回家去面对村里人的闲言闲语,决定现在这里站稳脚跟再跟父亲和大姑联系。现在她在家具厂里做工,一个月有一百来块的工资,还包吃住,老板娘对她挺好的。

听到这里父亲的拳头捏的紧紧的,眼眶泛红,大姑早就泣不成声…

才二十岁的小姑却显得云淡风轻,还安慰着父亲和大姑,说这下终于好了,咱们仨兄妹终于团圆了!好日子快来了!小姑开心的说道,但眼角泛起的泪光还是出卖了她。

救赎还是火坑?

那次相聚后,父亲每到空闲就会去家具厂找小姑,给她带去一件衣服、一双皮鞋,或者一起吃顿饭,他想把这么多年亏欠小姑的爱都补上,用爱去淡化小姑这些年经历的磨难。

一年后的一天,小姑带了个男人去见父亲。男人个子不高,长得斯斯文文的,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小姑向父亲介绍道:“哥,这是我对象段博文,你叫他博文就行。”

“你好你好”父亲有些拘谨地招呼他进屋。聊天中父亲了解到男人是市里大学的老师,小姑报英语学习班的时候认识了他。小姑虽然没读多少书,但她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学习也很用功,两人一来二去便熟悉了。小姑很喜欢他,这次带给父亲看也是希望父亲帮忙把把关。父亲见小姑喜欢,小伙子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也就没过多干涉。

小姑经常带段到父亲家吃饭,段跟我父亲都喜欢聊历史,两个人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话题,段还会从学校给父亲带一些历史书。他很绅士,对小姑体贴备至,会帮小姑开门,挪凳子,走在外面也会牵着小姑的手。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快结婚的时候,小姑突然哭着找到了父亲。原来,男人在老家已经结了婚…

有天小姑跟段在学校里散步,突然冲出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女人,女人长着一对吊梢小眼,鹅蛋脸盘,指着小姑就骂她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她老公。小姑被骂的一脸懵,转头看向段,段此时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说话,任凭女人撒野。

女人叫金凤,跟段是一个镇的,段的爷爷跟金凤爷爷是战友,俩人在战场上定下的娃娃亲。约定俩人的后代一定要结为一家,结果俩人都生的男孩,在段这一代刚好就是段和金凤。金凤比段大三岁,段20岁那年在爷爷的逼迫下俩人结了婚,结了婚段就去学校念书了。俩人属于有名无实的夫妻,段当上大学老师后,跟她提过好几次离婚,但金凤死心眼,这辈子就认定段了。金凤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任劳任怨的伺候公婆,把段的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两人就这样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互不打扰的相安无事着,段好像也就忘了老家还有个老婆。

此次金凤是听到老家在市里做工的乡亲回去说段跟一个漂亮女人好上了,才火急火燎地赶过来“捉奸”。到这小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不知道自己该咋么办?该以怎样的情绪来面对这个状况,她需要静一静,于是一个人回了宿舍,一路上她想了很多,想了她和段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全过程,想了离开段之后的生活,也想了金凤,那个执拗的让人心疼的可怜人。

夏天的风是带着些暖意的,吹在脸上好像可以让流出的泪不断风干,小姑的泪水不断往下掉,不断被风吹干,就好像一遮羞布,让走在大街上的小姑显得不那么狼狈…

结尾

父亲听完低沉着声音问小姑打算怎么办?小姑说她要离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她还年轻,想南下出去闯闯。父亲没有阻拦,他知道小姑比他想象的还坚强。父亲爸当时自己的所有积蓄五千块交给了小姑,他相信穷家富路,一个女孩子出门多带点钱总是好的。

故事的结尾并不像电视剧里那么完美,小姑南下并没有闯出一番大事业,做了很多行业,吃了很多苦,最后因为运气好,别人给她抵货款的厂房拆了迁,现在做个收租婆,再不愁吃喝。今年小姑已经50岁了,依旧美丽,她这一辈子去了很多人地方,也爱过很多人,但至今还是一个人。每一次都爱的轰轰烈烈,每一次都惨淡收场,但我很佩服她从来没丧失相信爱和爱人的能力。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