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暗黑不朽勇士召集#?我跟暗黑的故事,和我姨夫分不开。

那是无关庇护之地,战网,装备,之外。

一个玩家“诞生”的故事。 与另一个玩家“老去”的故事。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第一次接触暗黑是在小学四年级,当时是在网吧玩。

可那时候偷偷上网,只能上两小时。

其实两小时能干很多事情。如果你有很多个的话。

第一次你可能轻松杀到鲜血荒地的尸体发火。感慨这僵尸行动迟缓游戏简单。

第二次你可能花了一个小时做完了洞穴任务领到阿卡拉的戒指。吐槽这鬼洞穴怎么藏着这么多怪。

第三次你可能耗尽药水死在冰冷之原毕须博须手下。怒骂沉沦魔法师复活沉沦魔,沉沦魔boss复活沉沦魔法师的不要脸战术。

第四次你来到石块旷野打死蓝色的沉沦魔。看着五个大石块发呆,说这是不是该有剧情。

现在回想,小学四年级的自己可能就像明日边缘的阿汤哥,re里的486.龙族5的路明非。在无尽的轮回和有限的时间之中一次次探索前进。

但现实永远不会像故事一样美好,我卡死了。

我不知道我怎么去黑暗森林,我以为洞窟真的就只是洞窟。

当时的网吧,玩游戏的多,但玩单机的少,更别提暗黑了。

虽然当时百度还没有缺德,但你不能指望一个四年级生我知道百度要怎么用。

所以这个游戏对于我来说,结束了。

?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当初就是被这个玩意卡死,鬼知道第二层是死路

替我重启这款游戏的人就是我的姨夫了。

时间来到我小学六年级。

我姨结婚了,我姨夫是个喜欢玩电脑的人。

在当时他刚结婚,找了份稳定工作。家里的电脑空着。我姨每周五下午都会喊我去他家玩。【我们小学当时可能在镇子上学的比较多。周五中午就会放假 】

其实我姨夫不爱人碰他电脑,我看得出来。但显然,熊孩子并不在乎这些。

每周五一点开玩,玩到姨夫回家,我收拾收拾走人。

我去到他家。看到了熟悉的图标。暗黑2.

打开之后发现一个74级的野蛮人。

74级,你们可能不知道74级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什么概念。

我甚至不知道这个游戏有74级。

我看着传送阵这么多亮起的地点时我惊讶极了。

我开始了我的暗黑游戏旅程。具体操作为

传送到一张图,砍瓜切菜,找不到路,然后回城。

再传到另一张图。砍瓜切菜,找不到路,然后回城。

姨夫回家看到我玩暗黑,很诧异。他可能以为我会打开4399亦或是看点pps。

但于他而言并无什么区别,他还是叮嘱我随便玩,别乱动仓库,遇到宝石符文帮忙捡点就好。

显然,对于我姨夫来说,确实讨厌熊孩子碰他电脑,

但如果能把熊孩子变成童工,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连机能机制都没搞清楚的我很快在噩梦吃了瘪。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打不过。六年级的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回答。攻击力不够高。

其实我老早看姨夫的装备不爽了。拿了两把攻击力才几百的双手大剑,镶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花里胡哨的一堆词条有什么用?聚气?恢复?防御?敏捷?偷取?打得过谁啊?

我老早看上商店的一个蓝色大铁锤,那个1400-1700攻击力简直堪称神器。就是价格贵了点要十几万金币,于是我把他的两把大剑卖了。去商店买了个攻击1700的大铁锤。自觉帮姨夫更新装备。可等我装备上才发现,伤害莫名其妙变得更低了。

自知闯祸的我想把铁锤卖了换回大剑,可显然奸商不会给我这个机会。卖出去的钱完全抵不上买回来的钱。愚蠢的我开始刷怪赚钱,从第一幕开刷刷到第五幕。

那个下午的三小时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因为每分每秒都在被紧张愧疚负罪感与恐惧笼罩。

怪杀完了,钱不够。储存退出,

怪杀完了,钱不够,储存退出。

等到我4点半的时候刷够了钱。想换回来的时候发现。奸商那里是一茬新的武器,没有了我当时卖掉的姨夫那两把双手大剑。【因为当时我不知道,储存退出是会刷新商店物品的】

而此时。我姨夫回来了。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盯上屏幕那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着急的问我武器去哪了。

我跟他讲了我的行为之后,

他呆的半晌说不出来话,脸都气红了。

然后他开始骂我

他说cnm你知道那个东西我弄了多久,那个装备要怎么怎么刷,

那个属性那个词条多难拿么?

你他妈是猪啊,你他妈疯了啊,让你别jb动你瞎动什么玩意啊。

他想打我又忍住,他攥紧拳头,挥舞着双臂。最后用尽力气敲在电脑桌上,

茶杯震落,茶杯碎了。声响引来了我姨。我姨指责他说小孩子玩就玩了,多大点事。

他说我姨不懂,

我姨说甭管那玩意懂不懂,他还是个孩子你这么吼他骂他做什么。你都上班了你跟他计较什么。

他俩吵起来了。吵得很激烈。

无外乎爱好与梦想,爱情与现实。

即便我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但说句实话,当时的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我只记得我在哭。

我害怕愧疚和闯了大祸却不敢承担,想逃避想找个地缝恨不得去死。

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收尾。

只记得后来我姨回了娘家,我姨夫把电脑砸了。

但我知道。事情的起因是我卖了我姨夫的武器,我闯了大祸。我导致我姨与我姨夫情感破裂。即便我姨没这么想,我妈也没这么想。

而之后的周六周日我没有看我最爱的虹猫蓝兔,没有偷偷去网吧打游戏,没有跑去新华书店蹭书。整整两天时间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写了一封检讨书

六年级的我固执的认为检讨书是表达歉意的最好方式、

我用第一人称的口吻检讨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告诉了他我的4399经历,我在网吧玩暗黑的经历,我第一次玩到他号的经历,我莫名其妙死在噩梦的经历。最后诚挚地道歉,并且提出补偿措施。

去年攒下的压岁钱还有370块。

希望他能买回一把一样的武器,然后原谅我,并且和我姨和好。

那篇检讨书是我这辈子写过最认真的检讨书。

没记错起码有2200字。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我周日上午把检讨书给了我姨,我姨看完呆了,

她可能万万没想到,这份梦想与现实的决裂与迸发,居然被一个连初中都没上的小屁孩背负了起来

然后她笑了。

她拿着检讨书就回了家。

我姨夫看完也笑了,晚上把我叫去了他家。

?

就是这个王八蛋奸商

姨夫把我叫来他家之后语重心长的跟我说。

以前确实觉得你是个熊孩子,那也没办法呀。

抢我电脑玩我号,天天就知道喳喳叫。

但我跟你姨的事跟你没关系,你这顶多算个导火索。那个武器确实很麻烦,所以那天我才这么生气,但我也不要你那点钱,拿你钱不知道你妈怎么骂我呢。

今天晚上你请客,咱俩出去搓一顿烧烤。我跟你好好唠唠。

然后周日的晚上姨夫提溜着我去了街东头的烧烤摊。俩人一边叫串一边喝,刚开始他喝啤酒撸串我还不敢动,只敢抱着可乐一口口呡,后来他看我这样,说你tmd卖我武器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怂呢,瘪犊子!拉着我给我灌了三杯啤酒。

现在想来,拉着小学六年级的小屁孩喝啤酒的男人简直是人间之屑。喝着喝着他跟我讲他上网的经历,

从聊天室装人妖被发现,挂了几个月,

到街机厅续币续急了,一个星期早饭蹭同桌。

再到家里装电脑,从大佬家拷贝了一堆快捷方式。

后来聊到暗黑2,

姨夫说自己真喜欢这个游戏。耐玩,经玩。

大学和刚毕业那会,一个人一包烟,对着劳模就能刷一天。

他也不知道这吊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但刷起来就是停不下来。

他也知道自己玩的不咋地,但不咋地不也是玩么?

越讲越开心,这和我平日里见到阴沉的姨夫完全不同。

后来才知道他其实就是这样,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这样。

吃饱了他对我说,电脑下周我修好,你下周五继续来,但这次不准玩我的号了,你得自己弄个号到时候玩游戏有什么不懂得,等我下班就来问我。算了到时候你晚饭也留我家吃吧。

说完抹抹嘴就去了前台,把账结了,

嘟囔着回家不准给你姨说我灌你喝酒了,就说是你自己偷喝的知道么

那之后的周五,我到姨夫家,建了个死灵,开始一点点的往后打,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怎么去黑暗森林。第一周打到了高地,进了修道院,

他回来我拽着他问了一堆问题。例如这个装备怎么样,死灵这个技能怎么加,这个好用么,淬毒伤害好高,那个诅咒加深有什么效果。

问题太多,问着问着我哑了声。

姨夫看了看我。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忘了我想问什么了。

他笑了笑,说你慢慢想,你姨做好饭了,咱俩先吃饭吧。

然后我跟我姨夫到了饭桌上也一边想一边问,把我姨晾在一边,我姨恼羞成怒说你俩有完没完。XX学习差了我姐弄死你你信么。

再到下下周我带了个小本子,本子上把我遇到的事,搞不明白的问题,记在上面。

等到姨夫回来,我挨个问过去。

我一路打,一路问,

他一路听,一路答。

就这样我一路打到了督瑞尔,督瑞尔我打不过【可能是因为当时我依然不懂,武器带的还是个亮金色的三角叉【攻击高】,冲上去和骷髅们一起戳,加点也乱七八糟的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越打越急,越急越打不过。

姨夫回来了,我更急了,因为我知道今天打不死,就得下周才能来继续了。

他也看出来我急了。他说你慢慢打,你去领个米山,你换个武器,你开个门,你别带鲜血魔你带黏土,

再到后来就是你别急慢慢打,实在不行今儿留在这睡。

我姨来喊我俩吃饭,我说等会等会,姨夫说等会等会。

他搬了个板凳坐在我旁边,说你这这这,你那那那。

我说你闭嘴啊你。

他说哦。

当然即便嘴上说他烦,但他说的每句话我都记住了,

先开门,再召黏土贴身减速,上诅咒,记住血蓝位置。一不妙就开溜。

重复三个回合,在一声哀嚎中,督瑞尔惨死【并没有出暗金】

看着督瑞尔爆出的装备,我停滞三秒接受现实,

然后tmd原地起飞!高呼终于弄死他了,结果磕到电脑桌疼得嗷嗷叫。

我姨夫说你真菜,弄到现在才弄死,赶紧吃饭吧我都饿死了。

但其实我记得姨夫看起来比我还高兴。

我们俩走到餐桌上,看着冷掉的菜和米饭。我开心的扒拉,他也开心的扒拉。

现在想来。

一个因为挑战难关成功而快乐,一个因为培养出的崽挑战难关成功而快乐。

真是一老一少,两个傻逼。

再往后我姨做完饭,我姨夫干脆直接把它端过来。我俩边玩边扒拉。

【导致那段时间我姨恼羞成怒,跟我妈天天说我玩物丧志。】

?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这个绝对是我的噩梦。

就这样我们一路打到了大菠萝

督瑞尔到大菠萝的路其实很难走。

无论是烦人的小野人还是吓人的大蜘蛛还是恶心的自爆小鬼以及神出鬼没的幽灵。

尤其是各个洞穴神殿商场里翻来覆去的摸索,寻找任务道具。

剥皮地窖和剥皮地洞,蜘蛛洞穴和蜘蛛巢穴。

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两个王八蛋地图。

第三幕其实对于死灵来说不难打,就是纯恶心。

就这样去了6 7次,也就是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杀到了大菠萝,

纯召死灵遇上小d,自然是一番惨剧。

一个火圈,骷髅死光,一个电刷,小弟暴毙。想跑路,跑不过boss。

想回城,门直接被锁住。

而纯招前戏又很长,凑怪2小时,倒地5秒钟的那种。

这时的我便不需要向姨夫取经了,我已经可以察觉出自己薄弱的环节。

做装备升级点技能,学会石魔和诅咒的正确用法。

刷了有两次下午,终于在我的骷髅躺了五波之后磨死了他。

看着迪亚波罗化为灰烬,我问姨夫我打完了么。姨夫说,还早呢。

但当时我们俩谁没想到,这段故事就要结束了。

?

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技能。

在打败大菠萝的第三天,也就是周日,

我姨告诉了我们全家一个喜讯,她怀孕了。

姨夫他要当爸爸了。

当时姨夫说他很迷惘,但不知道怎么表达出这种迷惘,他说了很多,诸如责任成长血脉父亲家庭。但我全然不记得。

只记得他最后说了一句:周五我要陪你姨检查,下周你得自己好好加油了。

于是在那之后我的记忆也开始模糊,

我有时候能去玩,有时候不能去,有时候玩到一半他们就要出门,有时候还没玩够我妈就来接我。

我越过了浑浑噩噩的哈利加斯。打碎了奇怪的机器消灭了肥胖的boss在一个不知名的地区解救了npc然后打开了红门去切一个死灵boss。

原谅我,我确实记不太清了。

我与姨夫的交集也开始变少。在一起也不怎么聊暗黑了,姨夫开始给我讲述工作和育儿,以及被姨拖着买各种东西。工作上的琐事。

说他觉得这一切很繁琐,但他又很喜欢这一切。

回到家虽然没什么机会打开电脑玩暗黑,但也不会特意去想打开电脑了。

再往后到了我初中,家里装了电脑,除了逢年过节就在也没去过了。

偶尔碰面,也会一起聊聊喜欢的游戏。

只是姨夫的游戏渐渐从暗黑这些,转换到英雄联盟,穿越火线,三国杀,桌球,等等

我说你现在怎么爱上玩这些了。

姨夫说他不是爱上这些,他只能玩这些了。

自从他发现十几天都难得抽出来一个大块的时间给自己,他就再也不没有动力打开那些游戏了。

打这些游戏也从不追求段位水平,也不会充钱,于他而言,充其量是换换脑子。

而我则不同,家里装上电脑之后我最爱的就是考游戏下游戏玩游戏。然后我说着自己玩仙剑。侠客风云传。虐杀原形,gta,波斯王子,刺客信条的体验。然后分享自己玩了火炬之光,跟他八卦暴雪那点道听途说的业内破事见闻。

我以为会迎来姨夫的赞美,他会欣慰的表扬我没有辜负他的原谅与支持,

我热爱游戏,确实成为了过去我们约定时的那种人,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玩家。

姨夫哑口无言了数秒,好像是想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来什么。或者说发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

最后只剩下一句:‘真好啊’

?

我开始以为火炬之光是抄暗黑的

再往后来到了暗黑3的发售时代。

差不多是12年末还是13年那会吧,即将发售那会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姨夫,当时300多块钱一个码。虽是割肉,但我还是攒了点家底,想着送一份给姨夫了却执念。

特意去qq上问了问姨夫。他一边跟我大肆抨击暗黑3的改变,说这宣传片一看就知道变味了,

从打击感这装备数值到界面到地图一路狂喷,嚷着当年那做得多好啊你们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两个都这样,什么仙剑什么暗黑,当年流星蝴蝶红警秦殇啥的多好现在都有啥呀。

那一天,我们久违的聊起了暗黑,我听着他抨击新游戏,固执的认为自己玩过的那些才是经典。

其实我并不认同他除了【暗黑3数值画面】是狗屁之外的大部分言论,可我没有反驳他,

因为这种热情,我真的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在姨夫身上看到了。

随后他扬言不要我的激活码,即便最近在出差玩也玩不了,但等他回到家一定要让我见识一下他的老将操作,令我先杀将进去,他随后就到。

我相信了他的话,选择了猎魔人,独自开始了暗黑3的旅程,说起来开服时暗黑3还有拍卖行。

没钱又闲的我,自然变成了互联网当代苦力,刷装备,卖金币,卖rmb。

不到半个月我就通过努力的打金和刷怪,甚至把门票钱赚了回来。

再往后我甚至想好了姨夫来要帮他买些什么,要给他点什么

然后带他飞,一路杀到boss刷经验刷级。

毕竟过去玩暗黑2的时候,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和他一起玩过。

可等到拍卖行关闭,他也没来过。

我没敢在qq上问过他没来的原因。想必他也早已忘了这个事。

我开始学配装研究技能,开始打大米小米,开始刷刷刷。绿装暗金卡奈太古。不洁黑人多重猴钟。

我开始体会到,一件装备是没有完美属性的,他的最好属性永远都在下一把。

我想这就是当年姨夫说的那种一杯茶一包烟,一个秘境刷一天的快乐。

但我不确定我姨夫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快乐。

姨夫在网易国服开服时还问过我玩不玩,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

网易的删改和河蟹让我没有再开一个号的动力了。这件事也就告吹了。

后来我开始用steam,开始玩主机游戏,买了ps4,入了xboxone

从巫师三到黑魂无主之地,从血缘到神海声名狼藉鬼泣,从光环到地平线,

天际省里宰过鸡,百果园里杀过牛,法兰街舞,德雷克,小吵闹,埃洛伊,重力眩晕。

他们有线性体验,有剧情叙事,有经营模拟,有割草有居家。

我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一名自己心中的游戏玩家,这种真正并非是由技术,理解,版权决定。

他只是代表我成为了过去,我与我姨夫都希望我成为的样子。

后来我入了ns,又买了一份暗黑3典藏版。

暗黑3几乎是我ns上游玩时间最长的游戏,甚至它超越了塞尔达

大学毕业实习那回,天天学校单位跑东跑西,有事没事打两把小米,攒攒石头回家摸摸大米。

便携掌机+刷子游戏,着实快乐。我开始研究暗黑的剧情,补玩了一代。重玩了二代。

知道血乌是一代猎手,召唤者是一代法师,迪亚波罗是一代战士。

知道奈非天与庇护之地,原罪之战与三魔追猎,全家惨死的李奥瑞克,三魔神四魔王五大天使、

知道崔斯特姆的毁灭,格瑞斯华尔德的悲剧,怀特之脚的怀特是谁,赫拉迪姆方块的由来,塔拉夏的幕,克林姆的死,混沌要塞到底在哪,世界之石究竟为何。

我想我终于真正意义上的玩了暗黑破坏神

?

暗黑3收费职业(暗黑3收费和免费的差别)

虽然这个游戏的卡带贵得要死

再往后就是到了去年,暗黑2重制版的发布。

2021年,距离暗黑3发售的9年后。

我在去年国庆之前的一次饭局里又见到了我姨夫。他带着他十来岁的儿子,和我姨,我叔他们坐在一起。他儿子在玩着手游,他在喝着酒。大家话语间又聊起了游戏。

我叔先开腔,他说现在游戏诱惑小孩子太厉害了,抱着个手机就玩,打游戏看视频,氪金什么的更别说,动不动就盗刷父母的卡,不像我们小时候,玩啥都能玩一天,也不花钱,这些东西早该管管了。

我姨夫楞了一下,回了句嘴,说现在咱们这些大人刷抖音啥的不也一刷刷几个小时么。我们这种天天不打游戏干巴巴划拉划拉,还不如人家小孩呢。

没错,我姨夫还是那个姨夫,即便他已经许久不玩游戏,奔波于家庭生计,他依然会下意识的为游戏说两句。【即便他着实不太喜欢玩手游】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亲戚们三三两两的聊了起来。

表弟找到了我,看着我的ns与我正在玩的风来之国。

他看着约翰和珊走走停停,看着我们在游戏里玩游戏,在游戏里玩扭蛋。

他觉得有趣,

他一边看,一边问,

我一边打,一边答。

他似懂非懂,仿佛开始明白游戏似乎不只是王者和平精英第五人格阴阳师。

手机不是游戏唯一的载体,对战也不是游戏唯一的模式,社交并非游戏的必须。

后来我索性把ns递给了他,让他自己玩。

他拿着ns回到他的座位。我姨夫走了过来,跟我聊起来。

他说你给xx的机子是ns么,就任天堂的那个。

我说是的那上面游戏挺多的,连暗黑3都有,最近暗黑2的重置也出了你知道么。

我试图与我姨夫展开话题。可姨夫的表情和我的预期并不同。

没有初得消息的惊喜,没有早已了然的沉稳,

他只是愣了愣神似是想了一会,说你一说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原来那游戏现在还出重置了呀。

我说那你最近还玩游戏么。

他说:“老早就没玩了。连英雄联盟云顶之弈都不打了。电脑也给你姨她给孩子弄网课弄作业了。这两年电网又开了新区域,天天乡下镇子的跑,跑完也不太想回家,一到家你弟你弟妹还有你姨都一大堆事,现在都下班偷偷跑去小饭馆,拍点黄瓜弄点毛豆卤菜喝点酒,喝完再回家。你弟那小子这两年上初中开始不省心开始偷偷玩电脑,又嚷着换显卡嚷着加硬盘,你姨又让我早点回家看着他,他奶奶的我最后这点清闲日子都没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为好,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得知我姨怀孕的那个下午。他依然在经历我所未曾经历,甚至无法理解的事。他似乎很辛苦,又似乎很幸福。老实说我并不清楚。

或许这就是生活。

或许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玩家结婚生子之后老去的样子。

人生变成什么样,并不取决于你所选的道路,它只取决于你的内心。

不知聊了多久,我表弟回来了,把ns还给我,说他妈要带他回家了,下次再一起玩。

但我知道,这个下次,可能就得明年,亦或者是几年之后了。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想了想说:这个游戏机你喜欢么,你喜欢的话过年的时候正好我要升级OLED,到时候这个ns就送你了。

我表弟搓了搓手,他很开心。

我姨夫婉拒,他知道这玩意2k多块,作为礼物,对于毕业不久的我来说过于昂贵了。

而我姨不乐意,白了我一眼。说你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想带坏你弟,你弟刚进一中,等到时候考不上高中我能让你妈打死你。

我说你先骂你老公,明明是他先带坏的我。

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跟表弟说,以后回去跟你妈说说呗,让你妈一周给你放个假来我这,我游戏多着呢,到时候带你参观一下。

“那星期几啊?”

“要不然就星期五下午放学好了。”

END

?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7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