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导语:一位兢兢业业的小学教师,被发现惨死家中,而警察在现场发现凶手留下的一份“死亡名单”和一首瘆人的诗歌。凶手为何要残忍杀害这名小学教师?“死亡名单”上的54人命运又将会如何?让我们回到1989年的美国,探寻这起命案背后的真相。

1. 54人的“死亡名单”

盖尔·梅·斯克内科(以下简称“盖尔”)生活在美国加州安纳海姆市,在当地一所学校担任小学老师。安纳海姆市是全球第一个迪士尼乐园的所在地,吸引着大批的游客前来,整座城市似乎都因为迪士尼乐园而变得欢乐。盖尔的个性非常符合这座城市的气质,她在身边人的眼中是个诚实可靠、处事周到的人。盖尔时年40岁,虽然已经在教育界摸爬滚打多年,但依然对教育事业充满着热情,对孩子们也有着无限的耐心。

但就是这么一位如此热爱生活和事业的教师,却在1989年5月被划上了生命的句号。

1989年5月6日,盖尔没有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学校上班,甚至是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她的朋友和同事都尝试用电话和短信联系她,但均没有收到回复,接下来的几天盖尔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与此同时,与盖尔熟稔的牧师也发现了异常。盖尔是教堂唱诗班的成员,从来没有缺席过唱诗班的活动,但这次却连续一个星期不见人影,也未告知牧师原因。作为一名老师,盖尔的守时观念是毋庸置疑的,怎么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呢?朋友和同事们心头都有种不祥的预感,最终他们选择在5月11日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方接到报案后,很快就前往盖尔家里查看情况。盖尔家的大门紧锁,警方多次敲门后都无人应答,只能从连通厨房的车库门进入房子。在屋内搜寻一番后,警方最终在主人房内找到了盖尔,他们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此时横躺在床上的盖尔早已没有了呼吸,她的额头上有一个显眼的小孔,鲜血曾从这个小孔中渗出,并滴落在她的睡衣上,床单和床头边的桌子也有鲜血喷溅的痕迹。在盖尔的身旁,还放着本读到一半的书。而书的主人,再也不可能读完它了。

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图为盖尔的房子,警方在案发现场

经法医鉴定,盖尔额头上的小孔为枪伤,凶器威力巨大,并且是在近距离内射出子弹,几乎将盖尔的头骨一分为二。盖尔遇害时并没有任何反抗痕迹,衣物完好,没有遭遇过性侵。综合考虑,被一枪毙命的盖尔极有可能是被熟人杀害。

宁静的小镇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命案,人们在恐慌之余,也希望从警方那里得到更多的案件信息。一开始警方并不愿意对外公布太多的案件细节,毕竟案件在调查当中,任何外来因素都有可能会对案件的侦破带来麻烦。但很快,警方就不得不公开了一份瘆人的“死亡名单”。

经过仔细搜查,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了死者丈夫大卫·斯克内科(以下简称“大卫”)留下的字条。大卫似乎是在对警方“宣战”,他声称自己在被逮捕前还会杀害54个人,并且在字条上写下了这54人的名字。他还洋洋自得地留下了一首诗,并有意押韵,以此显示自己的“才华”:

I’ll come in the night

I’ll come in the day

I’ve chosen for each their own special way.

I made my list

I’m checking it twice

I’m going to find out who’s naughty, not nice.

All on the list will go to their grave

All with the help of friendly old Dave.

我会在夜晚出现,

我会在白天出现,

我为每个人都选定了他们专属的特别日子,

我列好了名单,

我反复检查它,

我要找到那些心怀不善的人,

在友善的戴夫(大卫的昵称)的帮助下,

名单上的所有人都将走向坟墓。

大卫被列为重大嫌疑人,遭到了警方的通缉。但此时的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随时有可能会再次犯案,而目标极有可能就是这54人,警方必须争分夺秒了。

2. 双面青年

经过分析,警方发现名单上的人员无一来自加州,反而全都巧合地来自于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大卫正是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上半段,后期他搬到加州生活,也就和这里的人渐渐失去了联系。很快,警方通过电话逐一通知了名单上的人员,让他们保持警惕,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疯魔、极度危险的杀人犯。

收到电话的人们感到十分惊讶,一度以为警察的电话是个恶作剧。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卫是个开朗外向、热爱生活的人,这种罪行根本不可能是他犯下的。

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高中时期的大卫

大卫意图谋杀的人员几乎都是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亲朋好友,他前妻凯西的名字就赫然出现在“死亡名单”中。大卫与前妻育有两个女儿,案发时她们都已经成年,并且完成了大学学业,一直和大卫都有电话或者书信联络,但凯西称四年前她们就和大卫彻底失去了联系,毫无预兆可言。

大卫将自己的亲生兄弟列为谋杀对象,哥俩已经十五年没有见面了,没想到昔日的手足之情如今演变成了莫名的仇恨。

除了至亲之人,大卫高中的同窗好友也难逃一劫。这位同窗好友说道:“大卫是个很聪明的人,非常热爱运动。他性格温和,没有任何暴力倾向,他是那种会极力避免起冲突的人,从未和他人有过争执或打斗。我和他认识三十年了,我们曾经是亲密无间的好兄弟。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名单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大卫要把我列入谋杀名单内。”

另一位身处险境的同窗好友也发出了一样的疑问。在仔细回忆之后,他认为大卫盯上自己,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妻子曾经拒绝了大卫的追求,大卫因此一直怀恨在心。

人们面对忽如其来的威胁,有的连夜打包行李,和家人仓皇逃离了住所,;有的立马购买了枪支和狗,坐镇家中等待和大卫的对决;有的庆幸自己早已离开了威斯康星州,遭遇灭顶之灾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虽然当时也有人认为,大卫的可能只是恐吓一下而已,但谁又能确保这个连最亲密的妻子都能杀害的人不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情呢?

当时的侦查技术并不发达,警方要追踪逃之夭夭的罪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此案涉及不同的州,地理跨度之大可想而知,与其他地区警局的合作也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这着实让警方感到十分棘手。警方还承受着来自公众的压力,只要大卫一天不落网,人们就会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正当警方绞尽脑汁之时,一个记者带来了转机。

3. 神秘的自白信

1989年5月11日,距离命案发生已经有五天的时间,警方依然一筹莫展。此时,圣安娜市《橙县纪事报》的一名记者正在查看每日收到的信件,他漫不经心地打开了一封寄出日为5月8日的信件,顿时就被信件的内容震住了。写信的正是这段时间轰动全城的大卫·斯克内科!

大卫手写了这封长达五页的自白信,他在信中承认了枪杀妻子的罪行,但却没有透露出丝毫的忏悔。他制造这起凶案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妻子并不相信他。大卫所说的“不相信”并不是指妻子怀疑他对于婚姻的忠诚度,而是妻子不支持他荒谬的“替天行道”计划。

大卫在信中写道:“我身边的这些坏人伤害了我,这些痛苦的画面一直在我眼前浮现,只有杀死他们,我才不会再看到这些画面。我向盖尔讲述了我看到的东西,但是盖尔根本不相信我,连听都懒得听,我担心她会发现我的计划,所以我不得不除掉她。”

很明显,大卫所说的计划就是杀掉“死亡名单”上的54人,而可怜的盖尔就被这个妄想狂丈夫视作绊脚石而惨遭厄运。

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大卫还得意地表示这54人全部都会受到惩罚,他的脑子里面已经预先看到了这些人受害的地点、时间和画面,一个也逃不掉。大卫俨然把自己看成一种神的存在,认为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他的手上。

大卫为什么会选择写信给记者呢?根据他所说,写信的时候距离妻子死亡已经过了两天,他担心妻子的尸体会腐烂严重,因此他在信中把自己家的具体地址告诉了记者,并让记者通知警察到场处理尸体。大卫的行为和动机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他是这么爱护妻子,想让她死后也保有一丝尊严,又为何要无情地杀害她呢?

记者看完信件之后,马上联系了警察。警察确认了信件的寄出地为蒙大拿州的密苏拉市的一个汽车旅馆。奇怪的是,蒙大拿州和大卫的故乡威斯康星州相距非常远,如果他真的想杀死这54人,为何会选择这样的路线?蒙大拿州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边界,大卫选择蒙大拿州是否有其他目的呢?

得到线索的加州警方联系了蒙大拿州的警局寻求帮助。蒙大拿州的警方通过调查后得知大卫在密苏拉市的运动用品商店买了大量的露营器材,有目击者曾在公路上看到他驾车离开。警方出动了直升机,在与蒙大拿州毗邻的爱达荷州边界发现了大卫的汽车。车上空无一人,其中一只轮胎爆胎,大卫很有可能因此而弃车逃离。警方循着路线,猜测大卫将会选择攀爬高山逃离美国边境。

警长韦德表示:“他虽然比我们先行一步,但是我相信在山上扎营的他支撑不了多久。”韦德的判断是准确的。大卫可能认为自己选择的路线非常隐蔽,但是他的处心积虑却敌不过天气。5月的蒙大拿州气温很低,即使白天艳阳高照的时候,温度也低至15摄氏度,更别提山上的温度了。另外,大卫背着重达约45公斤的行李,这让他的逃亡之路更为艰难。除了一些装备之外,大卫的行李内还装有7000美元现金、从妻子盖尔手上摘下来的钻石戒指以及妻子的珠宝首饰。可见大卫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为逃亡成功的自己铺好后路。

警方在追捕的过程中,除了派遣11名警力外,还动用了民间力量——当地的志愿者搜寻队。

蒙大拿州的英文名为Montana,据说来自于西班牙语Monta?a,意为“山脉”,因为州内山脉众多,地形复杂,所以常有游人迷路的情况出现,这时志愿者搜寻队就会担起寻人的职责。在这次追捕大卫的过程中,警方和志愿者面临的困难重重,甚至有两名人员陷入深深的雪堆中,所幸有队友救援才得以脱险。终于,行进多时的志愿者们发现了一行清晰的脚印。在这天寒地冻的雪山,赶路的只有大卫·斯克内科了。

警方根据大卫的脚印判断大卫即将体力不支,因为他的脚印的间距越来越窄,可能是因为他背负了过重的行李导致的。

警方的直升机一直在上空盘旋,寻找大卫的踪迹。忽然,飞行员看到了洁白的雪山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是他了!此时的大卫对于警方的追捕行动并不知情,他甚至开心地对着直升机挥舞双手,似乎是在多日寂寞的逃亡之后,因为看到了一点生命的迹象而感到激动不已。

飞行员立即通知了韦德警长,韦德警长和另一名警员马上登上了一台直升机,直奔目标而去。他们在距离大卫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内着陆,等待大卫自投罗网。

片刻之后,气喘吁吁的大卫走进树林,警察们举起手枪对准了他,韦德警长大声呵斥:“别动!否则我就开枪了!”此时的大卫自知无力回天,只能放弃抵抗,在警方的押解下登上了直升机,等待他的将是一场令人瞩目的审判。

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大卫在文件上按下指纹

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引渡大卫

4. “以牙还牙”的审判

大卫被抓捕后神色镇定,并不像一般惊慌失措的杀人犯。在等待押送回加州的期间,他被拘留在蒙大拿州的监狱里,而他开口问狱警要的第一件东西竟是《摩尔门经》。《摩尔门经》是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四部标准经文之一,主要宣扬的是世人必须做什么才能获得今生的平安及来生的永恒救恩。然而大卫的恶魔行径,显然和这种教义背道而驰。

经过长时间的拉锯,在1991年8月,这起骇人听闻的杀妻案正式开庭。大卫被控蓄意谋杀罪,这项罪名最高的判罚是死刑

大卫的律师罗恩据理力争,他主张大卫患有严重的强迫症,在犯案的时候并没有清晰的认知能力,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而检察官詹森义正词严地反驳了罗恩的观点,他认为大卫是经过了连月的精心安排才最终扣动扳机的。大卫于1989年4月购买了犯案时所用的枪支,并向售货员谎称是用来防身的。在1989年5月5日,他开枪射杀了盖尔。正如前文所提到的,盖尔是在看书的时候被一枪毙命,大卫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说明大卫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1989年8月8日,在经过长达四个小时的讨论后,陪审团认为大卫蓄意杀人,最终裁定大卫的罪名为一级谋杀罪。紧接着第二天是对大卫的定刑,大卫的律师坚持辩称大卫在犯案时精神疾病发作,按照法律应当送往医院进行治疗。但是检察官詹森不会让任何一个罪犯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在庭上多番询问大卫的心理测评医生,强有力地证明了大卫在犯案时具有正常的逻辑判断能力。最终,大卫被判以无期徒刑,终身不得保释。

大卫在听到判决的时候一脸漠然,似乎一切与他无关,他在事后甚至对自己的律师说:“这有什么所谓呢?反正我这辈子都是孤身一人在活着。”

明日战记结局谁死了(谁死了咋玩)

法庭上陷入沉思的大卫

还记得大卫在案发现场留下的诗歌吗?法庭上,法官也“回赠”了他一首审判诗歌:

You killed your sweet wife who loved you so dear.

For that you’re being punished, let me make that fact clear.

The sentence I’ve chosen for you may seem cold.

You’ll pay, and you’ll pay all the while you’ll grow old.

One day you will die, a funeral your warden will hold.

For you will serve your entire natural life and not be paroled.

你亲手杀死了深爱着你的妻子

你因此正在接受着惩罚

让我把判决清楚地告诉你吧

你会为自己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你会老去,会死去,最终只有狱警为你举办葬礼

你这辈子都会在牢房里度过,永远得不到假释的机会

5. 人性的思考

案件尘埃落定,但是人们不禁思考,大卫怪异的行为背后到底有什么诱因呢?

大卫的前妻凯西和两个女儿或许能给出一些线索。她们至今都无法相信大卫会杀人,在生活中,大卫从未表现出暴力的一面。即使遇到很不如意的事情,大卫也总喜欢憋在心里,从不对外说。但大卫的身上有着一个危险的特质——极强的控制欲。

凯西回忆道,在与大卫15年的婚姻生涯中,大卫一直在试图控制她,甚至把她当作自己的附属品,他们和朋友聚餐的时候,大卫甚至会提前和她进行聚餐“模拟”,好让凯西熟悉他的友人们,而凯西就像是在扮演着“完美妻子”。大卫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他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要优秀,他掌握在家中的经济大权,凯西对家庭的支出和收入没有一丝话语权。终于,两人的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走向了离婚。

凯西无奈地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写到名单上,但是我大概能猜到这和他痴迷于权力的性格有关,也许在出现在名单上的人都是他无法控制的人,这才让他感到非常痛苦吧。”

而本案的死者盖尔正是大卫无法控制的人。

盖尔的姐姐帕特丽夏回忆道:“大卫逼着盖尔去攻读法律学位,而盖尔也的确如他所愿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律师考试中获得了执业资格。但是盖尔的志向根本不是在法律界,最后她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回到教育界了。”

盖尔的家人还表示,大卫在金钱方面总是满口谎言。和在第一段婚姻里一样,大卫将经济大权牢牢握在手里,对家里的花费含糊其辞。而大卫却没有为家里创造经济来源,他原本是个化学工程师,但后来一直处于失业的状态。他们的房租很贵,没钱购买车险和房屋保险,经济情况并不好。但是大卫却曾经向岳父夸下海口,说自己会投资食用糖行业,但是他又哪里有闲钱呢?岳父认为他只不过是编造了一个谎言,掩盖自己挥霍金钱的事实。

让人感到唏嘘的是,盖尔在生命结束前的几个月,都在忙活着收养孩子的事情。盖尔和大卫已经办妥了好几道手续,并且一直在存钱,盖尔以为自己和心爱的人即将迎来人生的新阶段。不曾料想,迎来的却是灭顶之灾。

大卫曾向精神医生说出了另一个杀妻原因。如果他杀了54人,必然会受到法律制裁,他不想让妻子独自一人面对生活和处理他的经济问题,所以他不得不让妻子提前“解脱”,言辞间充满了怜爱。这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有大卫自己才知道了。

大卫从一个开朗外向的运动健将变成了偏执怪异的杀人犯,这当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无从考究了。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个人生活的悲剧,不应转嫁到他人身上。试图控制他人的生活,最终自己的生活也会被反噬。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7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