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明朝万历年间,东莞县桥头镇有一个吴阿公,今年七十多岁,身体非常硬朗。他年轻时候是个木匠,后来把手艺传给了孙子吴一凡,自己就在镇上开了一间棺材铺,整天坐在门口守着。

小镇上的乡亲们见了吴阿公都非常客气,路过棺材铺的时候就喊上一声,也不管吴阿公听没听见,这些礼数都是要到的。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据说吴阿公年轻时候不仅手艺精湛,还会一些周易之术,寻常小鬼根本近不了身。倘若有人遇到一些邪祟,只要找到徐阿公,保准出手就解决了。

徐阿公被很多种乡亲们叫做老神仙,在小镇上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哪家办红白事,都要请他去吃酒。

这一天,吴阿公坐在棺材铺的门口纳凉,孙子吴一凡办完事从外面回来,神色有些慌张,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进了屋里。

吴阿公见对方神色慌张,随口问道:“你做了啥亏心事,为何慌慌张张的。”

吴一凡摇头道:“没有,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做,我就是路过的……”

吴阿公见孙子说话神神叨叨的,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于是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可是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惊呼道:“不好,你这是被山妖给唬住了。”

吴阿公口中的山妖,其实就是山魈,它长有鬼魅似的面孔,脑袋不仅比较大还很长,在它的鼻骨两侧还各有1块突起的骨头,纵向排列,呈脊状突起。

据说雄性山魈的力气非常大,是成年人的好几倍,所以一旦它发起怒来,就连猎豹也对它们敬畏三分。

而雌性山魈喜欢胭脂水粉,平时总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如果遇见了人类,还故意上山挑逗一番。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吴阿公不知道孙子刚刚经历了什么,只见他找来一瓢清水,一下全泼在对方的脸上,然后指头点在对方眉心,大喝一声道:“清心若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吴一凡身体一哆嗦,顿时睁开了眼睛,他抱着爷爷大声哭道:“爷爷,如果不是你给我的护身符,我险些就回不来了,呜呜呜……”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快说你经历了什么?”吴阿公冷声问道。

吴一凡随即将之前的经历说了一遍,说话时声音还有些颤抖,眼神也是心有余悸。

原来小镇西边有一个大瓦村,村里周秀才的老父亲去世了,他们在吴家棺材铺定做了一口棺材,吴一凡跟着村民一起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吴一凡看见一个姑娘晕倒在大树下,他好心走过去查看,喊了几声都没人答应。

于是他打算背着女子去找郎中,却不想这个时候女子突然醒了,然后惊呼道:“非礼啦,非礼啦!”

吴一凡赶紧解释说:“姑娘不要误会,我只是路过此地,见你晕倒在树下,这才想背你去看郎中的。”

“你说的是真的?”女子有些怀疑道。

“千真万确,爷爷从小就教我做一个正人君子。”吴一凡说道。

女子犹豫了一会,抬起头说道:“你怎么证明你不是色狼,刚刚没有对我有所企图?”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女子说完,突然贴近了过来,朝着对方轻吐气息,媚眼如丝,吴一凡看得骨头一酥,险些不能把控自己。

“还说你是正人君子,怎么不敢睁眼看我?”女子继续娇声娇气地说道。

“你别这样,爷爷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吴一凡的定性确实不错,面对女子的挑逗,仍然不为所动。

“说得好听,可你的身体不诚实哦。”女子用身子贴着对方,风情万种地说道。

“啊,爷爷,这是她主动的,可怪不了我了。”吴一凡突然睁开眼睛,嘶吼了一声道,然后向女子过去。

就在吴一凡的嘴巴亲到对方时,他胸口的护身符却是碎了,而对面女子也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吴一凡看清对面女子的面貌后,吓得直接晕了过去,原来女子是一只雌性山魈,故意打扮成美丽女子的模样,来这里勾引路人的。

“这就不行了,真没劲。”山魈完事后,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吴一凡被对方一阵折磨,也再次清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竟然被一只雌性山魈羞辱,顿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再哭,我给你丢下悬崖,摔死你!”山魈出言恐吓道。

就在这时,又一只老山魈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她怒斥道:“小莲,你又在胡闹,快跟爷爷回去。”

“奶奶,我还想再玩会儿。”小莲朝走过来的老山魈撒娇道。

“快走,我找到杀害你父母的仇人,现在要去报仇了。”老山魈目光凶狠地说道。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等一老一少两只山魈走远后,吴一凡才稍微缓过神,然后一路跌跌撞撞回了家。

吴阿公听孙子说完后,叹了一口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情总会是要来的啊。”

“爷爷,你在说什么呢?”吴一凡听了爷爷莫名其妙的一番话,很是疑惑地问道。

吴阿公却是反问了一句,“最近小镇上可有哪家发生了什么大事?”

吴一凡经常在外面奔波,对小镇上发生的事情还算熟悉,他想了想说道:“李员外的儿子李子义最近要娶亲。”

“李子义不是一个跛子吗,要娶谁家姑娘?”吴阿公问道。

“我也没细打听,好像是一个媒人介绍的,昨日李家就把请您老人家的喜帖送来了,我差点忘了告诉您。”吴一凡说道。

“你这孩子糊涂啊,快将喜帖拿过来。”吴阿公急忙说道。

等吴一凡拿过喜帖,吴阿公目光一扫道:“明日就是大喜的日子,看来这一趟我非去不可了。”

到了第二天,住在桥头镇南边的李员外门口非常热闹,因为今天李府员外独子李子义的大喜之日,李员外大摆一百桌的流水席,准备宴请村里的男女老少。

这个李员外并非桥头镇本地人,他当年是逃荒才来到这个村子的,后来做了小镇柳家的上门女婿,才在这个小镇上真正地安定下来。

李员外入赘到柳家,没有一技之长,又好吃懒做,没几天就气死了老丈人,后来和妻子便饥一餐饿一顿的。

眼看日子过不下去,李员外便丢下妻子,跟着几个酒肉朋友去外地去经商了。他这一出去就是将近五年,后来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而这次回来,他居然改头换面,成了富甲一方大财主,家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不过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在李员外回来的当天晚上,平时身体一向硬朗的妻子,却突然暴毙在了家中。

而丈夫李员外随便扯了一张竹席裹住了妻子的尸体,就安排人手草草地将其下葬掩埋了。

然后没等妻子头七过去,李员外就重新迎娶了一个美娇妻,并把柳家宅子重新翻修扩建,改成了非常恢宏气派的李府。

第二年的气候,那女子给李员外生了一个儿子,并取名李子义。

有人说李员外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做多了坏事,因此儿子自打出生后便体弱多病,十五岁那年骑马又摔下来,变成了一个跛子,如今快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未娶上媳妇。

李员外一直拖媒人给儿子相亲,可是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到李家来。

就在前几天,一个姓刘婆子突然来到李员外家,说是她认识一个姑娘,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如今孤苦无依,就想找个人嫁了能有个依靠。

刘婆子说这个姑娘叫孙小莲,相貌非常漂亮,只要李员外肯出点钱财,这儿媳妇肯定跑不了。

李员外一听,若是能为儿子娶上媳妇,花点钱财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这个刘婆子看着面生,他派人四处打听了一下,都没找到这个刘婆子家住在哪里。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李员外这些年在生意上摸爬滚打,早就是一个老狐狸了,他对刘婆子说道:“那孙小莲如今在哪,我能先去看一眼吗?”

他提出看一眼,是为了防止被刘婆子骗了钱财。当他提出这个要求后,刘婆子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点头答应道:“这未出阁的姑娘,哪有先见公婆的,不过……”

李员外知道刘婆子想要银子,于是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道:“这件事只要你给我办好了,后面还有更多呢。”

刘婆子欢喜的收下银子,笑呵呵的说道:“这事好办,明日我把小莲带到悦来客栈先住下,你们可以来看看。”

刘婆子收了银子,第二天果然带了一个年轻女子来了客栈,而早在客栈等候的李员外也看到了孙小莲,这才觉得亲事挺靠谱。

吴阿公收到李员外的请帖,自然是要去吃席的,不过他总有一种预感,这一回去吃席,好似要发生什么。

临出门前,他对孙子吴一凡喊道:“把我箱子里的墨斗拿来。”

吴一凡有些纳闷地问道:“爷爷,您是去吃席,带墨斗做什么?”

“老伙计跟了我一辈子,带上它出门才踏实。”吴阿公说道。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等吴一凡将墨斗找出来,吴阿公揣在怀里,便出门向李员外家走去。

吴阿公走到半路上,刚好遇见一支迎亲的队伍,他本想停下来等队伍走过去,自己再赶路。

可是当他看到迎亲队伍的刘婆子,眼睛却是瞪大了,心里嘀咕道:“她来这里作甚?”

这个时候,刘婆子也注意到了吴阿公,她眼神有些闪躲。等经过吴阿公身边时,她小声说道:“老吴头,你可别坏我好事。”

吴阿公自然是认出了刘婆子的身份,于是怒斥道:“你不在山中修炼,来人间作甚?”

刘婆子冷声说道:“我自有我的事情要办,你休要管我的事情。”

“哼,你既怕我来管,又为何害我孙子?”吴阿公直接质问对方。

原来眼前的刘婆子就是那只老山魈,吴阿公一眼就识破了对方易容术。只是他不明白,对方很多年没有下山了,近日为何频频出来作妖呢?

“这件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等我先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再亲自来找你。”刘婆子说完,继续跟着迎亲的队伍离开了。

吴阿公深深看了一眼刘婆子离开的身影,他叹了一口气,便继续往李员外家赶去,不过那刘婆子要做什么,只要有他在,就不会让对方乱来。

路上走了半个时辰,吴阿公也到了李员外家门口。这时候,李家门口红彤彤一片,对联上写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李员外忙着迎接客人,看到吴阿公走过来,他赶紧恭迎道:“吴阿公能来,我李府蓬荜生辉啊!”

吴阿公看着对方,却是眉头一皱,心里嘀咕道:“此人印堂发黑,今日恐有灾祸,难道和山魈有关?”

“吴阿公?吴阿公……”李员外连喊了几声,对方却一直盯着自己看,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哦,你刚刚说什么?”吴阿公缓过神来后问道。

“吴阿公,等会新娘子的花轿就要来了,您先里面请。”李员外说道。

“好,我先进去。”吴阿公刚抬脚,就听见身后有吹锣打鼓的声音传过来,他回头一看,正和刘婆子四目相对。

“又是她,难道……”吴阿公的心理,此刻有无数猜测。

须臾之间,那花轿就被几个壮汉给抬到了门口。这个时候,李子义也跛着脚走到花轿前面,他掀开帘子亲新娘子下花轿。

吴阿公脚步挪到轿子边仔细看了看,又用鼻子一嗅,便闻到了花轿中散发出一股土腥味道。

“奇怪,这股味道怎么还有一凡的气息,难道新娘子是一凡口中的那个姑娘?”吴阿公很快就想到了这些。

理清这些思绪之后,吴阿公知道这门亲事一定成功,否则就会害了孙子一凡。于是他来到李员外身边提醒道:“李员外,你家的儿子娶的不是人。”

李员外一愣,随即不动神色的笑道:“吴阿公真会夸人,我这儿媳妇的确不是人,她这相貌堪比天仙啊,看来还是我儿有福气啊!”

“李员外,我说的是……”吴阿公刚想解释,却被刘婆子打断道:“赶紧让新娘子进去吧,都被站在外面了。”

李员外哈哈一笑,随即命人赶快去准备,自己也跟着走进府中,全然没有在意吴阿公说的那番话。

“哼,让你别多管闲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刘婆子经过吴阿公面前时,冷声威胁道。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等众人都进了屋,吴阿公还站在原地,他想不到什么办法能化解即将万发生的危机。

“吴阿公,怎么还不进去呢?”这时候,一个男子走过来打招呼道。

吴阿公认得这位男子,对方是大瓦村的樵夫孙大壮,今天应该是来李府送木柴的,平日里对方也给他送过柴。

看到孙大壮后,吴阿公从兜里掏出一锭银子,随即说道:“你速送一捆柴到我家去,然后对我那孙子一凡说……”

“吴阿公,放心,这些话我一定给你带到。”孙大壮说完,便扛着扁担走远了。

吴阿公抬头看了一眼李府的宅子,眼中神色复杂,然后抬脚走了进去。

屋内,李子义和新娘拜堂之后,新娘子就被刘婆子牵回了房间里。

“开席吧!”李员外一声吩咐,府中的下人很快就将饭菜上了满满一桌子。

紧接着,李员外和儿子就一桌接一桌的敬酒,到了吴阿公这里,李子义还特意单独敬了一杯。

吴阿公低声提醒道:“孩子,听我的,今晚不要和新娘子洞房,否则会害了你的。”

“吴阿公,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为何要说这样的话?”李子义不解的问道。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吴阿公还想说什么,李员外走了过来,他先是敬了一杯酒,然后说道:“子义,吴阿公不胜酒力,恐怕已经喝多了,说的都是醉话,你不要在意,你赶紧回房间吧,别让新娘子等的太久。”

“是,爹爹。”李子义放下酒杯,转身就离开了宴席。

吴阿公看着李子义的背影,摇头叹息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李子义没有把吴阿公的话放在心里,他进了房间后看着坐在床边的新娘,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双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然后拿起放在桌上的如意秤去挑那新娘的红盖头

等红盖头被掀开,李子义双眼竟看痴了,没想到新娘子的姿色竟然如此美艳。他心里嘀咕道:“父亲让我洞房事要小心,看来是担心我被榨干了,不过新娘子这么漂亮,就是死在她的石榴裙下,我也心甘情愿啊!”

“相公,快来呀!”新娘子朝李子义招了招手,风情万种的说道。

李子义看着美丽的新娘子,慢慢靠近过去,正要亲上对方时,却突然吓的惨叫一声,腿下难闻的液体更是流了一地。

只见新娘子美丽的容颜,突然变成了一张惨白如雪的脸,两颗眼珠凸的老大,腐烂的嘴里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鼻两侧有深深的纵纹,脑袋掩映于长毛之中,身上的毛发为褐色,蓬松而茂密。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大厅内吃酒的众人并不知道,此时李员外正端着酒杯穿梭在各桌之间,心里说不出来的得意。

这个时候,刘婆子悄悄来到吴阿公身边,然后低声说道:“李员外就是当年的凶手,是他做了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今晚我就要为他们复仇。”

吴阿公一脸吃惊的看着旁边的刘婆子,然后冷声问道:“你说什么?他就是凶手?”

“我查了整整十八年,不会有错的。”刘婆子眼露凶光的说道。

等到酒过三巡后,宾客们都纷纷告辞,有的已经醉倒在地上,李员外送走了几个病了,然后和吴阿公打了一声招呼,随即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刘婆子见状慢慢靠近了过去,等走到李员外的身后,便露出本来的真相,一双尖锐的利爪向对方抓过去。

“噗嗤!”就在此时,李员外却突然转身,袖中一把尖刀出现在手中,然后向身后的刘婆子刺过去。

“小心!”吴阿公看到如此惊险的一幕,想要提醒刘婆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哼,你这点把戏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老山妖,我就知道是你了,还想设计害我,把人给我带上来。”李员外冷笑道。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李子义从旁边的偏房里走了出来,而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帮家表情丁,手里押着被五花大绑的小莲。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李子义虽然跛脚,但是脸上的表情十分阴狠,他一把拽着小莲,嘴里骂骂咧咧道:“长得这么丑,还想骗过本少爷,我呸!真晦气!”

“这是怎么回事?”刘婆子一脸惊慌道,她使劲挣扎着,可是越挣扎,胸口流的血就越多。

“奶奶,您怎么了?你们快放开我奶奶!”小莲痛哭道。

李员外见此情况,弓着身子一脸戏虐道:“你们这两个畜生,还妄想找我报仇,今日就让你们尝尝我的手段。”

“哼!无耻小人,你杀我亲人,我就是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刘婆子叫骂道。

李员外听到这话,不怒反喜道:“十八年年前,让你给逃脱了,今日你认为你还逃的掉吗?”

李员外说完便不再啰嗦,手中的尖刀再次朝对方刺杀过来。

就在刘婆子命悬一线的时候,李员外的一只手却被一根墨线缠住,分毫也不能动弹。

李员外向旁边的吴阿公看去,龇牙咧嘴地斥责道:“吴阿公,你干什么呢,她们可是山妖,为祸人间的。”

“哼,我看为何人间的不是她们,而是你才对。当年你杀害一户人家,抢夺他们的家产,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吗?”吴阿公冷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李员外有些惊慌,他以为这件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除了当年逃走的山妖,就没人外知道了,结果却被吴阿公一语道破了。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原来在十八年前,吴阿公的儿子吴杰考中进士,后来做了朝廷的二品官员,被皇帝派到山东去赈灾。

在赴任的路上,吴杰夫妇从一个猎户手里救下四只山魈,其中两只正是刘婆子和小莲,而另外两只就是小莲的父母。

为了报恩,小莲的父母一直跟在吴杰夫妇的身边,经常在路上帮他们侦查危险,和采果子吃。

在路上,吴杰夫妇还遇到了一伙儿山贼,他们差点身死其中,幸亏被山魈所救,同时还从山贼手中救下了跑出来经商的李员外等人。

吴杰得知李员外是老乡,对其更是照顾,后来知道这些人无处可去时,便让他们都跟在自己身边做了护卫。

吴杰到了任上后,发现此地很多百姓流离失所,便向朝廷请旨拨银。朝廷接到奏报后,很快就将赈灾的官银派人运送了过来。

当时负责接收官银的李员外等人,看到朝廷拨下的官银后,便动起了坏心思,几个人一商量,用毒药毒害了吴杰夫妇,还杀害了守护他们的舍身护主的山魈。

当时吴一凡才一两岁,父母遇害的那天晚上,他和小莲待在一起玩耍,而照顾他们的正是老山魈刘婆子。

发生这件事以后,刘婆子将吴一凡送回吴阿公的身边,自己也带着小莲回到大山里。

她们虽然待在大山里,但是这些年并没有放弃追踪当年的凶手。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刘婆子和小莲找到了几个凶手,最后都报了仇。

最后还剩下一个李员外,却是十分狡猾,而且手段非常高明,老山魈几次偷袭都没能得手,最后无奈之下才想出为李子义说媒的主意。

刘婆子是想借助媒婆的身份接近李员外,等到大喜当天,对方喝醉了以后,她就可以伺机动手。

只是让她失算的是,她的计谋都被狡猾的李员外识破了,而且对方将计就计,早就准备好了埋伏,想要将她们一网打尽,这样一来,世上就没有人知道当年凶杀案的真相了。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吴阿公看着对面的李员外,冷声问道:“想必你的前妻也是死于你之手吧!”

“是又如何?今日你们谁也超想走了,统统的留下来吧!”说完,李员外手持尖刀向吴阿公冲了过去。

吴阿公虽然年纪大了,可身手不减当年,他右手一抖,墨线就从墨仓里射出,随即用力一扯,李员外手中的尖刀就脱手而出。

“你以为这样就能奈我何?”李员外突然从袖中掏出三根银针扎在自己的脑袋上,他的眼睛也变得血红,像着魔一般向吴阿公扑过去。

吴阿公见状准备躲避时,一旁的刘婆子突然冲了出来,与李员外厮打在了一起,可是受伤的她,根本不是李员外的对手,几个回合就被打的倒飞出去。

“他被魑魅附身,我已不是对手,老吴头,你还是快点逃吧!”倒在地上的刘婆子说道。

“逃?哪里逃!今天你们谁也逃不了!”李员外冷笑一声,说完再次向吴阿公冲杀过来。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吴阿公学过周易之术,自然知道对方被魑魅附身的厉害,眼下他身上除了墨斗,也没有其他趁手的武器了。

“老吴头,还有什么办法吗,不能让小莲也死在这里,她肚子里可坏了那小子的种。”刘婆子语出惊人的说道。

“什么?她……她……”吴阿公多大了眼睛,他心里虽然早已有了猜测,可当听到真相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最后无奈叹气道:“哎,真是孽缘啊!”

眼看对面的李员外攻势越来越凶,刘婆子着急道:“老吴头,快想办法啊!”

吴阿公看着对方,痛心的说道:“眼下没有灵墨,我们联手也未必是对手,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我们这把老骨头了,只要儿孙过得好,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刘婆子喊道。

“除非你化身灵墨,否则我们都要死在他手里。”吴阿公无奈的喊道。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谢谢你,老吴头!”刘婆子说完,看着不远处的小莲说道:“孩子,奶奶走了,以后一个人要学会照顾自己,做事情不要再任性了,听奶奶的话,等孩子生下来,就回大山里吧!”

“奶奶,不要,不要……”小莲失声痛哭道。

刘婆子冷冽的目光盯着对面的李员外,她放声大笑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来吧,就让往年的恩怨,都在今日了结吧。”

说完,老山魈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燃到最后变成了一滴青色的墨水飘浮在空中。

“老吴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动手吧!”吴阿公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随即他伸手一拉,屈指一弹,手中的墨线穿过空中那滴青墨,直接抽在李员外的身上。

“啊!”众人听到一声惨烈的尖叫,一团黑影从李员外头顶飞出,然后当场就将其化为了齑粉。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当吴阿公做完这一切之后,也筋疲力尽的倒在地上。这个时候李子义跑过来搀扶着父亲说道:“爹,我们快走吧,一起离开这里!”

“好,爹爹在其他地方还有金银珠宝,够我们爷俩生活了。”李员外咳嗽几声,在儿子的搀扶下,想从那墙边狗洞逃出去。

小莲简见此情况,气的咬牙切齿的说道:“太可恶了,又让他们跑了,看来这家仇还是没能报得了。”

“那倒未必!”吴阿公对方说完,却是笑着说道。

吴阿公话音刚落,李员外家大门就被打开,李员外父子被几个差役推搡了进来。

原来吴阿公料知刘婆子的身份后,便知道他们找李员外是为报仇,而且他已经看出李员外被魑魅附身,到时候必定凶险万分。

他在外面让樵夫孙大壮去告知吴一凡,然后两人一起去报了官。当官差想进来时,却被吴一凡拦住道:“里面非常凶险,爷爷让我们等在外面,包围李府就可以了。”

一切果然如吴阿公所料,他们在墙外面成功堵住潜逃的李家父子。半个月后,县衙正式受理了当年吴家惨案,最终李员外一家被处以斩首,家产全部没收。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十个月后,小莲生下一个儿子,她想起奶奶临终前的那番话,便将孩子交给吴家,然后说道:“我要回大山里了,希望这个孩子你们能将他抚养长大,教他做一个善良的人。”

吴阿公笑着说道:“你是他的母亲,孩子的成长,怎么能缺少你的陪伴呢?”

“可是,我……”小莲欲言又止,眼里忍不住留下泪来。

“傻丫头,你看看你现在是人还是猴?”吴阿公看着对方说道。

小莲低头看着自己,她穿着人类的衣服,身上的长毛也不见了,鼻子嘴巴,还有耳朵都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经进化成一个真正的人了。

“娘子,你还是不要走吧,我会想你的。”吴一凡抱住对方,深情的说道。

“嗯,我不走了,我要陪着你和孩子。”小莲幸福的笑道。

吴阿公看着甜蜜的小两口,抚须唱道:“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人间自有真情在,宜将寸心报春晖。”

石榴裙下死(民间故事:男子娶妻,新娘子身上一股土腥味,阿公说你娶的不是人)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7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