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几年前,我们收到了一篇《故城时光》的投稿,当看到作者年龄时,我们再三确认了一下——没错,98岁。

是对重庆有怎样的热爱才会使他仍有动力执笔挥毫,清晰写下这近一个世纪前的老重庆记忆。

老人朋友介绍,这位98岁的老人叫刘大有,擅长琴棋书画,晚年笔耕不止。但老人并不会用智能手机或者电脑,他的故事都是通过手书后子女整理成电子档,再由朋友发送给我们的。

下面我们就一起随着这位98岁老人的笔触,一起穿越时空,去感受当年较场口:

培德堂说到较场口

刘大有

1

通远门城墙公园这一带,过去叫培德堂,我少年时在这里生活过,比较熟悉。那时没有修马路,也没有隧道,现在的妇产医院那时叫“市民医院”。

培德堂最突出的是人市和四道朝门,石板铺的街去到五福宫,天官府下火药局,直达较场口。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人市上,每天有手艺的工匠,如泥、木、石、盖瓦匠、厨师等,带着工具来找这里活儿干。

另有农村来的,从十七八岁到60多岁不等的妇女来找工作,愿当保姆,带小孩儿,照应老人、病人,煮饭洗衣干杂活。有愿意来做奶妈的,掀开衣襟,挤出奶汁,让来请奶妈的老太太看看、摸摸。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人市上午开市,中午散市,没有找到工作的回客栈,明天再来。

四道朝门依坡而建,有四进,每进都有石朝门,风火墙,每进两边各有窗户大门。

剃头的,卖小面的,补锅补碗的,磨剪刀启菜刀的,卖小报的,卖椒麻鸡丝,油炸豆鱼的……串进串出,方便里面的住户。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四道石朝门这街段,叫街也可以,叫巷也可以,有轿铺,裁缝铺,日杂铺,郊区农民也挑小菜来这里叫卖。

去天官府、五福宫,街沿常有贵州来的苗女吹笙跳舞,求生活。

培德堂附近有个水市巷,那时还没有自来水公司,吃的水全靠人力,从南纪门河边挑上来,形成水市买卖。

水夫挑起近200斤重的两大桶水,长距离的爬坡上坎,脚肚胀起青筋,肩上磨起了红泡。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2

培德堂不远处有家电影院,我少年时多次在这里看电影,影片只有黑白,没色彩声音,剧中人对话,另现字幕,放映外国片,楼座有翻译。

一次放映西游记,里面的“唐僧斗法”,有鞭打和尚的镜头,鞭子好像打向屏幕下的观众,我母亲抱着的两岁小妹妹,吓得哇哇地哭叫。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又一次放映”白蛇传”,白素贞许仙在断桥话别镜头,凄凉情景让一些女观众抽泣不止,骂法海和尚可恶。

影院里,放映机的嘟嘟声,小卖部的叫卖声,鸡丝面,炸酱面,素条面,水饺子,不断地重复叫喊,堂座周边的人走来走去,观众不时的嘻笑、叫喊,气氛杂乱,秩序不够好。

市里最好的影院,要数下半城的环球电影院。

3

较场口是上半城最热闹的地方,有木货街卖木货,百子巷卖篾货,草药街卖草药,衣服街卖旧衣服。

卖的旧衣服,经过二道染水,浆洗熨烫后再卖给下层贫苦平民,即使不太合身,因价钱便宜,也就将就买走。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鼎新街,高高的风火墙,有个当铺,屏墙上有个大的”当”字,高高的柜台,要踮起脚才能把要当的东西递上。

有人现场脱下长衫,求当一元五,掌柜砍价说不行,只能当五角,当的人为济燃眉,只得答应。掌柜朗声示意账房:”兰布单衫一件,五角”。钱和当票递下,当票上写的字是天书,鬼画桃符,认不出写的是什么。

开当铺的人,乘人之危,高利盘剥,到期不能赎当的,成为死当,又变卖赚钱。

靠近十八梯街口,有家豆花饭馆“永远长”,大锅点豆花,搭梯子上大蒸笼取烧白、粉蒸肉。时逢中午,十几张桌子坐满了食客,两三个跑堂的还忙不过来。

较场坝中间,有男女艺人卖艺的,有赤膊弄棍棒卖打药的,周边有杂七杂八的摊贩,有摆象棋残局的骗子,耸人赌输赢,有玩三块扑克牌诱人上当的……

较场口类似北京的天桥。

磁器街的育德电影院,放映武侠片成风,武星徐琴芳演的“荒江女侠”连映四集,场场叫座,映“火烧红莲寺”、“火烧平阳城”,每场票房收入都高。

4

米亭子茶楼,有个拔尖评书艺人刘玉声,他的评书,每场都挤满听众,要多卖一百多碗茶。

刘是知识分子,社会知识丰富,口齿伶俐,声音清亮,作风正派,他的评书,题材广泛,会讲《天方夜谭》。他无论讲什么,知识趣味并重,雅俗共赏。

我听过他的《朝天门金竹寺》,抑扬顿挫,喜怒哀乐,故事曲折多变,引人入胜。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信差陈海清,受同住客栈的老和尚之托,把信亲自交给朝天门金竹寺主持,他答应照办后,回到朝天门,到处都找不到金竹寺。

困惑之际,偶见河水中冒出一个小和尚,打着灯笼。

经小和尚引路,陈穿过河底的金竹林,来到金竹寺,见到了老和尚,面交了信件,老和尚赠与他一节金竹林里的竹疙瘩,回到客栈里,这节竹疙瘩变成了一坨黄金,寺里面一天,外面竟是一年。”

刘玉声讲的评书很多,好评如潮。

5

说了刘玉声的评书,再说吴金安的道琴

道琴是曲艺乐器,一个薄竹筒,蒙上薄膜,一拍形成共鸣,“乓”的一声,两块竹篾片一击,“尺”的一声,随拍随击:“乓乓尺乓乓”。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吴金安精于此道,我在米亭子茶楼上听过他的“华容道”:

——丞相为何在此发笑,(乓乓尺乓乓), 尔等哪能得知,某笑周郎小儿,无谋之辈,若孤家行军华容道前埋伏一队人马,使孤到此来手受绑,叫孤怎地不笑,(乓乓尺乓乓),哈哈哈哈。

——曹贼往那里走,(乓乓),哎呀,果然有伏兵啦。(乓乓尺乓乓),号炮一响山震裂,曹军个个皆失色,果然往前走不得,退呀, 往后退伏兵把路截(乓),行不得来退不得,忙选谋师内良策,呀哈(乓乓尺乓乓)我等均皆莫得计,不如捆绑兄玄德(乓), 呸,尔等定的好计策,叫孤束手见冤孽,呀哈(乓乓尺乓乓),前去看来打的什么旗号, 是,禀丞相,现出一个斗大的关字旗号,呃,却原来关公兵至,与我决一死战咧(乓乓尺乓乓), 哎呀丞相,众军三日三夜水米未沾,人倒不能贪生怕死,犹恐马力不佳呀(乓乓),难道叫孤束手受绑不曾(乓),好,丞相免虑,久闻关公出世以来,傲上不慢下,欺强不凌弱,仁又处处,恩怨分明,丞相何不上前哀恳,万逃死灾。

较场口日月光广场(日月光广场是日月光集团的么)

——这,此言正得孤意,待孤向前(乓乓尺乓乓),那是君侯,别来无恙,(乓乓),丞相你好,君侯,念孤败兵远来,计穷无路,放孤还乡,以图后报哇。(乓乓),丞相,此言差矣,(乓乓尺乓乓),某今奉了军师令,拿不着丞相怎回营咧,我劝你下马顺为正,见了吾兄再请恩咧(乓乓尺乓乓)。

——君侯啊君侯,曾不记,在土山,三事约就哇哈哈,哪一点敢违命,弱视君侯啊,过五关,斩六将,孤末追究,任随你保皇嫂,千里归刘哇,孤纵然失军机全军尽覆,擒曹操也无非挂印封候哇,又何妨,开天恩放弧逃走,曹孟德回许昌报答君侯哇……

吴金安道琴的确精彩,这门曲艺多年不见,不知市曲艺团是否还有这个节目。

6

日历翻到2016年,当年的培德堂,修起了今天的通远门城墙公园,方便市民在这里娱乐休闲。较场口的日月光广场,是现代化的购物中心。

作为世纪老人,感叹时代的变迁,如今还有多少人知道当年的事呢!

本文图片来自《巴渝七十二行》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6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