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小说短篇小说推荐(感人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各位书友们,大家好,我是萝卜!今天给大家带来3本婚恋生活小说,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还请多多点赞留言呀。

第一本:《同居的那些事儿》 作者:林之秋叶

爱情故事小说短篇小说推荐(感人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简介:

我坐在摄影店的沙发上选择拍摄的背景,梁文宇则取换身衣服。放下手中的影集,我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镜子里的我穿着白色的婚纱,脸上的淡妆让我更有女人味。……

入坑指南:

“杏子”

面对即将来到向房东允诺的一个月期限,我们都在逃避着…

“啊咧!我刚涮好的牛肚呢?”我拾起了空空如也的捞杓,转头就看见阿川正夹着白嫩的牛肚一把沾入了他的酱料碟里。

“凤文姐,我的给你吧!”小张看着故意装做没看到我的阿川,又笑着递过自己的捞杓,里面躺着刚烫好的牛肚。

“吃肚会补肚喔!你确定你要吃吗?”我还在吹着气的同时,阿川边吃边说,边用着痞到极点的眼神打量着我。

门铃响了!

“你是男人就不要偷夹别人的!”我起身,转过来瞪了阿川一眼。

其实我可以不去开门的,但是那种要命的母性基因硬是要做祟!就算我知道阿川一定又会把我碗里的牛肚过渡给自己…

“请问找…”门外站了一个穿着某种制服的年轻女子,我很有礼貌的对她微笑。

接下来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她“快、狠、准”地送上了自己的两片樱唇,密实的贴住了我未讲完话的。我的脑筋里立刻刷白,不知是该睁开眼还是闭上眼…四周一片寂静,好像连城市都被冻结在那一刹那间!直到我听见餐厅里有筷子掉落的声音,陌生女孩这才放过了我的双唇。

“还有空房间吧?我知道你要找男的,但是我现在还在找寻自己的性别。”她揪着大眼睛很冷酷的问我。

“你…”

“请原谅我的打招呼方式,但是你刚刚的笑容实在太可爱了。”她那样面无表情的褒奖,我实在不知道该要如何答谢。

“哇靠!早知道我就去开门。”阿川自言自语着,但讶异绝非静音。

“我叫郭嘉杏,嘉义的嘉,杏仁的杏,你们叫我杏子我比较习惯。”

“郭小姐,你…”她该不会就这样“一吻订江山”,决定搬进来了吧?虽然从阿川之后我就觉得那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但她…

“甚么郭小姐?杏子,我来跟你介绍,这个笑的很可爱的女人,是我们家的小凤甜心、这个是小张,我叫阿川。”阿川鬼头鬼脑的绕到我身后,不知不觉的搭上我还僵硬的肩。

第一个吻我的女人,我的最后一个同居室友,杏子。

时间就像一张白纸,上面有一支圆规;在圆规转动的同时,时间是慢的,因为我们总想努力描出一个很漂亮的圆;一但完整的圆出现之后,它瞬间就变成了滚下坡的皮球,在不知不觉中飞快的转动起来,甚至滚出了白纸的范围。

我、小张、阿川、杏子,都是四分之一个圆;但我们各自的弧形里,也许又是其它的弧串起来的。

那天我收到了一个包里,是小张帮我接的。

“凤文姐,这里有一个你的包里喔!”家里只有小张一个人。

“我的?喔!谢啦!你吃了没啊?杏子不回来吃吗?”傍晚时分,我知道小张今天晚上要打工,他得早点用餐。

“杏子不回来吃,我想说你要回来,所以想等你一起吃。”

“可是现在已经快6点了耶!你打工会迟到吧?”我开始打开包里。

“嗯…可是我想先问你要吃甚么,再开始煮…”他眼里闪烁着一丝不安与怯懦。

我知道他是可以先吃的,但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为了我挨饿;一开始我不愿意多想,但是他那些很别脚的理由却把他的单纯动机表露无疑。

“这样吧!我去你打工的地方陪你吃啰!”

“啊?可是我是在便利商店打工耶!”

“我知道啊!你们不是有很多热食吗?不欢迎我去?”

“啊?不是不是!是因为…”

“你赶快去换衣服,要我等你不好意思吧?”

小张回房时,我已经抽出了包里内的东西,是一片软木塞,很熟悉…

“妹妹,这个本来放在家里,但你现在要在国内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决定把它寄给你。”我父母附上了一张信签。

那是我16岁决定出国时,一个很要好的死党亲手设计的。

“给你贴在门上当留言板。”她的笑容中带着歉意,似乎是自觉礼物的轻薄。软木塞上有她用毛笔写给我的贴心话:择你所爱,爱你所择。

我当时很感动的将她紧紧拥住,任由脸上洒满了年少时激情的泪水;现在的我,脸上露出微笑,感慨;但甜蜜的。

还是挂在门上吧!当时再怎么舍不得用,现在少了那份痴狂,是可以派上用场了!仅管时空…又回到了我的出发点。

“走吧!凤文姐。”小张从房间里冲出来,带着他一贯的微笑。

想起我们离情依依的那瞬间啊…现在,我们人在哪里,又在做甚么呢?…

点击此处同居的那些事儿可以阅读全文哦~!

第二本:《命里终有时》 作者:小小流星泪

爱情故事小说短篇小说推荐(感人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简介:

她穿着一身粗花布的衣服,前襟和肩头上,还带着几个小小的补丁。在灯光的照耀下,袁剑栋看到她虽脸色微黑,却生得标致,红润润的圆脸蛋,像溢满浆汁的苹果。眼睛大大的,像一对美丽的玛瑙,充满了神采。

由于高兴,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微笑,嘴角还稍稍有点上翘,像一弯浅浅的月牙儿。唯一令人有点猜不透的,是女人的头发,一侧很长,另一侧却很短,而且,如同另有一点小地方没有头发,直接露出了头皮。……

入坑指南:

少爷,最后把您给盼回来了。这都快十二点了。就是您那几位朋友一同喝酒,都没见您如此晚回来过。”老张头儿佝偻着腰,刚听见一声敲门声,就飞快地跑出来给袁剑栋开门了。

他一见少爷回来,讲起话来满脸带笑,山羊胡子都翘起来老高。一面把半高的门限卸下,一面帮着袁剑栋把自行车推进院里。

“哎呀,少爷,您这如何还弄得一身土,走路另有点瘸了呀?这自行车铃铛、另有车把也都有毛病了,脚蹬板还掉了一个,您不会是路上摔跤了吧?就摔一跤,都够呛摔成如此!”

“哈哈,这事千万别跟我爸学,是我不小心,还真让你给猜着了,的确是摔了两次跤。”

“可您这不是还提了灯了吗?照着亮,还摔两次跤呀?”

“嗯,照亮是照亮了,可我一直害怕把灯给摔了,遇到一个坑,又遇到一条沟,一不小心没掌握住把,先摔了一跤,又弄了个大马趴。”

“真没见过您如此的,人都摔成如此子了,这手提灯倒还好好的。为了个破油灯,把自个弄成如此。把辆好自行车都给摔坏了。”

“那是,这灯,是人家好心好意借给咱的,可得好好给人家保管着。人摔着,养养就好了;自行车坏了,我有空了自已就会修,可油灯,是人家借的,不能给人家弄坏。”

“也就您如此子的善心眼。把个灯看得比人都金贵。您讲家里哪出不来那盏油灯钱呀?就没见过别人家有您这脾气的少爷。对了,今儿这可真是太晚了,以后,可不能再如此晚回来了。”

“嗯,今儿回来得是晚了点,可是,也真是开心,收了第一个病人,接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难产、立生,母子平安,还帮人一同给那孩子起了个带‘东’字的名字。对了,我爹他已经睡下了吧?”

袁剑栋虽然内心高兴,又一次忍不住跟人分享自个的喜悦,可他不喜欢太过张扬,只讲帮人起了带“东”字的名字,并没有告诉老张头儿,那个孩子的名字是喊“敬东”,正是尊敬他袁剑栋的意思。当然,他也不忘问一问阿爸是不是睡下的事。

“还没呢,我这给您开了门,马上就过去跟老爷知应一声。都骂了您好几阵子了呢。也没人敢劝。还好有雨昂小少爷在他屋里,小少爷一跟他讲话,老爷也就停了嘴了。”

“哦,我明白了。那你赶紧过去回他一声吧。上了年纪的人,休息得太晚对身体不好。雨昂,你也让他跟嗲嗲赶紧睡。天天晚上不睡,早晨赖床,学也不好好念,我小时可没如此的坏毛病。我这也回屋去休息了。”

“少爷,您是要马上休息吗?要不要厨房里的哥儿几个再给您准备点夜宵什么的?老爷讲了,厨房里的人尽管早点睡,谁也不许等着给您准备夜宵,饿得您前心贴后心您就明白是当爹的对,依旧当孩子的有种了。

明是那么讲,这摆明了是让候着您,怕您饿着呀,厨房里的哥几个谁敢睡呀?都还在那候着呢。”老张头儿讲起厨房里的几个人来,一脸的体贴和同情。

袁剑栋听了,明白各位等了好久,连忙讲:“那你去我爸屋里回完了,就赶紧去厨房里招呼他们都休息去吧。怪辛苦的,可别太熬了。”

“少爷,您这建议是为各位伙好,可我老头子真想在您眼前倚老卖老一回,你讲他们都候了那么久了,天又如此晚了,好不容易把您盼回来,您又用不着他们了,这……就算是做上一碗粥,一个汤,那也算是他们没白等啊……您讲,是不是这个理?”

袁剑栋听了老张头儿的话,点点头。“嗯,你讲的是。就跟我盼着有病人,能让自个给他们瞧病一样。哪怕苦点,累点,能给人帮上忙,把自个的手艺使上,也是开心的,有价值的。好吧,这回就听你的,去厨房招呼各位做点八宝丸子粥,狠狠的熬上一窝,悉数跟着熬夜的,每人喝上他一大碗,暖暖和和的去睡觉。

你,另有厨房里的几个人,一切有份。一会儿弄好了,直接给我端一碗去卧室。我进去了,这些事,你抓紧去办吧。”

袁剑栋的一番话讲得老张头儿内心暖暖和和的,“少爷,得令——啊!”老张头儿不由得学着传统京剧的唱腔念白讲了一句,还刻意把“得令”的“令”字拉得老长,乐颠颠地去给老爷,另有厨房里的几个师傅、伙计送信儿去了。

老张头儿在袁升职的门外站定,隔着门缝,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恭恭敬敬地讲道:“老爷,少爷他已经回来了。我给您回完了,就去招呼厨房他们为少爷弄八宝丸子粥,天不早了,少爷讲让您带雨昂小少爷先睡就好了。”

“嗯,咱们这就睡了,讲了不让他们等着,让他挨饿来着。这可倒好,还给他弄什么八宝粥喝,算了算了,过去给他们送信儿吧,记得让他们多放点儿大红枣,这小子爱吃那口。”

“嗲嗲,父亲要喝八宝丸子粥,我也要喝。您让他们快些去弄。”七岁的雨昂跟嗲嗲一样,全是穿一身缎子睡衣,小脸圆圆的,肥肥的,小肚子更是圆鼓鼓的,轻轻翘起来,活生生一个地主家少爷的作派。

躺在嗲嗲旁边,一手缕着嗲嗲的胡子摆弄着玩,一手拉过嗲嗲的一只手,放在自个的脸蛋上抚摸着,急急的对着门外的老张头儿讲了句。

“你晚上不是吃了好多东西了吗?小肚子都吃到撑了,这会孩子还要吃呀?”袁升职对孩子袁剑栋一直凶巴巴的,并且爷俩多年来一直有点势不两立的架势,可是,对于自个的这个宝贝孙子,他却一直宠爱有加。

“那是,我爸可以吃,我也可以吃。吃完了,您还可以再去挣,我们家那么多的钱,一碗八宝丸子粥算得了什么?你敢不答应我喝,不答应我喝我把你这胡子给拽下来!”

雨昂讲话的口气跟嗲嗲袁升职年少成名时一个样,每一字、每一句里都透着那种人上人的气势。这孩子自小跟着袁升职长大,袁升职教的就是他这副作派。

“好,小爷们儿这话讲得大气!嗲嗲要得就是你这个劲儿。走到哪儿,咱都得令人敬着,宠着,抬举着。想吃,咱就吃;想喝,咱就喝,大半夜的要吃八宝丸子粥,咱就让下人们给熬,在狮城这地方,咱老袁家的人,做啥事就得带着这股子霸气!”

袁升职一面趴起来给孙子打气,竖大拇哥,一对着着门外支应着的老张头儿讲:“老张头儿,赶紧的,去厨房,招呼他们多多的熬粥,就讲少爷喝,小少爷也得喝!”

“哎,老爷,您先歇着,我这就去厨房给他们送信儿!”讲完,老张头儿径直奔厨房去送信儿了。

……

回了自个房间的袁剑栋,洗脸、刷牙、洗脚,换上干干净净的睡衣,才坐在书桌旁的躺椅上,微微休息一下。

也只有到了这个时,他才发现,他是真的有点累了。

闭目养神的功夫,他回忆着自下午到深夜所发生的全部,内心依然兴奋。

没有人明白,几个月以来,袁剑栋在经历着怎样的心灵折磨。

这一天,他自个都感觉自个有点可笑,居然抓住一位来找阿爸看病的病人家属不放,毛遂自荐;又抓住一位农村老太太,另有那位农民大哥,讲了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更遇到一位风风火火的小姨妈,还收下人家一盏油灯——这实在是他已经憋屈了太久,孤立无援后又有点受宠若惊的状态。

想想前段日子,由于没有倾诉的对象,没有可以真心交流的人,袁剑栋全是跟自个自言自语的。

方才过去的这个下午,他更是学了一种更新的方法,帮自个打气。

一会儿扮演一个自个,讲一句:“袁家少爷,是不是该妥协啦?老爷子的势利,你可是斗不过的!”

一会儿又扮演另一个自个:“为嘛要妥协?你忘了你当初为嘛离开家去法兰西,半年前,又为嘛选择回国了吗?”

“可是,整个国家全是病着的。凭你袁剑栋一点微薄之力,又能做得了什么?又能改变点什么?甲午海战不就在面前吗?马关条约讲签就签了,到处全是一潭死水,朝庭就是那个样子了,你一个从小没有受过什么苦的富家少爷,还能搅得动如此的死水吗?”这个自个很顽固,讲起话来也有理有据。

“那又如何样?没有人交流,我不是还能和那群小白鼠对话吗?没有实际的手术可做,我不是也想出办法来练手了吗?白鼠从怀孕到生产只需20天,医院开业一个月时间里,我已经让两只雌鼠通过交配实现了生产,每一次,我还亲手为它们做了剖腹产手术。我原来养的只有4只白鼠,现在都凑成一打了。白鼠的手术可以做得那么棒,那我的第一个病人,第一次接生,一定也不会远了!”

“哈哈,你这是自个欺哄自个!老爷子的势力那么大,在他眼前,你不就像是会驾筋斗云,会七十二般变化,也能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孙悟空?可是老爷子却是如来佛,任你如何蹦,如何跳,如何能折腾,你都逃离不开他的手掌心。要讲没出国之前,你另有那几个铁哥们儿,张韩、马晨、玉魏鑫一同抓东抓西,豪情万丈,商量着怎样实现富国强民,造福一方百姓的华丽美梦。那么,七年时间,什么都可能会变的,你的朋友会变,你也可能会变。想按照你的方式主宰袁家的大宅,你依旧太嫩了。”这个自个,讲出来的话越来越狠了。

“我承认,别看我离而立都不远的人了,依旧有点嫩,可是,我还没有输,一年时间,这不过才过去了一个月,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也许,我的病人,很快就找上门来了呢?”这个自个,从来没有对这个喊袁剑栋的人放弃希望。也只有这个自个,沦为真正的袁剑栋。

“请,请问,袁大夫的医院,是在这进吗?俺家里老婆难,难产,大出血,接生婆讲我们市里,也就只有找到袁大夫,才有可能保住俺媳妇的命,让孩子平安降生,请问,是在这个门进,找您问这个事吗?诊费,诊费……咱全都的家当都在兜里了……”

正在自言自语,如同在演一出话剧的袁剑栋被气喘吁吁,急得满头大汗,几乎是跌跌撞撞,半走半爬着进了自个医院的华天良给惊着了。

华天良的话,更是给了袁剑栋一种莫大的鼓励。也就是如此,他阴差阳错接了华家接生的任务……

当厨房里的下人把八宝丸子粥给自个端进来时,袁剑栋不忘接过碗来,讲声“谢谢”,这是他从西方回国以后养成的习惯。

尽管老爹一直讲他如此的做法是天大的笑话,很失体统,可他依然愿意如此做。至少,在阿爸不在跟前时,他是一直如此做的。

下人听了他的“谢谢”,抿嘴笑笑,讲了句:“少爷,您好生吃吧,吃好了,把碗放在门外面,一会儿我过来收。您吃好后,早点上床休息。已经很晚了。”

“不,你也回去喝粥吧,喝完了,就招呼各位一同去睡,这碗明天一早收了再洗也不迟。要是有人讲你,你就讲是少爷如此吩咐你的。”

袁剑栋关好房门,坐下,拿了小勺,在碗里挖一口八宝丸子粥,吃到肚里,觉得比自小吃过的哪一次都更有味道……

点击此处命里终有时可以阅读全文哦~!

第三本:《奔飞爱情》 作者:不言弃心

爱情故事小说短篇小说推荐(感人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简介:

手抱着一叠个人简历,再一次从一家规模不大的小公司走出来,这是今天的第三份工作了,为什么自己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呢? 一再地降低要求,那些人都不懂得赏识,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那些人眼光的问题!……

入坑指南:

“放了你,你难道不会马上跑吗?”

“我”一句话堵得夏若欣哑口无言。

“被我猜对了吧??”欧阳浩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气的我恨不能一拳朝他的脸挥过去。

“猜对你个死人头啦。”

“你怎么就改不了这个动不动就骂人的习惯呢。”

“关你屁事,马上放开我,听到没有!!”

“现在还不能放。”

“为什么?”

“跟我走就对了。”没等夏若欣抗议,欧阳浩就拉着她进了一间房间——

“啊!!疼疼!欧阳浩,你干嘛啊,杀人啊哇!!”结果还进去不到一分钟,里面就传来了惨叫声,公司的其他人闻着声音赶来,议论就此展开。

“哎!你们说,总裁和那个女的在房间里干嘛呢。”

“听那个女人这么大声的惨叫,恐怕是在”

“我的天!总裁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吗?”

“总裁都承认了,他跟那个女人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而且这间房,除了总裁外,没人可以进来,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居然可以,看来真的是”

众人围在房间的门口,不断的议论着,有嫉妒的,更多的是羡慕,因为什么好事都被那个叫夏若欣的女孩赶上了

同一时间。

“哇啊!!欧阳浩,你到底想要干嘛啊,很疼哎!”我瞪着那只越来越靠近自己脸的手,大呼小叫着。

“别动,等一下就不痛了。”

“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啊!!”站起身我就想要逃,结果是被欧阳浩一把抓了回来,这回不是抓到椅子上,而是直接抓进怀里,动弹不得。

“乖一点好不好?你这样动来动去的,我怎么帮你上药?”

“我乖不乖不要你来管,我也不需要你来帮我上药,别忘了我们已经是陌生人了,再说你明明”后面的话突然止住,说不下去了。

“就算是陌生人,也有权利去关心别人吧!!”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现在只要你马上,立刻,放开我!!!”我在他的怀里挣扎的更厉害了。

“如果我不放呢?”

“你现在你是不是不该做这些事情,这事情应该是我男朋友来做的,可你是吗?”听到这话,上药的手顿时停下,我乘机溜出了他的怀抱,逃到了门口,在临走前扔下这句话:“还有,你应该多去关心我姐姐才对,她回来了。”

然后打开门就跑了出去,却差点和聚集在门口的众人撞到,但很快,夏若欣就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逃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说,他还是会知道的。

“若欣,你去哪?”刚走到公司的门口,就看到姐姐走了过来,夏若樱看着急急忙忙往外跑的妹妹,连忙叫道。

“咦?姐,你怎么来公司了??”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她就是来见他的,不是吗?

“我有事找欧阳浩,你呢,不用上班吗?”果然,我猜对了她来公司的目的。

“当然要上,不过在知道你要来,所以他要我来接你的。”嘴上虽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失落到了极点。

“怎么会?我没有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夏若樱很是惊讶。

“是我告诉他的,他现在就在办公室等你呢。”

“这样哦,那正好,你就跟我一起去吧!”夏若樱并没有察觉出妹妹的异样,说道。

“你先去吧!我等会在去。”

“好吧!那你要快点哦。”夏若樱点了点头,走进了公司。

我转头看着姐姐的背影,苦涩的扬起嘴角:“姐姐,如果他能给你幸福,那么我愿意退出。”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公司,现在的我只想要好好的大哭一场,原来我一直在骗自己,我还是喜欢他,一直的喜欢他,从来也没有忘记,也没有减退对他的那份喜欢仰或是爱

“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让欧阳浩回过了神,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夏若欣又回来了,扬起嘴角前去开门:“怎么,舍不得我吗?”当看到是夏若樱,脸上的笑意不见了:“怎么是你?”

“怎么?你以为是若欣吗?”

“当然不是,对了,你怎么会来?”

“什么?你不知道???”夏若樱愣了下,惊呼道。

“知道什么?”

“若欣说,你在办公室等我,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怎么会”夏若樱这才想起刚才妹妹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只是她没有看出来,或是又跟欧阳浩吵架了,因为每次吵架失败,她都会是这个表情。

“我没有说过这种话啊,刚才她是有说过,不过她是在走之前说的,而我也没有说我是办公室等你。”欧阳浩皱着眉头,不明白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说你让她来接我。”

“我并没有说,我以为她在开玩笑,所以没有当真。”

“怎么会这样”夏若樱焦急万分,她居然没有发现自己妹妹是在骗她?

“她人呢。”

“她说等会会来的”

“打电话给她,快!”

“哦,好。”夏若樱愣了下,随即掏出手机打妹妹的手机【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告诉夏若樱,她的妹妹恐怕又不见了。

“怎么办,她手机关机了。”夏若樱急的快哭了,要是她早一点发现妹妹的神情就好了,她知道妹妹喜欢欧阳浩,也许在知道自己是来找欧阳浩,所以一个人躲了起来,只要她躲起来,没人可以找到她。

“你在继续打电话,我去她平时最爱去的地方找找看。”说完,就要走。

“可是,万一她早知道我就不来找你了。”夏若樱自责的咬着唇,眼里已经有泪水。

“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别担心,我相信她不会有事的。”欧阳浩安慰的拍了拍夏若樱的肩膀,只是他越是安慰,她的眼泪就越多,没有办法,他只能将她揽进了怀抱,轻轻的拍打着。

他们不会知道,在门口那个去而复返的夏若欣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然后捂着嘴跑掉了,就算是撞到了人也不管。

公园。

不知道跑了好久,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现在我的脑海里全部都是他安慰姐姐的画面,也许也许我真的不该回来的,哭了不知道是多久,我只知道是哭到把眼泪都哭干了,现在我的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公园,抬起头看了看那高高在上的摩天轮,吸了吸鼻子,我走了进去,买了票后,一个人坐上了摩天轮。

摩天轮上。

我知道摩天轮有个传说,如果是情侣坐的话,就能永远的在一起,可是我能跟谁在一起?他又在哪里???眼泪不知不觉又聚集在了眼眶,在摩天轮飞到最高点的时候,终于流了下来。

“小姐,你还好吧!”正哭的伤心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音,我抬起头看去,发现我坐的摩天轮的外面围了好多人,而那个跟我说话的人就站在门口。

“呃我我没事!”我的脸刷的一下变成了个大苹果,连连摇头走下了摩天轮,原来在我哭的这段时间,摩天轮早就停了,可我却没有发现,还有,那些人到底看了我多久啊,天啊!糗大了!想了想,全部都是他害的!可恶!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只知道天已经黑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回家?或是跟他在一起

“夏若欣。”正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听到声音的我转头望去,看到了生气的欧阳浩朝着自己走来。

“干嘛?”真是奇怪,这家伙的怒气从何而来的?我有惹到他吗??

“你去哪里了?”欧阳浩并没有回答夏若欣的话,上前一步问道。

“奇怪,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啊。”我翻了个白眼道,根本无视与他的怒气,反正我也决定了,我要把对他的感情永远的藏在心底。

“你知不知道,若樱以为你不见了,都快疯了。”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一整天压抑在心底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

“若樱,哼,叫的还真是亲热哎!你可别忘了,我姐姐她已经结婚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在讽刺他还是在讽刺我自己,明明知道他爱的是姐姐,可我却还是

“现在是在说你,不要提你姐姐。”这家伙有没有搞错,是他自己先提起来的好不好?

“反正我的事情不要你来管。”说着,我转身就要走。

“你姐姐把你交给我,所以你的事我管定了。”话音刚落,欧阳浩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不由分说的打横将夏若欣抱起,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哇!死变态,放开我!”顿时,一声尖叫在夜晚响了起来。

“如果你要更多人知道,你就尽情尖叫吧!”反正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已经免疫了。

听到这话的我吓得当即闭上了嘴巴,改成了挣扎,但还是只有浪费力气的份-

欧阳家。

“喂,你带我来你家干嘛?”看着车窗外那熟悉的豪宅,我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我怕会看到一幕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点击此处奔飞爱情可以阅读全文哦~!

以上就是萝卜今天分享的小说啦,整理起来不轻松呢,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多多点赞支持一下哦,这样萝卜就更有动力了~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6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