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大家好,我是零之笔记。先和大家说个事,老零的硬盘上周崩了,视频幸存,但文稿GG了,所以这一篇文章要重新写,比视频晚了几天才发出来,请大家谅解。

上回书说到,针对冷子兴贾宝玉的嘲讽,贾雨村抛出了一个正邪两赋论。他认为,身有正气的是大仁者,身附邪气的是大恶者,身上啥气都没有的是咱们普通人。此外还有一类特殊人种,他们是正邪两气相撞中和出来的产物。那么这一类正邪两赋之人都有哪些人呢?他们身上有什么特质呢?贾雨村举了二十多个例子。下面咱们就来聊一聊。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首先是许由陶潜。许由是上古时期的隐士。他这个人特别贤,尧经常向他请教问题,这堪称是天子之师了。据说尧甚至想把帝位传给他,但他不接受,躲到深山里去种地。尧又派使者找到他,说帝位你不要,那出来当个九州长也行。许由一听,哎呀,你这话太脏了,简直是侮辱我的耳朵,他就立马跑到河边去洗耳朵。

那个时代,是传说中的大德的时代,又清明又纯粹,请他当官的是上古圣贤尧帝,也不是桀纣之类的昏君。然而许由还是不给他面子。所以感觉上啊,许由他针对的不是尧这个人,也不是什么世道昏暗,他就是天生的反感政治这件事,只要与政治沾边,不管什么清明或昏暗,他都觉得是脏的。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许由这个行为,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红楼梦第三十二回,湘云宝玉应该去搞搞仕途经济,宝玉则回答她“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脏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这也就是宝玉和湘云比较亲密,还愿意怼湘云一句。宝钗说他时,他连搭理都懒得搭理,直接拿起脚就走了。

贾宝玉的表现与许由显然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贾宝玉没做过官,也基本不涉足政治,他并没有亲身体验过官场上的苟且与阴暗。而且此时他姐姐刚刚晋升,家族正是烈火烹油之盛,他能在大观园里愉快的玩耍,显然是吃了家族兴旺的红利的。如果没有贾府这棵大树,也就不会有他这个在树下乘凉的“富贵闲人”。但他依然发自内心的反感、排斥这一切。难道他天生就是做隐士的材料?从他对“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句唱词的感悟,我们确实能看出一点端倪。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但是,有个问题,真的有人天生就是隐士吗?或者说,天生就想做隐士吗?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说回许由洗耳,这个故事有好多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的后续很有意思,说许由正在那洗着呢,一个叫巢父的牵着牛过来,给牲口喝水。巢父也是一名隐士,后人经常把他和许由并称为“巢由”。这个巢父就问许由在干吗,得知事情经过后,巢父对许由好一通嘲讽,说假如你一直老老实实在深山里猫着,谁知道你是老几?又怎么可能找你做官呢?就是因为你到处招摇,换取名声,这才有今天的事。这时候你清高了,装模作样的洗起耳朵来了,我还怕你洗耳朵的水脏了我牛犊的嘴呢!于是他就牵着牛去河的上游饮水去了。

巢父这段话很有意思,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隐士的悖论。按理说,真正的隐士,他应该是不出声不做事的,咱们应该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的。如果你著书立说,或者扛着个隐士的招牌满大街吆喝,我是个隐士啊,我要去归隐啦!那能算是隐士么?

所以啊,既然历史上记载了这个人,那就说明这个隐士并没有隐,至少隐得不彻底。这也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巢父所嘲讽的那样,某些人只是把“隐”挂在口头上,当成自己的一个招牌,实际上还是想出名。另一种,就是曾经他不“隐”,但后来“隐”了,可能是主动去隐,也可能是不得不隐。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那么许由属于哪种情况呢?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了。不过我们倒可以展开一下联想。许由曾经做过尧的老师,他对当时的政治情况肯定是有所了解的。传说中尧舜之间帝位传承的方式是禅让,但根据《竹书纪年》和韩非子的说法,其实是舜发动政变,囚禁了尧。就像李白的《远别离》写的,尧幽囚,舜野死。这里顺便做个硬广啊,老零做过一期《远别离》这首诗的解读,对《竹书纪年》的这个说法有一个比较详细的分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

那么咱们且不论“舜囚尧”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与趋势,是许多偶然共同组成的一个必然。当时的政治气氛,也不可能像后来传说的那么和谐。许由他未必能预知到尧将来会被幽囚,但假如他真的有传说中那么贤能的话,他应该会对未来的世态变化有所预感。以历史的眼光来看,从道到德,到礼乐,再到礼崩乐坏,这是一个无法阻止的堕落的过程。说堕落也不恰当,应该说是一个无法阻止的变化的过程。那么假若许由预感到事情要变坏,他是为了自保也好,为了眼不见为净也好,他最终选择了隐,这也是他唯一的归宿。

许由究竟为什么要隐,已经很难去考究了。但我们可以顺着这个思路,去推想一下贾宝玉。宝玉最后很可能是因为家族败落、恋人身亡而出家了。但他想要避世的念头其实早已有之,在家族兴旺的时候他也整天琢磨着黑化肥挥发会化灰之类的。当然做隐士和出家是两回事啊,如果可能的话,他会带着黛玉一起做隐士,而黛玉估计也很愿意跟他去。

那么他为什么时时有出世绝俗的念头呢?一个原因是他天性清高,看不惯人间这些龌龊玩意儿;另一个原因,很可能就是他从贾府这表面上的繁花似锦中,已经嗅出了不祥的味道,而他无能为力,或者有力也使不出,也不想使。就像鲁迅所说的:“悲凉之雾……”

宝玉想要隐,可能是先天的慧根,也可能是后天的醒悟,更可能是兼而有之。他的这一思想贯彻全书始终,今后我们还会不断提到,今天就不再展开说了。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下一个,陶潜陶渊明,他也是古代隐士的代表人物。咱们都学过他写的《桃花源记》,文章中就透露出隐居避世的思想。陶渊明是做过官的,而且在官场上几进几出,始终在出世与入世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写了一篇《归去来兮辞》,彻底归隐。

在做隐士的理由上,陶渊明与许由还是有些许不同的。前面许由的隐,是对政治的反感、警惕,或者失望。而陶渊明则是因为他的一身傲骨,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说白了就是,尧低声下气请许由出山,但许由不干。假若请的是陶渊明,他可能就干了。当然我这不是在比较他俩谁更清高啊,这个没什么高下之分,我只是说他们在象征意义上的差别。

在陶渊明身上,其实是古代知识分子的一个死结。一方面,孔子教导说,学而优则仕,读书人的出路就是做官。另一方面,他们却又希望这个官不是求来的,而是君主、领导把他们请出来的。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为什么“三顾茅庐”这个故事特别深入人心?罗贯中在构思这个故事时,一定是深深把握住了读书人的心理。每个读书人都知道自己没有诸葛亮的能耐,却又希望他们的领导都是刘备,既求才若渴,又礼贤下士。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你若不以礼待人,那我就辞职走人。但可惜啊,理想丰满动人,现实瘦骨嶙峋。从古至今,真能因尊严受到损害而一走了之的,又有几人呢?相反的,放弃只是分子的尊严而去当权贵舔狗的,又有多少呢?而陶渊明,他不仅说到了,也做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所以才千百年为人们所尊敬,成为一代代知识分子的偶像。

陶渊明最爱菊花,写过很多和菊花有关的诗。而大观园里有一次专门咏菊的诗社,姑娘们的诗中自然免不了提到他。所以关于陶渊明、菊花与红楼梦的关系,我们到那一回再细说吧。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接下来是阮籍嵇康刘伶。他们是魏晋时期人,“竹林七贤”中的三位。但把他们归为正邪两赋之人,不单是因为他们的文学艺术成就,更是因为他们的狂放怪诞、洒脱不羁。在遵规守矩的人看来,他们都有点神经。

先说阮籍,他最反感的就是礼教。他母亲去世,他伤心得吐血数升。但是办丧事时,他披头散发盘腿而坐,喝得大醉,直勾勾瞪着眼睛,也不哭。那意思就是,我自己孝顺,我自己难过,就行了,为什么要摆出个涕泪纵横的样子来给别人看呢?

有个叫裴楷的朋友来给他母亲吊丧,哭了一阵走了。就有人问裴楷,说主人哭,客人才跟着哭,亲儿子阮籍他都不哭,你哭个什么劲呢?裴楷说啊,阮籍是方外之人,他可以不遵守礼典。我是世俗之人,必须得用礼制来要求自己。

而阮籍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遵守礼仪的人。他用青白眼来表示对一个人的好恶。青眼不是青光眼,是指把眼珠放在正中间看人,表示欣赏和尊重。白眼就是翻白眼了。嵇康的哥哥嵇喜来吊唁,他是个守礼之人,阮籍就对他翻白眼。而嵇康来吊唁时,带着酒夹着琴,要在他母亲的追悼会上开PARTY,这换别人不得一棒子打出去啊?然而阮籍就特别高兴,对嵇康用青眼。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在阮籍这里,也没有什么男女之防。比如叔嫂过多接触肯定是禁忌了,但有次阮籍的嫂子回娘家,阮籍就特地送她出门,与她告别。别人拿这事讥笑他不守礼法,阮籍一句话就给他怼了回去:“礼岂为我设邪?”礼难道是给我这种人设的?或者说礼法是个东西?也配来约束我吗?真是霸气十足啊,不过在当时的人看来,那就是邪气十足了。

还有,阮籍的邻居家是开酒铺的,老板娘长得很漂亮,阮籍就经常过去喝酒,和美女聊天,喝醉了,就往人家身边一躺。老板娘可是有老公的啊,这可算是夫目前……嗯,没有犯,反正人家老公也不在意。还有一次,有户人家的女儿有才有貌,可惜早亡,阮籍与她家素不相识,但直接就跑人家里去哀悼去了,大哭一场。哈哈,我觉得这事换成贾宝玉,他也能干得出来。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阮籍身上好玩的故事还有很多啊,就不一一讲了。但是,看起来阮籍好像活得很潇洒很通透,但他内心其实是纠结而痛苦的。他也曾有济世安邦的理想,有次他参观楚汉争霸的古战场时,留下了那句千古名言:“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这句话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说楚汉时代没有英雄,所以让刘邦项羽韩信张良这帮竖子成名了。另一解释是他慨叹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像刘邦项羽这样的英雄,所以让什么曹爽钟会司马昭之类的竖子成名了。不管阮籍究竟是哪个意思,反正他自己,确实是没有能力拯救这个时代的。他在感情上是倾向曹魏政权的,但眼睁睁看着司马家大权独揽,架空皇帝,他也无能为力,只能消极避世。他想辞官,但司马昭不允许,他就成天摸鱼,要么游山玩水,要么闭门读书,反正就是不好好上班。司马昭还时不时把他提溜过来,问他对时事的看法。表面上是向他请教,但以司马昭那操行,八成是居心叵测。好在阮籍聪明,每次用一些空话套话糊弄过去了。

司马昭为了拉拢他,还想和他结个儿女亲家,让司马炎,也就是后来的晋武帝,娶阮籍的女儿。阮籍不敢明着拒绝,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天天喝得酩酊大醉,连喝了六十天,那意思就是我没有醒着的时候,没法和你谈什么正经事,司马昭只得作罢。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公元263年,司马昭封晋公,任相国,加九锡。熟悉历史的都知道,这就是篡位的前奏。按照流程,首先由傀儡皇帝先下诏,然后被封赏的那个人得赶紧推辞,哎呀我德才不行受之有愧。这时其他大臣得立即劝进,其实就是事先安排好的托儿,说您别推辞了,您要是不接受,那我们都不活了。最后这个人再面露惭色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个流程是必须要走的,少一步都不合“礼”。

阮籍就是被安排的托儿之一,需要他来写个“劝进表”。这时候他老毛病又犯了,喝得大醉,忘了写。等到使者来催更,不是,来催稿时,他一挥而就,连一个字都不用改,大家都夸他文笔好,写得呱呱叫。

但实际上啊,阮籍很可能不是忘了写,而是不想写,他不愿做篡逆者的帮凶。而那些来催稿的使者,说不定都是带着刀的,不写就要给他喀嚓了。就在写完这篇劝进表后两个月,阮籍去世,时年五十四岁。我们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而郁闷死的,但我们愿意相信他是。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再说说嵇康,他是阮籍的好友,两人在性格上有相似之处,他也是个不循规蹈矩的人,这方面的故事咱们就不讲了。相比起阮籍,嵇康的性子要更直、更刚一些,遇到看不惯的事他就要说,就要写文章,还动不动就与人绝交。同样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山巨源,在调任时想举荐嵇康来接替他原来的职位。一般来说这是好事啊,苟富贵勿相忘嘛,结果嵇康直接写了篇《与山巨源绝交书》,一是表明与山涛从此断绝关系,二是表明自己坚决不做官的决心。

嵇康之所以不做官,除了他自己清高之外,其实还是与时局有关。竹林七贤大多是倾向于曹魏的,尤其嵇康的老婆是曹操的曾孙女长乐亭主,感情肯定是更深一层了。所以嵇康本来是做官的,但司马氏把持朝政后,他就辞职不干,回家隐着去了。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后来嵇康卷入了吕巽吕安兄弟一案。这个案子很奇葩啊,是哥哥、弟弟、弟媳妇之间发生的一个可以拍成日本小电影的故事,嘿嘿我知道大家对这个感兴趣,但我还是不讲了。嵇康本是这两兄弟的调停人,但稀里糊涂就被卷进去了,下了大狱。本来这事和嵇康没啥关系,解释清楚也就放出来了。但有个叫钟会的内奸略施“权计”,对嵇康发动了一波“排异”,嵇康就被害死了。

钟会和嵇康是有宿怨的。早年钟会慕名拜访嵇康,估计嵇康知道这人不是个玩意儿,他就在院子里闷头打铁,看都没看钟会一眼。钟会站了一会儿,也没人和他说话,自己也觉得挺尬的,就要走。这时嵇康问他:“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废话文学了属于是。从此,钟会就对嵇康怀恨在心,正好趁嵇康坐牢的这个机会,他向司马昭进谗言,说嵇康坏话。司马昭本也对嵇康不为他效力而心怀不满,尤其考虑到嵇康是曹魏家的女婿,又是一呼百应的文坛领袖,留着怕有后患,就下令把嵇康杀了。

临刑前,嵇康抚琴奏了一曲广陵散,叹曰:“广陵散于今绝矣!”从容就戮,时年四十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所幸《广陵散》并未失传,后来有个叫曲洋的倒斗高手,在一座古墓中找到了《广陵散》原谱,并取其精华改编成了《笑傲江湖》之曲,将此曲传给了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这个故事说来话长,话说当年衡山派掌门刘正风金盆洗手……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下一个是刘伶,他没有阮籍和嵇康那么悲催,还颇有喜剧色彩。据说刘伶本人沉默寡言,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但一与阮籍、嵇康相遇,便“欣然神解”,携手共游,可见他们都是同样品格的人。他曾在王戎府中做参军,王戎也是竹林七贤之一。晋朝开国那年,晋武帝司马炎搞了次策问,就是问官员你打算怎么开展工作啊?有什么方式方法啊?如果答得好,是很可能升官的。然而问到刘伶时,他大讲了一通道家的无为而治,皇帝很不高兴,就把他罢免了。

刘伶这个人嗜酒如命,罢官后,他就坐着一辆鹿车,载着美酒,天天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还让仆人扛着锹跟着他,说我死在哪儿,就地把我埋了就行。他还喜欢酒后脱衣,脱得一丝不挂,好在不是在公众场合啊,是在自己家里。别人来拜访,看他光溜溜的,就讥笑指责他。他嗤之以鼻,说天地是我的房子,房屋是我的裤子,你为什么钻到我的裤裆里来?

后来朝廷又想召他入朝为官,派人来请。刘伶不想去,听说使者已到村口,就猛灌了几口酒,然后脱了衣服在村子里裸奔。使者大吃一惊,赶紧回去汇报,说这人是个酒彪子,于是朝廷就彻底对他死了心,不再征召他。听着很喜剧吧?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要靠装疯卖傻才能隐的话,那何尝又不是一出悲剧呢?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前面提到了《笑傲江湖》。看过这部书的朋友都知道,它既是一曲自由的赞歌,也是一曲隐士的悲歌。刘正风、曲洋、江南四友等人,他们虽然武功高强,但却无意于江湖纷争,只想做隐士,搞艺术。然而身处乱世,想建功立业固然有生命之忧,但你即使想与世隔绝,居然也是身不由己,最终他们还是被政治力量无情的绞杀了。

阮籍与嵇康也是如此,他们想隐,却不可得,最终一个郁郁而死,一个命丧刑场。红楼梦后八十回的内容我们看不到了,但也可以想见,当铁拳砸下之时,它可不管你是野心家还是富贵闲人,不管你是机关算尽还是吟诗赏月,一切个人的自由与尊严,统统都被碾为齑粉。曾经大观园里的欢声笑语,儿女情长,最终只能化为午夜梦回时孤独的呢喃。正如嵇康所奏的《广陵散》,既是他生命的绝唱,也是一曲隐士的悲歌。但在历史长河中,这曲子再如何悲怆,再如何天籁之音,也不过是历史上一个微不足道的注脚罢了。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老零用了这么多篇幅来讲这几个人,尤其是阮籍和嵇康,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就是这一群正邪两赋之人的代表。但之所以把他们列为代表,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命运多么坎坷,或结局多么悲情。而是因为在这坎坷与悲情中,他们依然努力绽放着人性的光辉。

几千年来,在儒学的规范下,在礼教的束缚下,很多事情不要说去做了,哪怕想一想都是大逆不道。但就在历史的夹缝中,在最黑暗最动乱的魏晋时期,却出现了以阮籍、嵇康为代表的这么一批人。他们放浪形骸、潇洒恣意、离经叛道、狂傲不羁。他们并没有出将入相,建立不世之功,在艺术上也未必登峰造极,但依然有无数贤臣名将、文人高士欣赏他们、崇拜他们、甚至模仿他们。因为他们做了很多人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那就是——活出真自我。至少是,想要活出真自我。

如何概括这些魏晋名士的成就呢?说他们是文学家?思想家?艺术家?不,都不准确。他们是精神,是风骨,是美丽、怪诞、危险而又迷人的魏晋风骨。诚然,如果具体分析的话,魏晋时期的很多思想并不都是正确的,很多行为也是不值得效仿和提倡的。而像阮籍与嵇康,无论他们如何放飞自己,也无法彻底摆脱命运的枷锁。但是,他们那种挣脱束缚,追求真我,向往自由,渴望快乐的精神,是中华民族、不,是人类这个物种的无价瑰宝。即使身处黑暗,彷徨无路,身后百丈悬崖,前方荆棘密布,但请记住——只要此心光明,此身,就无所畏惧。

江南四友中黄中宫最喜欢什么(江南四友中黄钟公最喜欢什么)

好了,灌完了毒鸡汤,本期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下一期,我们再来聊聊其余那些正邪两赋的人,接下来多是文学家艺术家,还有文君、朝云等女子。如果说这些人共同组成了一个故事会的话,那么阮籍和嵇康他们是男主角,文君朝云她们就是女主角。关于这些人的故事,我们下期再聊。请大家请抬玉手一键三连,点个关注随个赞,下期再见!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4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