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前10名完结篇(军旅言情小说甜文)

最近有好多小伙伴留言说不知道看什么书了,那就关注我吧!小编每天都会守在这里为你们更新各种不同类型的小说,希望各位才华绝伦、美若天仙的小哥哥小姐姐喜欢的话就给小编的文章点个赞加个关注吧!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军婚文:新婚第二天,他换上军装要归队,她才知自己嫁的是军人!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前10名完结篇(军旅言情小说甜文)

第一本:《重生后老公自己宠》作者:青柠悦

简介:上辈子,林湾不满父亲临死前给她定的婚约,对自己的丈夫不闻不问,多有侮辱,一心想跟青梅竹马追了自己十来年的王景安在一起,为此用家中的资源为对方铺路,不料最后却落得被绑架被毁容被烧死的下场。死亡的最后,她看见的是朝着她奔来的便宜丈夫和六岁的有着自闭症的儿子。也许她该庆幸她虽然一心为青梅竹马却遵守了道德底线并未真正出轨,否则那才是真的恶心到了极致。

入坑指南:

云硕心底苦笑着,只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哎,当初就不该让沃莉过来的,不然哪来这么多事啊!看着一路回去,一言未发,一直冷若冰霜的林湾,云硕的嘴巴都有点发苦。两个小家伙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车内这样的气氛让他们也没了在肯德基里面的欢声笑语,只觉得车内压抑的不得了,让他们都坐立难安了起来,动都不敢动的样子。

宝宝有些不安,云扬更加的不安,两个小家伙靠在了一起。宝宝握住了云扬的手,似乎是想要汲取一点安全感,云扬的手指有点冰,宝宝忍不住道:“扬扬哥哥的手指好凉啊。宝宝的话让车内的气氛倏然一窒,然后,林湾和云硕都朝着两个小家伙这边看了过来。云硕的手伸了过来,摸着云扬的手,“冷吗?“云扬摇头,“不冷,爸爸……"

云扬抓住了云硕的手指头,声音不安:“爸爸。”云硕顿时知道他和林湾之间的气场吓到小家伙了,于是,他绕过去了大半身子,把小家伙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好在开车的是保镖,而车子也大,他和林湾坐在了最后一排,两个孩子坐在了中间排,他才能探过身将小家伙抱过来。

“嗯,爸爸在呢,爸爸抱着扬扬,扬扬不怕。”

云扬的确是害怕的,他握着云硕的手,把人的手指握的更紧了一点,然后把自己的头埋在了云硕的手上,“爸爸,不生气,妈妈,不生气。”

小家伙的声音低的跟蚊子似的,但云硕自然还是听见了,林湾也听见了,顿时,两个大人的神色都复杂了起来。

车内,林湾和云硕的眼神对视了两秒,然后,林湾狼狈的移开了视线,低垂下了眼睑。她的手指轻颤了一下,心尖更是被撕扯了的疼,她的脑中在刚才其实一直在盘旋着那个老妇人的话。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前10名完结篇(军旅言情小说甜文)

第二本:《当她成了假千金》作者:与君一梦

简介:文中真千金流落在外坚强美好最后家庭和睦爱情事业双丰收,假千金鸠占鹊巢作天作地落得罪有应得意外身死的下场。而顾知就穿成了那个被打脸了大半本书的假千金,而剧情提示板的存在更是让她不得不跟着走完那些重要的剧情。

入坑指南:军婚文:新婚第二天,他换上军装要归队,她才知自己嫁的是军人!

沈唐从她的手中接过已经燃过的烟花棒,装进了袋子里,又抽出一张纸细细的给她擦拭手上沾上的黑灰。

他的动作无比的自然和专注,顾知愣了愣神,直到他温热的指尖不经意间碰到她的掌心,她才回过神,慌忙的把手缩回来。

“谢谢。”顾知抿了抿唇,脸上不自觉的带了一些红晕。

沈唐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他知道自己该解释一下,只是他一向自傲的大脑却仿佛停止了工作一样,他看着顾知,脑海里一个个字在汇聚,可是总汇不成一句话。

顾知没听见他说话,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眼神相撞,顾知飞快的移开眼睛,气氛有些奇怪,无端的也有些心慌。

她的眼睛里真的有星光,沈唐心跳有些加速。

又有些懊恼,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只是觉得那双白皙的手上沾了黑灰有些碍眼,怎么就成了最后帮人家擦手了。

难道是洁癖发作了?应该是的,沈唐心中想,只是眼神却忍不住往顾知那边看。

少女看着前方,不知道是看桥下粼粼的水流还是看两岸璀璨的万家灯火,平常灵动明媚的脸上—派宁静,分外的温婉美好。

无意识的揉了揉指尖,那里似乎还保留着温热滑腻的触感,他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很强烈的的冲动。

有一种清淡的香味,沈唐的脸彻底红了个通透,慌忙的把手放下,偷偷看了一眼顾知,顾知依然沉浸在风景之中,应当没有看到他偷偷闻自己手的动作。

心里有些心虚,沈唐打破沉默。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前10名完结篇(军旅言情小说甜文)

第三本:《再婚蜜爱:总裁请克制》作者:青鸾鸳鸯

简介:“咚咚,咚咚。”一串接连不息的叩门声打破了京城最大的书肆——百书斋门前的宁静,故事也从这开始

入坑指南:

慕容梓尚直望着她,那种目光,让江淼手心直冒汗。身上被他盯着的地方,好像正被人用小火在燎着,慢慢的火辣起来。就在她快要被这种感觉压得稳不住时,一把清润如泉水的嗓音忽然响起:“你叫江淼。”不是问句的问句。江淼忙回:“是。”头顶上方那道声音微顿,又道:“淮王令你入府还债。”又不是问句的问句。

这一次江淼没敢立马回答他。她挑起眼角瞥了一眼他,见他神色淡淡不似要追究她的意思,又踌躇了许久,才道:“晏王,那件衣服补补其实还能穿的。当然,”她立即正颜表态,“奴婢绝对不是想要赖账的意思,只是觉得,一件那么好的衣服,破了一角就丢了,未免太可惜。”
“嗯。”慕容梓尚不明所指的应了一声,忽而开口道,“那,‘你的晏王’找到了?”

这次是标准的问句了,还故意调高了尾音,像把无形的小钩子抓住江淼的心往外一扯。
江淼咽下口唾沫,膝盖有些发软。缩起肩膀,颤着嗓音:“王爷,奴婢,奴婢……”
“你要找的那人,与本王有关。你错把他当做了本王,混进王府后发现认错了人,接着又被淮王以还债为由把你送了回来,于是你就一直待在府里想打探那人的下落,然而,至今没有头绪。”

他每说一句话,江淼的嘴就张大一分,待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她几乎是脱口而出:“晏王,你比我家城隍庙天桥下的那个贾半仙还神呀!”话音未落,猛然抬手捂住了自己嘴巴。惨了惨了,这下惨了,心中叫苦,把他比作那个算命的瞎子,这位王爷还不……突然,心跳漏了一拍,她的眼睛越睁越大。我没看错吧?他、他是在……笑?!江淼直了眼。但见慕容梓尚抿唇浅浅一笑,那一刻,仿佛满堂的光都明亮起来。

他说:“本王记得,你当初应选的是书房丫鬟,那以后,你就留在书房吧。”“啊?”

“怎么,不乐意?”“不不不!乐意,太乐意了!”望着他微挑起的眉梢,江淼应得斩钉截铁。心头直犯嘀咕,那个什么‘知懒府’(芝兰赋)的东西,我连听都没听说过。我是怕您以后知道我不学无术难当‘重任’后,自个儿不乐意迁怒于我……那便这么定了。”慕容梓尚无视于她明显在走神的表情,点头道:“你先退下吧。”

“是。”江淼恭恭敬敬的退到门边,双脚刚一踏出去,撒开脚丫子一溜烟的不见了。淮王淮王,这次你不能见死不救呀呀呀~~~太阳从东边升起,慢吞吞的爬到头顶,然后又慢吞吞的西沉下去。待到笔上蘸的墨汁都干透了,江淼抬头,看了看左侧那双眼尾微长的丹凤眼,转过头,又看了看右侧那双水灵灵的杏眼,张了张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出声:“那个,要不我……”

“别再跟本王提你那本‘杀手锏’!”慕容梓辰几乎是咬着牙迸出的每个字。这个人缺根筋吧,还真揣着《金瓶梅》当‘宝典’了。要不是,他一瞥正乖乖端坐在江淼身边的小雪,一咬牙,要不是有小孩子在,我真想撬开你脑门看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团什么东西!“你真就一首诗都写不出?”深吸一口气,慕容梓辰以尽量不要吓到小雪的口吻问。江淼捏着笔杆,好学生一样乖乖的点头。“那你应选时的金……那个啥,是怎么默出来的?!”“嘿嘿。”江淼一听,竟然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用笔杆挠了挠脑袋,回道:“那是我在客栈里照着书写了几百遍才记住的。”

完了,破功了!慕容梓辰拍桌而起,眼睛凑到她了面前几乎快盯成了对鸡眼,咬牙切齿道:“随便什么诗,给本王来首。快――!”别让老子觉得一整天都白耗在了一个白痴身上!

江淼被唾沫星子喷得满脸都是,瞧着他的表情吓得抖了抖,半晌后,她的眸子忽地一亮,“对了,我会九九歌。”

“写!”

撇了撇嘴,江淼重新蘸上香墨,上半身几乎扑在了案桌上。

感谢大家的陪伴,记得关注我,大家有什么想说的也可以分享在评论里,小编都会看的呦!最后祝大家以后都不再书荒啦!

往期精彩内容:

古言宠文:大婚当晚,她躲在墙角小声叫:师父,他无语:叫相公

古言虐文:她双脚被砍,地牢拼死产下两子,多年后两子血洗皇宫

古代言情:她招惹了一个呼风唤雨的男人,“嘘,你逃不掉的”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4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