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名少啥意思(京城名少系列)

替婚缠情,明少宠妻无度

主角: 云诺, 明凌天

字数: 99,675

状态: 连载中 共 70 章

云诺三年牢狱出来当天就招惹到上京城的杀神明二少,也改名换姓变成他的替身情人。

为了复仇大计,她决定尽职尽责演好他的青梅白月光。

只是某天,她扮演的正主回来了,云诺拍拍屁股,收拾收拾东西转身就走

一脸冷峻的男人将她抓回来,抵在墙角, “想跑,哪那么容易?”

“我任务完成了。” “谁说的,你还欠我点东西。” “?”

京城名少啥意思(京城名少系列)

第1章 出狱

“05728!恭喜你刑满释放!”

女狱警高亢的声音让云诺回神,她理了理自己的囚服,随后垂头跟着前面的狱警往外走。

“这是你进来时的衣服和随身物品。”

狱警指着台面上的塑料筐,面无表情地说。

云诺点头道谢,取出塑料筐里面的东西,一条黑色的礼裙和一只手机。

狱警看着裙子皱了下眉,好心说:“今天外面只有五度,你这样会冻死的。”

“不要紧。”

云诺低垂着头,木然地说,随后拿着衣服去换上。

女狱警见她换好裙子出来,微微怔住,女人瘦归瘦,该有的地方一点没少,这黑色裙子将她衬得白的晃眼,未施粉黛的脸上沉静如水,坐了三年牢狱的女人倒像是哪里走出来的千金大小姐。

云诺笑了笑没再回头,大步走出去。

迎面而来得是呼啸的寒风,只站了一会儿,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冻僵了。 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出租车,云诺坐进车里才有了知觉。

“去哪?”司机在后视镜里眯眼打量她,脸上表情有些奇怪。

云诺很快做了决定:“悦城大厦。”

父亲去世,家产被夺,男友抛弃,自己只剩下这一个地方可以去了。

悦城大厦门口,这时候人来人往,不少人都拿眼打量着她,寒冬腊月的穿个裙子就往外跑,估计精神不太正常吧!云诺没有管别人的眼光,抬手按下电梯。

第五十层,5001,是她爸云弘毅送给她的高中毕业礼物。

这里她只住过一个暑假,后来就出国了,两年后回来却只能看到她爸躺在监护病房,而云家的养子冯冀新召开了股东大会,会上宣读了将云家企业的股份全部赠与冯冀新的协议。

随后,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冯冀新将她关在家里,失去了行动自由。

要不是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拼命刺伤了冯冀新,被关进监狱三年,自己估计早就被他除掉了!

电梯迅速上升,云诺还没回忆完,就已经来到门前。

可当她刚刚把手指放到指纹盘上,门内就响起了乌拉乌拉的报警声,接着便是一道冰冷的语音:

“非法闯入,非法闯入,连接中央报警系统……”

这里连报警系统都装了,冯冀新这个阴险小人猜到了她出狱会回来这里。

云诺双手直颤,咬牙就跑,狂按电梯。

可是电梯一直停在十层,还在继续向下,她等不及了,往旁边的防火门跑,厚重的防火门被她费力拉开。

她却听到了从下而上的脚步声,不只是一个人,都是粗犷的男声。

“快点,冯总说是云诺回来了。”

“她不是被判了五年?这么快就出来了?”

“谁知道,老板说是就是。”

……

云诺收回迈出去的腿,迅速藏身到门后,在短暂的慌乱后,苍白的脸上平静如初。冯冀新在这等着她呢,他是怎么都不会放过她。

她冷静地观察着所处的环境,悦城的大平层是一层两户,对向而立。

此刻,两户都是门窗紧闭,根本没有藏身之处。

脚步声越来越近。

云诺抱臂靠在墙上,眼睛则是定在了5002的门上。

她从小没妈,云弘毅对她的教导是纯男人式的,不要束手就擒,不要轻言放弃。

有一丝机会也要试!

云诺试着将耳朵贴在5002的房门前,下一秒毫不犹豫地按响了门铃。

她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非常细微的声音都能听到,刚刚她听到里面有脚步声。

楼梯间的脚步声已经停住,有人已经在推防火门了!

云诺头偏向防火门的方向紧张地注视着,身子倚在房门上,完全没注意门内的动静。

下一秒,她的身体晃荡着倒向门内,云诺连惊呼都没有,闷头闷脑地倒在一个坚硬的人墙上。

没有预料中的与地面亲密接触,她好好地站着,腰部被一双冷硬的大手桎梏住。

云诺只感觉腰要被捏断了,抬眼望去,是个高个子的男人。

一双深邃的黑眸正深不可测地审视着她,他的神色非常冷淡,好看的剑眉上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这道疤让他看起来更加狠厉无比。

此时,楼梯间的人群已经全都进来了。

男人也听到了外间的动静,脸上不动声色。

云诺不管那么多了,她索性就着他的手臂,右腿往后一伸勾着门关上。

外面的人飞快地朝着目标奔去,一时间整层楼喧哗异常,5001房间的门被打开……

5002房内,安静地落针可闻,云诺与陌生男人四目相对。

云诺这时才仔细看这人居然只围了一条浴巾,上身光着,肌肉线条流畅又有力量感,左肩处也有一道不短的伤疤,身上还冒着湿气,显然是刚刚洗完澡。

她觉得这个时候的气氛有些尴尬,正想着怎么解释一下,对面的人先说话了。

“曹总让你来的?”

声音如钢似铁,又硬又冷。

第2章 明家二少

“是,曹总让我……”云诺双唇轻扯出一个笑,“他说让我好好伺候明少。”

她记起来了,他是明家二少,人称“杀神”,无所不能。

为了不被发现,做戏做全套,云诺说完就上前几步,双手轻轻地攀上对面男人的肩膀。

外面楼道里隐约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纷杂的脚步声。

云诺对这些声音熟视无睹,脸上故意挤出娇媚的笑,双手在他的肩上游走,只是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一直漠然地明凌天哼笑出声:“不是说要伺候我?”

“还要我教你?”

有些粗粝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云诺被迫昂着头与他对视。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最后杂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前,云诺抓在他肩上的手不由地抖了一下。

男人盯着她,手一抬就将她的双手轻松地擒在手里,将人往沙发上一带。

云诺被压在他的长腿上,手被反剪在身后,姿势相当暧昧。

“伺候人可不是像你这么木讷的。”男人啧啧两声,“曹文友就是这么挑人的?”

男人手劲很大,云诺全身动弹不得,一双晶亮的星眸对上他的视线,半分撒娇半分装傻地说,

“明少,别急嘛,有的是时间。”

“还不说实话?”他嘴角的弧度变大,忽然又募地冷脸,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

“要我把外面那些人放进来吗?”

云诺被捏地生疼,额头上渗出了汗。

“别,我说。”她眼一闭,认命地交代,“这些人是我仇家派过来的,我被他们抓住就完了。”

这时外面响起劈里啪啦的砸门声,还夹杂着威胁喊叫。

“快给我开门,我们抓逃犯。”

云诺听到逃犯二字,皱眉。

“我可不是逃犯,二少。”她将上身努力靠近男人,在他耳边低语。

“开门,我知道有人在。”

“再不开门,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

云诺扭头一言不发地望着门,一边试图想要挣扎出他的禁锢。

“再动,把你扔出去。”他冷声说,眉头蹙起。

云诺也觉出了不对劲,低头一瞧他的浴巾已经松散的不行,堪堪遮住重点部位。

她迅速地撇开头,“放开我,你……”

“要我帮你?凭什么?”明凌天将浴巾一捞,重新打了个结。

他手一松,云诺重获自由,缓缓站起身,将裙子往下拉。

“你帮我,我能为你做任何事。”

云诺冷静地说,她知道明二少这样的人如果对她没兴趣,绝对不会和她废话这么多。

闻言,明凌天轻笑出声,他缓缓站起身,一把抓住她裸露的胳膊。

云诺僵硬地站着,眼神慢慢冷却,今天不是被那些人抓走,就是被这人……

就在她以为难逃一劫时,男人在她耳边沉闷出声。

“记住你说的话。”

明凌天放开她,从旁边的边几上拿起手机,拨号出去。

“阿为,叫人过来处理一群疯狗。”

电话很快挂断,不一会,门外就传来一个粗犷的呵斥声。

“都给我滚!”

“这是明二少的房间?”

外面的动静瞬间没有了,之前吵吵嚷嚷的一群人灰溜溜地散开。

“明二少的名号还真好使。”云诺暗自思忖。

明凌天压根不关心外面如何了,只是看着咬唇站着的女人。

密码锁响起开门的声音,云诺下意识地看着门的方向。

“我的人。”明凌天掀起眼皮。

阿为进来就看见一男一女默默对视的画面,他咦了一声。

“二少,这是?”

待他看清楚云诺的面目,“啊”了一声,想说什么,被明凌天制止了。

“出去。”

阿为噤声,迅速转身,又听到那位爷说:“叫人送几身女人衣服过来。”

他连声说是,关门前还瞄了一眼女人的背影。

外面的随从见他这么快出来,好奇地追问:“真的有女人在二少这?”

阿为摇摇头,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像伊小姐。”

房间里,明凌天勾勾手指,指着洗手间的方向。

云诺懂了,咬牙去洗澡。

出来时却发现在沙发上摆着裙子和大衣,明凌天则是西装革履,他指着衣服说,

“换上。”

云诺去洗手间换上衣服,尺寸恰如其分,像是为她量身定制,她认出这是某品牌的作品,价值不菲。

出来才注意到明凌天的西装也是灰蓝色,他手上还挽着大衣,看起来马上要出门。

他回头凝视着焕然一新的女人,肌肤通透,脸上白里透红,长裙下笔直白皙的长腿若隐若现,之前的苍白和疲累一扫而空。美中不足的是她没化妆。

如果化了妆,她和小颜就不只是七分像了。

“云小姐,记得你说过的话。”他嘴角勾起,眼睛钉在她脸上。

云诺哑然,上京城的明二少果然是神通广大,才几分钟就查到她是谁。

“绝不食言。”她眼神坚定。

在人称“杀神”的明二少面前, 她也耍不出花样。

就连冯冀新在他面前也只是个小喽喽。

“跟我走。”

明凌天指了指自己的手臂,云诺知趣地挽上去。

第3章 你以后就是伊颜

来接他们的是之前进来的阿为。

阿为看见云诺,眼神再一次呆滞,一时忘记挪开眼睛。

“你眼睛不要了?”明凌天坐进车里,冷声丢下这句。

阿为赶紧撇开视线,坐进驾驶座。

车上静默无声,只有明凌天手上轻敲着金色打火机。

半饷,云诺听到他说:

“你以后就是伊颜,记住了吗?”

从开始到现在,明凌天只有说伊颜这两个字时带了点情绪。

“伊颜?”

前面的阿为有些讶异,在后视镜里莫名看了一眼这位长得和伊小姐七分像的美丽女人。心中暗暗叹气,刚刚看她穿的伊小姐的衣服就像她本人一样,可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

伊小姐说话从来都是温柔如水,不像这位声音里都是冷调。

“你的新名字。”明凌天的大手骤然将云诺拉到身边。

云诺被迫被桎梏在他怀里,这次她没有任何要挣脱的意思,只轻轻地点头:“我知道了。”

伊颜到底是什么人?她心里暗暗揣度,想起刚刚那个阿为看她的眼神,云诺猜想她和这位伊小姐长得有点相似。

“云诺已经死于今天早上闹市区的车祸。”明凌天的声音听起来比外面的寒冰更冷,“伊颜是我的未婚妻。”

云诺抬眸看进他眼里,有隐隐的狂热和迷恋。

他一定很爱这个叫伊颜的女人。

她没入狱前,听坊间八卦,明二少年少从军,轻易不露面,有位美貌至极的青梅竹马,后面不知何故,二少退伍接管明家,那位青梅也不知去向。

未婚妻?这个伊颜应该就是那位不知去向的青梅吧,云诺脑中瞬间活络了。

看来明二少是要她做伊颜的替身。

很好,云诺需要一个方便行事的身份,顶着明二少未婚妻的名号,冯冀新不敢动她。

“好。”云诺目不转睛地和明凌天对视,“我就是伊颜,如果我想做什么事情,你会支持我吧?”

既然她答应了他的条件,她总要有些好处。

明凌天没有看她。

“可以,只要你做好自己的本分。”

云诺瑟缩了一下,偏头看向另外一边,心中揣度着接下来的计划。

她暂时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熟悉一下她的喜好吧。”明凌天见她不专心,有些不悦,“她很黏我,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他从手机里调出照片和满满的备忘录,尽数呈现到云诺眼前。

“拿着慢慢看。”他把手机塞到她手中。

手机里的女人照片很多,从青葱少女到成熟的女人,各个阶段都有,张张笑颜如花,伊颜和她有七分像,尤其是眉眼特别像,都是瘦削的身材,初见一张背影照片,她真以为是自己。

她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伊颜的右眼角下面有颗泪痣。

她看的差不多了,将手机还回去。

“这是你的手机。”明凌天推给她。

云诺明白了,这恐怕是伊小姐的手机。

车子最终在一处灯红酒绿的地方停下,这里地势开阔,好像是山上,却有一座张灯结彩的房子在大迎宾客。

云诺搂着明凌天的手臂,施施然步入正厅。

她瞟到正门处写着曹氏私宴。

明凌天在她耳边低语:“跟着我就行。”

云诺点头,她对这些私人宴会并不陌生,她还是云家大小姐的时候,以前经常出席各种社交场合。

“云诺?”一道惊讶又做作的女声传过来。

云诺就算死也听得出这是明以心,和冯冀新勾搭在一起的女人。

这对狗男女肯定是一起来的,不用说冯冀新也马上会来相认的!

想到这里,她对上明凌天意味深长的目光,轻柔地笑了笑,故意把声音放柔:

“我肚子饿了。”伊颜应该是这么说话的。

明凌天很满意她的表现,不过提了一点小意见:“她喜欢叫我凌天。”

云诺从善如流:“凌天,我要吃那边的寿司。”

那道莫名的女声被完全忽视了,明以心不服气,端着酒跑到一个瘦高的男人身边,悄声在他耳边说:

“冀新,我看到云诺那个女人了。”

冯冀新陡然转头,眼睛四下寻找起来。

“你看那边,那个。”明以心手指着自助餐区,云诺正在大快朵颐。

牢狱生活枯燥,哪里有这些东西吃,她当然要好好享受美食。

冯冀新一眼就看到了人,眉头蹙起,眼神阴鹫,今天白天让她跑了,没想到她还敢出现在这里。

他几步走到云诺面前,将她的手一抓,却又露出一抹笑。

“小诺,你出来了怎么不来找我?”

云诺正眼都不看他,嫌恶地扫开他的手,唯恐避之不及。

三年前那几刀怎么没扎死这个贱男!

她朝着那边大喊:“凌天,他把我抓疼了!”

明凌天闻声丢下和他说话的人,隔了一段距离就冷声斥责:“松手。”

冯冀新被这一声冰冷的呵斥怔住,看向面色冰冷的男人。

“明,明二少?”他惊呼。

冯冀新眼神阴鹫,可是一触到明凌天的眼神就讪讪地住嘴了。

“二少,这女人是我的妹妹,之前犯了错坐牢刚刚出来……”他舔着脸解释。

坐牢的话一出,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云诺身上,也有人认出她是以前云氏矿业的大小姐云诺指指点点。

一时间大厅内满室喧哗。

明以心嘴角得意地翘起,也不忘添油加醋:“小诺,你出来就好了,跟我们回家吧。”

云诺瞟了几眼站在一起的冯冀新和明以心,见不得他们一副假好人的样子,直接开怼:

“回家?你们是哪跟葱?”

“我可不认识什么路人甲。”

“你们在说什么,这是我未婚妻伊颜。”明凌天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拉着云诺的手。

他的话又是惊起议论声声,大家都知道这位伊小姐,是明家收养的孩子,从小和明二少形影不离。

“二少?”明以心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她也是明家人,只是不是明家主家。

明凌天根本不搭理她,软声问云诺的手有没有被捏疼。

“二少,这个真的是……”他还不甘心,云诺他怎么可能认错,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化成灰也认识啊。

明凌天锋利的眼神杀过来,之前议论纷纷的人都自动噤声。

“凌天,我不喜欢这两个人。”云诺挽着他的手娇声说。

第4章 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

闻声而来的主人家曹文友也听到了,看到明凌天脸色冷厉,立即说:

“冯总,明小姐,请两位慢走。”

冯冀新盯着云诺,脸色难看,明以心好不容易才拉着他出了门。

明二少的未婚妻在曹文友的宴会上露面的消息瞬间蔓延开来。

冯冀新第二天一早就在报纸上看到了大幅照片。

他盯着照片上和明凌天站在一起的女人,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就是云诺,她怎么攀上了明二少还改了名字?

想起昨天他被扫地出门的羞辱,冯冀新又异常恼怒。

明以心从楼上下来,看见他盯着云诺的照片,撇撇嘴。

“哟,报纸都被你盯出洞来了。”她从他身后没好气地抢过报纸,瞪着冯冀新。

冯冀新正想着事情,也就随她了,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这个女人肯定是云诺。”明以心也盯着报纸说,“看这鼻子,这眼睛……”

明以心自言自语,暗自思忖起现实问题,冯冀新似乎对云诺还有点心思。

她跟着冯冀新五年了,现在都没领证,连这里的佣人都只称呼她一句明小姐。

冯夫人的位置一直空着。

明以心扔下报纸,却被电视上的新闻吸引住了。

早间新闻里是一个车祸现场的报道:

【昨天早上10点在中雅大道高速出口发生了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事故造成一名年轻女子当场死亡,女子身上没有任何证件,穿着一件黑色裙子,经过初步比对,女子名叫云诺……】

明以心死死地盯着那条黑色裙子,她不会认错,这是云诺三年前被抓时的穿的裙子,全球限量款,亚洲只有她这一件。

云诺真的死了?那宴会上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明以心皱眉。

冯冀新当然也看到了新闻,他眼神阴鹫地望着电视,

这条裙子让他想起当年云诺刺伤他时的样子,现在想想依然觉得痛在心口。

不知好歹的女人!

只是他才不愿意相信这女人死了。

冯冀新扭头过来看着明以心,“你最近还是回明家吧。”

明以心一愣,“你赶我走?”

“哪里舍得。”冯冀新金丝边眼镜下的双眼尽是精光,“明二少的未婚妻回来了,你们家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明以心这才恍然大悟,他不相信云诺死了,还要去试探那个伊颜。

说走就走,吃完早餐,冯冀新就送明以心回家。

明以心父母在家里坐着,见到长期不回家的女儿很惊讶。

“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和冯总吵架了?”

两夫妻同时说。

明以心白了他们一眼,在沙发上坐定才说:“回来看看你们不行吗?”

“哦。”

他们等着她的下文。

“爸妈,你们知道二少的未婚妻回来了吧?”明以心旁敲侧击。

“新闻都爆出来了,当然知道。”明强瞄着女儿,知道她肯定在谋划什么。

明以心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他频频点头。

去明二少跟前露露脸,他当然愿意。

一个小时后,明强带着妻女出现在明凌天的公寓前。

明强整了整衣服才鼓足勇气去敲门。

他平时就在明家下面的小公司做个小职员,哪里有机会见到二少。

可惜,房间里面这时却只有云诺在,她刚刚一个人吃完早餐,慢吞吞地去开门。

打开门,云诺轻掀了下眼皮,抱臂看着明家三口。

明强以前见过云诺,明以心经常和云诺一起玩,他自然认出来了。

“云诺?” 他吃惊地叫出声。

明以心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女人的反应,哪知道云诺脸上冷若冰霜,木着一张脸,纤纤十指触动了一下门内的按钮:

“来人。”

明家三口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一秒,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站到了门前,为首的人紧张地问:

“伊小姐,怎么回事?”

云诺手指一抬指着明以心一家,“这里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

明以心哪里忍得了她这么骂人,刚想开口骂回去,只是看到这几个保镖就闭嘴了,急忙指着手中的礼盒,表示是来给伊小姐道歉的。

保安狐疑地看着他们。

明以心灵机一动,想起旁边的房子以前就是云诺的,只是现在变成冯冀新的了,忙说:“我们也是这里的住户,5001就是我男朋友的,邻居之间互相走动走动。”

闻言,云诺的脸上绽出微微笑容,指着对面说:“哦?原来还是邻居?”

明以心见她说话了,暗暗得意,她就不信云诺不会露出马脚。

“对啊。”她向前一步,将手中的礼品放在地上,“这些是我和冀新的一点小意思,昨天冲撞到你了,你是二少的未婚妻,我应该叫声嫂子的。”

按照明家族人的辈分,明以心是要叫明凌天哥哥,只是这关系疏到十万八千里了。据说是明以心的太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和明凌天祖上是堂兄弟。

“是妹妹啊。”云诺看都没看礼盒,只是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妹妹,既然你住5001,我能去参观参观吗?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

明以心没想到她提出这么个要求,愣了一下就赶紧给冯冀新打电话。

她不知道这里的密码。

云诺静静地等着她问密码,也不揭穿她,心中暗嗤,明以心跟了他这么多年连他常用的密码都不知道。

好在很快她就问到了密码,云诺亲眼看着明以心输进去六位数- 000122.

是云诺的生日,难怪她脸色铁青。

“伊小姐,这里我也不常来住,你知道的,我男朋友房子比较多……”明以心瞬间收起难看的脸色,习惯性开始炫富。

云诺全程脸色没什么波动,四处扫了几眼,这房子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改动,她甚至瞥到主卧梳妆台上还有她用过的瓶瓶罐罐。冯冀新只是叫人装了最新的监控和安防设备。

“装修不错。”她最后出门的时候做了个点评。

云诺举重若轻的态度,让明以心摸不着头脑,她心里也拿不准这女人是不是云诺,只眼睁睁地看着5002的门被关上,他们送的一大堆礼品被云诺一脸嫌弃地赐给了保安,他们连明二少家的门槛都没迈过去。

那几个保安站那像几个粗壮的钢铁柱子。

明以心带着父母讪讪地走了,回到家还被明强数落了一顿。

明以心恨得牙痒痒,不过她不急,她一定能找到机会对付这个女人。

第5章 第一次

晚上十点多,云诺在客厅等着人回来。

阿为打来电话,明二少今天晚上会回家,意思就是让她接驾。

昨天晚上她本来以为明凌天会让她履行未婚妻的义务,结果他人都没回来。

云诺乐的自在,一个人独享大床。

今天她可能逃不掉了。

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努力做好伊颜。

云诺洗好澡,穿上了一身真丝睡裙。

裙子前胸开口很低,两条细带勾在肩上,背部大片裸露。

她在穿衣镜前凝视着自己,脑海中闪过伊颜的照片和视频,女人的一颦一笑,甚至是声音的语调,云诺都牢记在心中。可是摆了几个姿势,她不满意。

伊颜应该是被明家娇宠着养大的,天真烂漫,连声音都能漫出水来。这样的女人和她太不像了。

云诺拿起手机又看了会她的照片,转身去梳妆台拿起眉笔在右眼角下点了一点。

她满意地照着镜子。

现在更加像伊颜了。

外间有门锁打开的声音,云诺拿着眉笔的手一顿,他回来了。

心里扑通跳了一下,她还是紧张了。

“你在这?”明凌天打开了房门,显然是在找她。

云诺募地转身,将眉笔放下,展颜:“凌天,你回来了。

她想伊颜见到他一定是温柔地笑,于是俏生生地小步跑过去,抓住他的手,两眼盈盈有光。

明凌天目光沉沉,捏住她的手放在手心,就着昏黄的灯光细细地看她。

他看到了女人的眼角那颗黑痣,明知道不是真的,他就是更加难以自拔。

仿佛伊颜真的回来了。

“洗过澡了?”言语中带着亲昵。

云诺知道她演的不错,笑得更加甜美,“在等你啊。”

她给他解开领带,纤细的手指继续解着衬衣……

明凌天在她额上印下轻轻一吻,止住她的动作,“我先去洗澡。”

云诺看着他去了浴室。

浴室的水声淅淅沥沥,每一滴似乎都滴进她心里。

明凌天出来的时候,她在床上发呆。

他手上拿着毛巾在擦头发,眼角早就瞥到有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是伊颜这时候早就扑过来要给她擦头发了。

呵,到底还是不一样。

云诺只发了一会呆,快速进入伊颜状态。

“我帮你擦。”她从那边挪过来,接过他手里的毛巾。

明凌天深深地盯了她两眼,云诺熟视无睹,几乎是半趴在他背上给他擦头发。

他只感觉到背后若有若无的软绵,喉结微动。

“小颜。”明凌天将人压到身下。

云诺手中举着的毛巾被带着落到了她脸上,遮住了眼睛。她眼前一片黑暗。

明凌天要拿开,被云诺止住了手。

她将毛巾按在脸上,在脑后打了个结,“看不见也很有情趣,试试。”

男人粗重的呼吸在她上方,好在他看不清她的脸,她不想扫他的兴。

明凌天似乎被她说服了,全程没有拿开毛巾。

云诺只感觉上了云端,又被抛掷到地面,云霄飞车一般的感觉。

结束后,她背转身去,毛巾下的眼泪已经被擦干了。

明凌天凝着她瘦削的背影有一瞬间的怔愣,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

她在监狱应该过得不轻松。

刚刚不经意间碰到她腹部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以他的经验,这道伤疤是利器所致,不是很久远的伤口,近年才有的。

次日,云诺忍着酸痛起来,身旁一片冰凉,她知道明凌天没在这里睡。

换好衣服出去,在客厅见到他已经在餐桌前吃早餐。

云诺非常尽职地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明凌天挑眉:“你有什么要求吗?”

这是他和云诺说话的口吻,不是和伊颜说话。

云诺明白他的潜台词,她的初夜可以换个好价钱。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她收起温柔的笑意,眼中有点咄咄逼人的冷意。

明凌天点头。

“先帮我拿回旁边的房子吧。”云诺直视他,“但是我有个条件,房子不能用钱去买,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要他送回来给我。”

这个他自然是指冯冀新。

明凌天明了她的意思,只是诧异她只要了一套房子。

“不要别的了?”

“慢慢来,来日方长。”云诺主动坐到他腿上,勾着他的脖子,笑容冷冽。

明凌天黑眸微眯,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行吧,下次。”

早餐结束后,明凌天离开公寓,云诺又做回了自己。

明凌天前脚刚走,她后脚也出了门。

云诺戴着大大的墨镜,小脸被遮去大半,头上还有一顶鸭舌帽。

“去民心疗养院。”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怪异地看了一眼:“哪个民心疗养院?”

云诺墨镜下的黑眸转了转,“城东那家。”

她还真不知道还有别的民心疗养院。

“你不知道那疗养院一年前发生了火灾?”司机掉转头看她。

云诺怔住,疗养院发生火灾她想都不敢想,云弘毅之前已经是半植物人状态了。

“小姐,你还要去吗?”

司机的催促让她回过神来,云诺不死心,要亲眼去看看。

她依然让司机去了疗养院。

当司机指着那一栋歪歪扭扭的房子说这就是民心疗养院时,云诺泪盈于睫。

她让司机等一下,自己去去就回。

云诺走进荒废的地方,现在剩下的只有疗养院主楼的半壁残骸,白墙都长满了青苔甚至有野花,钢筋裸露,墙皮剥落,可想而知那时候的火有多大。

她爸爸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云诺墨镜下的眼眶都是泪。

“你找什么?”一道苍老的声音让云诺止住了悲伤的臆想。

云诺转头看到后面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拄着拐杖,眼光浑沌。

“这里早就没人了。”他觉得奇怪,“姑娘你是来干什么?”

“这里发生过什么?” 她声音哽咽,还想再次确认一下。

“起火了,火还不小,你看,就从这栋楼东边开始烧起来的。”

老人摇头叹气,似乎是想起了当初的场景。

云诺顺着老人的手指看去,他指的那个方向正是云弘毅住的方向,她曾经也从这个角度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这栋楼。

“等等,我能问问当时这里有生还的吗?”云诺抹了把眼泪。

老人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具体不知道,不过听说很少生还的吧。”

云诺心中最后的希望也在破灭,眼中一片死寂。

她怔怔地再次坐上出租车。

“小姐,回去?”

“不,去大华银行。”

第6章 大华银行的保险箱

出租车司机听到大华银行,再次在后视镜里多瞧了云诺几眼。

这个女人竟是去一些不太正常的地方,现在她戴着墨镜,他都能看出她在哭。

民心养老院已经被一把火烧了,大华银行倒是还好好的存在,只是这里并不开放任何私人提款业务,而且大华银行地处偏僻,在一处很窄的小巷子里。

那地方一点都不像是正经的银行。

“不走吗?”云诺望着窗外擦眼泪,从手袋里摸出一叠硬钞,“给你加钱。”

昨天明二少让阿为送过来现金,还有伊颜的证件,她瞬间重获新生。

司机接过大钞,顿时踩下油门,还一边笑着说:“我今天就给小姐做专职司机了,想去哪里都行。”

云诺未置可否,让他快点去银行。

司机有了这叠钞票为动力,不再计较他去这么偏僻的地方,还侃侃而谈。

“小姐,大华银行可不是一般的银行啊,您去那里干什么?”

云诺不答,普通人当然不知道大华银行的玄机。

这里确实不是正经的银行,更像是有钱人的保险箱。

“哦,去拿点东西。”她已经整理好情绪,轻描淡写地说。

一路无话,司机开到最靠近银行的巷子口,贴心地给她拉开车门。

云诺神色凝重地穿过巷子,找到大华银行那个低调的牌楼前。

大华银行历史悠久,就连建筑都是古建筑,云弘毅在存进这些东西之前曾经带她来过。

她记得那时候才不到十岁,云弘毅牵着她的手,笑着说:

“诺诺,爸爸给你准备的结婚嫁妆都在这里面了。”

“我才不结婚呢。”她傲娇地撇撇嘴,“我要和爸爸永远在一起。”

“呸,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说,我们诺诺这么漂亮,很多男孩子会求着娶的……”

云弘毅当时满脸幸福,说要亲自交给她。怎么都想不到她要自己来取,不是因为结婚而是因为迫不得已。

银行的保安将她拦住,要核实身份信息。

这里是会员制,不允许任何没有保险箱的人进入。

云诺取下墨镜,自己对着屏幕刷脸,她心中有些忐忑,怕出意外,毕竟云诺这个名字被明凌天暂时取消了,她现在是伊颜。

不过她多虑了,这里的系统似乎不受影响,她的脸通过了。

她找到保险柜,这里看不到半个人影,自动化程度很高,整面墙都是一个个小格子。

云诺在底部的屏幕上输入了保险箱号和密码,之前静止不动的墙面开始滚动,发除轻微的咔哧声,顷刻,一个铁灰色的柜子伸出来,停在适宜的位子。

“请再次输入密码。”

保险柜系统再次提示,云诺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拳,等了一会才抬手输入密码。

密码输入完毕,保险箱应声而开。

云诺皱眉地看着保险箱里的空荡,只有薄薄的一个大信封,旁边倒是有一个首饰盒。

她先打开信封,薄薄的纸上写着一个账户名和密码,是明华银行的存单,还有一个信托合同,所有的受益人自然是云诺。

她又打开首饰盒,差点被亮瞎了眼。

里面是一颗未经切割的天然粉钻,份量很重,不少于20克拉。

云诺的眼眶微微湿润,云弘毅这个老头怎么知道她就喜欢粉钻呢。

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伤春悲秋,她将所有东西又放回去。

钻石,她现在不需要,钱,她倒是要去拿出来。

不知道云弘毅预留了多大的账户,想来也不会太少。

开完她自己的保险箱,云诺犹豫了一会,才再次触碰屏幕。

凭着记忆她输入另外一串账户和密码。

和之前不一样,四个很大的箱子移动到她面前。

原来这里的保险箱还分大小!

打开这几个保险箱,她确是目瞪口呆。

里面堆满了现金和黄金,现金都是美元,一层层的金条堆叠在一起,光芒可不比那粉钻弱。

云诺脑中飞快地计算着,这些东西合在一起价值不菲。

几个上市公司可能都能买下来。

云诺当下没办法将这些东西带走,匆匆关了箱子。

她深吸一口气,从大华银行走出去。

之前那辆出租车居然还等在巷子口,云诺自然还是坐上了这辆车。

“小姐,你还要去哪里?”司机殷勤地问。

云诺想了想,“女子监狱。”

“……”

纵是见多识广的出租车司机还是滞了滞,这女人去的地方一个比一个怪。

司机大哥看在钱的份上,还是很快将她送到女子监狱。

云诺熟门熟路地先见到了监狱长。

“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女狱警皱眉,她可不太喜欢看见出去的人。

“这是借您的钱。”云诺拿出钱,刚刚好是那个借的数目,“另外我是来见琴姐的。”

女狱警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这些小钱她也没指望着她还回来。

不过琴姐可一般不愿意见人。

“您就说是我来了。”云诺看出她的想法,笑着解释。

女狱警进了里面,一会果然出来对她说:“她出来了。”

云诺对着镜子看到满头白发的女人带着镣铐走出来,那女人抬起眼却是犀利的眼神,脸上几乎没什么皱眉。

“琴姐。”她拿起电话。

琴姐瞥着她,没急着说话,手在玻璃上划了几下,写了个符号。

云诺心领神会地点头,“我去过了。”

琴姐自然知道是哪里,笑着拿起话筒。

“里面是满的?”

云诺笑了,那些钱和金条都被码得整整齐齐,没有被打乱的迹象。

琴姐也笑:“丫头,这些东西我是用不到了,我知道你不一般,能给我挡那一刀,救我一命,这些就全部给你吧。”

云诺怔住,当初帮她挡刀不过是想在监狱里求个靠山,没想到她会这么重谢。

“琴姐,这些太多了,而且,我现在不缺钱。”

“你不缺是你的事,我要给,那是我的心意。”琴姐的语气一贯的威严,不容置喙。

云诺和她默默对视几眼。

“走吧。”琴姐很干脆。

“等等,你还有什么事想做吗?”她知道琴姐因为走私被判了无期,那个走私集团就是臭名昭著的“黑街”组织。

没人知道黑街的幕后老板到底是谁,四年前在境内的网点被一网打尽,琴姐承认自己是幕后黑手。

别人怎么想云诺不知道,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琴姐会是黑街的老大,琴姐的故事可能比她的复杂很多。

~前往公众号~:(长按屏幕然后复制更方便)

————

满满阅读

————

发送消息

替婚缠情,明少宠妻无度

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4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