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旗泡弟论坛泡弟(彩虹旗论坛泡泡弟)

彩虹旗泡弟论坛泡弟(彩虹旗论坛泡泡弟)

本故事已由作者:六喜,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你跟我弟谈恋爱吧。”

我本来正优雅地搅弄着咖啡,被徐谨盼这么一吓没拿稳咖啡勺瞬间破功。

我瞪了她一眼:“赔我白衬衫。”

徐谨盼继续自说自话:“你要是当了我弟媳,别说一件白衬衫,三五十件我都给你买。”

虽然我知道能跟我玩到一起的,不是什么正常人,但我确实无法理解徐谨盼的操作。

我无奈道:“我跟徐谨弋差了六岁,咱俩从小玩到大,我就差看他穿开裆裤了,你现在让我俩在一起?你到底不是我亲闺蜜啊,还是不是他亲姐啊。”

听到我质疑她的好心,徐谨盼瞬间来劲了。

“他成年且单身,你母胎单身,你俩天作之合啊!”

我礼貌微笑:“你是不是对天作之合四个字有什么误解。”

徐谨盼一副我不识好人心的表情。

“你为什么想让我跟徐谨弋在一起?”我问。

“当然是因为你有钱了。”

……

如果我俩不是好朋友,她说完这句话,我应该把她打出我的咖啡馆。

徐谨盼对我进行了一波安抚:“我本来打算亲自吃你的软饭,但现在这不处上对象了嘛,我就寻思着肥水不流外人田,让我弟吃一吃也行。”

我立刻对她进行了反驳:“你确定你能跟你第二十一个真爱白头到老,永结同心?到时候分手不还是得我带你商场购物、餐厅消费、酒吧蹦迪、飞到大理对着洱海把眼泪流上好几滴。”

“我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成天就知道击剑,我怕他将来被人欺负,要是有你这个好老婆,我就能安心出嫁了。”

我翻了个白眼:“就你这个文能骂街不重样,武能策马上梁山的能力,你弟能被人欺负?”

被我戳穿的徐谨盼索性破罐子破摔,她把她手机往我的方向推了推:“你到底觉得我弟弟怎么样嘛!”

我叹了口气:“你弟很好,但你做我大姑姐我有点受不了。”

见我25岁还是单身,贴心闺蜜大手一挥,把她弟弟送我做老公

2

我们家跟徐家是世交,我跟徐谨盼出生之前,俩家甚至约定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就定娃娃亲的那种好。

所以两家人没事总是一起吃饭,尤其是像徐谨弋十九岁生日这种大事,更要聚在一起。

不知道是因为徐谨弋长大了,还是因为徐谨盼的话让我第一次以看待男人的视角,而不是以弟弟的视角看待他。

我发现徐谨弋竟然不知不觉比我高出一个脑袋,剑眉开阔,鼻背挺拔,下颌棱角分明,这么一张男人味十足的脸,偏嵌了一双含情桃花眼,活脱脱一个蓝颜祸水的长相。

我忽然觉得徐谨弋不该做个击剑运动员,这张漂亮脸蛋儿被遮住实在有点可惜。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弟不错?”

徐谨盼忽然在我身边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我的情绪没收住,不小心被口水呛到咳嗽了两声。

徐谨弋径直走到我身边,把手里的水杯递给我关切道:“小心点南一姐,小时候就经常被口水呛到,怎么长大了还是没有长进。”

旁边徐谨盼的表情很精彩,如果非要我形容大概就是一脸姨母笑看到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八卦那种表情。

我跟徐谨弋很默契地冲她比了个握拳的手势,发现对方也是这个手势后,我俩对视尴尬一笑。

徐谨盼脸上止不住笑,嘴里还在调侃:“你们俩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友情、亲情通通靠不住,都要给那个什么情靠边。”

我瞪了徐谨盼一眼,然后发现徐谨弋的表情更加精彩,他像是有点着急,还有点乞求地看向徐谨盼,绯红从下颌线慢慢晕染到耳朵后。

“小弋,你怎么脸这么红?很热吗?我把空调调低一点?”我问。

话音刚落,没等徐谨弋开口,徐谨盼笑得前仰后合,嘴巴大得像是能一口吃掉一个小朋友。

正在这时两家父母来了,徐谨盼这才平静一点。

她擦着笑出的眼泪凑到我身边小声道:“你不愧是能母胎单身到二十五的人。”

我皱着眉头推了她一下,说话就说话,怎么还人身攻击呢!

3

饭吃了差不多,徐谨弋起身要去赶下一场跟朋友们一起的聚餐。

全桌的人看向徐谨盼,示意她去送徐谨弋。

没想到这货一秒都没犹豫,抄起两位爸爸喝剩的白酒一饮而尽。

然后她抹抹嘴笑嘻嘻道:“我喝酒了开不了车,南一去送吧。”

我就这样半强迫半自愿地当了司机。

我跟徐谨弋之间的氛围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我觉得我是姐姐理应率先打破沉默。

“生日快乐,小弋,南一姐送你的礼物还在路上,等邮到了姐立刻给你送过去。”

徐谨弋转头朝我绽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南一姐。”

等到了地方,徐谨弋解开安全带问:“南一姐要不要进去跟我们玩一会?”

我摇了摇头:“你们都是年轻人,我去该放不开了。”

徐谨弋小声嘀咕:“都是同龄人,干嘛装得这么老成。”

我被他气笑了,抬手推了推他的脑袋:“小兔崽子,我比你大六岁,说我装老成。”

徐谨弋梗着脖子:“你也才二十五岁,比我姐还小几个月,干嘛一口一个姐姐着急跟我划清辈分啊。”

我确实没那么老,但我没他年轻啊,我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去,主要是还有你的朋友,你不怕被我打扰,不代表别人不怕被我打扰。”

我觉得我已经要说服徐谨弋了,我的那句“乖,姐姐下次再陪你玩的话已经要说出口了。”

结果就听徐谨弋说:“他们都挺想见见你的。”

我不解:“什么意思?他们为什么知道我?”

我清晰地看到徐谨弋眼神中有一丝慌乱,他明显现场编了一个理由。

“大家听说了你的致富故事,都是跟你取取经,谁不喜欢美女富婆呢?”

我虽然还有些犹豫,但徐谨弋的表情还算诚恳,我只能半信半疑地跟他下了车。

4

我俩刚一进门,一个女生脸上都要笑出一朵花来,蹦蹦跳跳地朝徐谨弋跑了过来。

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满脸姨母笑看向徐谨弋,可徐谨弋却表情冷淡地往我身后躲。

女生看见我,脸上的表情变得失落,难道小两口吵架了?我暗暗思索。

徐谨弋今天来就是让我代表婆家人考察一下他的小女朋友?

我叹了口气,这个徐谨弋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若是遗传了她姐半点谈恋爱的功底,也不至于把小女朋友弄得这么难堪。

我出来打圆场:“大家好,我是徐谨弋的姐姐,大家跟着小弋叫我南一姐就可以了。”

有个小胖子立刻给我腾出了一个位置,徐谨弋拽着我的胳膊想跟我一起坐。

我皱着眉头,心里吐槽这小家伙也太不懂事了,还不跟小女朋友坐一起。

我先强行给徐谨弋安排了座位,然后坐到了小胖子身边。

刚一落座,我就听小胖子喃喃道:“徐谨弋最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了,怪不得今天肯来。”

我有些疑惑:“没看出小弋不喜欢热闹啊,我们约着出来吃饭的时候都很积极。”

小胖子笑了笑:“那是因为有姐姐你在。”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坐了一会之后,我趁着上厕所的功夫把账结了,就打算悄悄走人。

我在现场大家明显放不太开。

等我回去打算跟徐谨弋打个招呼就走的时候,我发现场上的气氛很尴尬。

徐谨弋冷着脸,他的小女朋友正在旁边小声啜泣。

看见我回来,徐谨弋起身拉着我的手,撂下一句:“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然后拽着我往外走。

“单我已经买完了,你们玩得开心。”我话没说完,人已经被徐谨弋拽出饭店了。

5

其实到现在我已经有点生气了,先是不清不楚让我来参加他的朋友聚会,然后又不清不楚把我拽出来,手都给我拽红了,他还不松开。

不过该说不说,他的手又纤细又漂亮,掌心又很温暖,很适合牵手,喂,赵南一,你疯了吗!?他是你弟弟!弟弟啊!

“把手松开。”我皱着眉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徐谨弋虽然把手松开了,但他脸上写满了不情不愿。

我坐上了车然后问:“为什么让我来你朋友的聚会?那个女孩又是怎么回事?”

徐谨弋本来还想糊弄我,但见我表情严肃,于是他正经道:“肖果是我高中同学,她从高一开始跟我表白我就拒绝她了,但她不死心还继续死缠烂打,这回更过分,她找了高中同学,说是要帮我过生日,实际上就想道德绑架我,让我答应跟她在一起。”

“原来如此,”我点头:“我看那个小女孩漂亮、青春、又活泼,你们两个很配啊。”

“我呸!”

我被孩子突如其来的叛逆吓了一跳,我侧着脑袋看他:“这还是我一向温顺的小弋弟弟吗?”

徐谨弋避开我的眼神看向窗外:“我只是太烦了,我明明已经跟她说了好几遍我有喜欢的人了,可她还是不顾我的感受贴上来。”

我准确地抓住关键点,把车停在路边惊讶道:“你有喜欢的人了?谁啊!?”

我已经想着把徐谨弋送回家后,掉头就去找徐谨盼,这么大的八卦不分享出去怎么能有加倍乐趣。

没想到徐谨弋居然反问:“南一姐觉得我为什么带你去聚会?”

“你不是说你的朋友们想见见我嘛。”

徐谨弋表情古怪地看着我摇了摇头2。

“还能因为什么,总不能因为你喜欢的人是我,你带我过去让肖果死心吧……”说完我自己都觉得很荒谬,没忍住笑出声。

然后我一转头,撞上徐谨弋那张无比正经严肃的脸,说着我令我无比震惊的话。

“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南一姐。”

6

吃瓜吃到我自己,把徐谨弋送回家后,我火速踩油门到徐谨盼的快乐老家。

硬生生把她从卡座里拽了出来。

我俩坐在附近的公园长椅上,我说:“你弟疯了。”

徐谨盼喝了口奶茶,眼睛还在看着不远处正在打篮球的少男们。

“对对对,他疯了。”

我叹了口气,然后拍了张她花痴的照片。

“如果你再不认真听我说话,你这张,包括刚刚在酒吧偷拍的那张,都会出现在你男朋友的微信里。”

徐谨盼立刻回神:“我听见你说的话了,你说徐谨弋那小子疯了。”

“你不惊讶,不好奇吗?”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无非就是他跟你表白了嘛。”

我更震惊了:“你居然知道!?”

徐谨盼老成的表情就像结了三回婚又离了三回一样。

“只要有你的地方,徐谨弋那小子眼睛都快贴你身上了,对你比对我这个亲姐好一万倍,在你眼里他温柔体贴,听话乖巧,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欠揍的混蛋,你说我能发现不了嘛。”

“说实话。”

徐谨盼这个大嘴巴,要是真早就发现了,我不信她能憋到现在。

徐谨盼一脸被戳穿的尴尬:“那什么,就昨天,我跟混小子聊天,也就顺嘴一问,结果他没藏着掖着,直接跟我说喜欢你。”

我把前因后果串了起来:“所以你今天在咖啡馆试探我?”

说到这个徐谨盼一脸委屈:“我好心好意帮徐谨弋打探一下你的态度,还用手机给他直播,结果他倒好,说我给他帮倒忙,还跟我生气了,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姐!”

我立刻指着徐谨盼:“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徐谨盼梗着脖子:“什么叫把嘴巴放干净点,我们家小弋怎么了?一米八五大高个儿,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著名击剑运动员,追他的小姑娘可还排着队呢,你别不识抬举。”

我反驳:“小弋是很不错,但我可是他姐姐啊!”

徐谨盼翻了个白眼:“你把我放在哪里?你是跟他同父了?还是跟他同母了?你俩就连表亲都不是。”

我解释:“我的意思是心里,在我心里小弋跟我亲弟弟没什么两样。”

徐谨盼的眼神还在往打篮球的男人们身上瞟。

我无语,指谁都指不上她!

7

大早上有人敲我家房门,往常这么早来我家的,只有跟男朋友吵架的徐谨盼。

我迷迷糊糊下床,骂骂咧咧开门:“徐谨盼,你不是录入指纹了嘛,为什么不自己开门!?”

“南一你厚此薄彼,为什么徐谨盼能开你家门,我不能。”

我被徐谨弋的声音吓醒,强撑睁开眼皮,果然看见徐谨弋那张帅脸,上面还挂着点委屈。

我扭头就往卧室里跑,开玩笑,我穿着真丝吊带睡裙,里面还是真空的,多不礼貌啊!

我套了件家居服后才从卧室里出来,看见徐谨弋在厨房忙碌。

徐谨弋扭头看了我一眼,颇为可惜的小声嘟囔了句:“怎么换衣服了,刚刚那件很漂亮的,我都没见你穿过。”

“废话,我那是睡衣,你能看见我穿睡衣才是意外。”

徐谨弋得寸进尺:“那我希望以后你只穿给我看。”

我真的想揍这个小兔崽子,摊牌之后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之前的乖巧可爱全然不见,现在就像个小流氓!

我有些不耐烦:“你大清早来我家干嘛?”

徐谨弋熟练的煎蛋:“当然是给你做饭了,我听徐谨盼说你不爱吃早饭,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我的训练场离你家不远,所以来给你做早饭。”

训练场离我家近,跟给我做早饭这件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徐谨弋像是能听到我的心声一样:“倒是没有必然联系,哪怕训练场离你家远的话,我也会绕道来给你做早饭的,跑跑步就当热身了,毕竟是在追女生嘛。”

我裹紧身上的家居服,满脸绝望:“我现在就出去晨跑,你追我吧。”

徐谨弋像是听不出我话语中的拒绝。

“你跟徐谨盼没事不到十二点起不来的主儿,还能晨跑?”

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侮辱人还要怎么侮辱!

跟我一起吃完饭,徐谨弋背上书包,临走时他嘱咐我家里没有鸡蛋牛奶了,让我有时间去超市买点。

“什么意思?”我嘴里还咬着面包片,十分震惊道:“你明天还要来!?”

徐谨弋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谋划:“当然了,天天给你做饭让你习惯我的存在,然后爱上我,一气呵成、浑然天成。”

就在我想词拒绝他的时候,他得寸进尺:“所以南一你最好把我的指纹也录入进去,不然你天天早上都会被我吵醒。”

看着他的背影我无奈道:“叫什么南一,没大没小,叫南一姐!”

徐谨弋摆了摆手:“知道了,南一。”

在我骂骂咧咧但徐谨弋毫不在意的三天后,我屈服了,给了他随时进我家门的权利。

8

关于徐谨弋给我做饭这件事,我果然开始习惯,有天早上我有工作需要早起。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徐谨弋,我刚想打电话给他,忽然想到他之前说过,每天给我做饭就是打算让我习惯他的存在,于是放下手机直奔工作片场。

我是在大学的时候,上传的一段视频却无意中火了,于是走上了自媒体这条道路,当时的自媒体还没有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但我还是意识到这条路会越来越难走。

于是攒钱投资、开MCN公司、开自己喜欢的小店。

虽然我的账号还在营业,但我已经很少出现在镜头面前了,但是我的助理跟我说,这次是被采访者主动邀请我去采访的。

我本来还好奇是谁,但甲方那边说暂时保密,基于我的专业,我说我怎么也要了解一下对方吧,万一在现场弄出什么尴尬的事情怎么办?

甲方那边回复,让我放心,说我只承担一小部分工作。

然而等到了现场我发现,这次的采访对象竟然是徐谨弋。

徐谨弋递给我一个三明治和一瓶温热的牛奶,跟我解释:“如果咱俩一起来现场,我怕他们会多想,所以就把早餐做好带着了。”

“我们俩是光明正大、纯洁无暇的姐弟关系!有什么好多想的。”

说完这句话后,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得心虚,我不敢看徐谨弋,眼睛四处乱撇,趁机吃了两口三明治。

徐谨弋近乎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有工作人员叫他去准备,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说道:“你可能光明正大、纯洁无暇,但我不行。”

9

其实这场采访,我更多的像是一个吉祥物性质,在旁边说说口播,有更专业的主持人问专业的话,我偶尔在旁边附和几句。

他问的实在太走心了,从赛场心态,到对击剑这项运动的理解,从最年轻的获得金牌的击剑运动员,到击剑带给你的成长是什么,我觉得这不是采访,这是高考命题作文。

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徐谨弋竟然对答如流,甚至能答出让对面有很多阅历的主持人眼前一亮的话。

在我做完最后一段口播后,主持人问了徐谨弋最后一个问题。

“跟你聊天后我发现真的是后生可畏,我忽然很好奇,像你这样优秀的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问题我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我下意识看向徐谨弋,却发现他也正看着我。

对视的那一刻,他忽然绽开一个微笑。

主持人非常惊喜:“怎么忽然这么开心,难道是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徐谨弋点了点头,收敛了一些笑容后,又看了我一眼。

“我喜欢的人是我姐姐的好朋友,我们两家父母玩得很好,她相当于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徐谨弋压根儿没打算藏着掖着,总是明目张胆的看我,嘴角还总是往上翘。

害怕别人看出端倪,我悄悄握拳警告他,但他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她这个人没什么心眼,但我发现她很喜欢乖小孩,为了接近她,我就一直装作很听话的样子,其实我爸妈和我姐一直吐槽我叛逆来着,他们也知道只有她能降伏住我,但都没怀疑,还觉得我只是出于一种弟弟的情谊。”

我距离他不愿,我能感受到徐谨弋话中的诚恳,明面上看他在回答主持人的问题,但我知道,实际上这些话他都是在对我说的。

主持人笑着应和:“之前问你问题的时候回答的都很精炼,怎么提到喜欢的女孩子话就变多了起来,看样子你真的很喜欢她。”

徐谨弋看向我:“我真的喜欢她,不清楚具体日期,但察觉彻底心动的时候为时已晚,希望她不要再帮我当弟弟看待,而是把我当成一个能和她并肩的男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徐谨弋眼中似有光茫在闪动,我变得呼吸急促,就连心跳也开始加速。

10

我的思绪忽然被拉回一个午后,那时我跟徐谨盼已经上大学了,徐谨弋上高中。

我们俩中午回家,发现徐谨弋身边有一个女生哭得很大声。

我们还以为是他欺负了女生,结果他说,那个女士非要跟他在一起,被他拒绝后就开始哭,他也没办法。

徐谨盼推了一下他的脑袋:“虽说不能早恋,那你就不能委婉一点,骗骗她也行啊,总好过她在这一直哭。”

徐谨弋倔强的扭过脑袋看向我。

当时我还以为他想让我帮他解围,所以主动上前帮女生擦了擦眼泪,说了两句软话之后才把她哄走。

徐谨盼轻哼一声:“你就惯着他吧,这点小事都帮他解决。”

“他叫我一声姐,我不帮他帮谁啊。”

就在我俩要走的时候,徐谨弋忽然叫住我。

“赵南一!”

我跟徐谨盼一起回头,徐谨盼比我先开口:“小兔崽子,没大没小,赵南一也是你叫的!”

徐谨弋瞪了他一眼,然后没说话一直看着我。

徐谨盼又问了他几句要做什么,他还是没说,我俩觉得莫名其妙就转过身往前走。

我们俩刚转过身,徐谨弋用很小的声音说了句话,风将那句话送进我的耳朵。

但我当时并没有在意,现在想来,我其实听到了那句话,徐谨弋说:“我喜欢你。”

11

可能是接受了徐谨弋喜欢我的事实,我对他强烈想要侵入我生活的感觉没那么在意了,甚至在团建结束本来想找代驾的时候,鬼使神差拨通了他的电话号码。

徐谨弋到饭店门口的时候还喘着粗气。

我喝得有点站不稳,晃悠了一下:“你怎么来的,打车吗?姐给你报销。”

徐谨弋立刻扶住我的肩膀;“不用,我踩滑板来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徐谨弋一手搂着我,另一手拿着个滑板。

“这玩意我从小就想滑,好不容易我妈同意让我买,我表弟那个不争气的,玩滑板摔骨折了,他骨折了不要紧,戳破了我的滑板梦。”

“他真的是你亲表弟吗?”徐谨弋问。

虽然我喝醉了,但我是个好老板,我还记得我的员工们,我让徐谨弋把她们先送回家。

我的助理跟我打趣:“这是老板找的老板夫吗?”

我皱着眉头:“别瞎说,这可是著名击剑运动员徐谨弋先生。”

话音刚落,我看见驾驶座上的徐谨弋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我小声问:“我说错了?你难道是练举重的!?”

徐谨弋的笑脸中带着几分无奈:“我笑你没有介绍我是你弟弟。”

虽然我喝醉了,但还是察觉出他话中透露的情愫,我看向窗外没再说话。

好不容易颠簸到家,我开门就抱着马桶吐,徐谨弋跟在我身后心疼道:“想吐可以早点跟我说,我在路边停一下车就行,干嘛要忍着。”

我摆摆手:“我大小也是个老板,我不要面子啊。”

徐谨弋把我扶到床上,我头疼得要命,但就是睡不着,我将这种情况的发生归结在,我今天喝的咖啡和酒大战,结果咖啡赢了。

但我不想睁眼睛,我就闭着眼睛感受徐谨弋给我脱鞋、脱袜子,又给盖被又给我喂水。

忽然,一个柔软的触感出现在我的额头,我瞬间酒醒,脑袋嗡嗡作响。

徐谨弋居然亲我!?

12

那个吻实在是让我有点震惊,这么大好的机会,徐谨弋居然亲我脑门儿不亲嘴巴,不是,徐谨弋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趁人之危。

但我又不能说什么,毕竟他以为我睡着了,要是现在挑明,岂不是更尴尬。

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徐谨弋刚晨练结束。

见到我他很惊讶:“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我压下心头闪过的尴尬:“有点头疼就醒了。”

“正好我买了早饭,吃完我带你出去吹吹风,散散酒气就好了。”

我刚睡醒还有点迷离:“我可以不去吗?”

“我教你学滑板。”

我开始吃早饭,并催促徐谨弋:“愣着干嘛,赶紧吃完好出去啊。”

看着面前跟我一样学滑板的人,我愣住了,我把脑袋转向徐谨弋:“这是我这个年龄段该来得地方吗!?”

我敢打赌,这里面年纪最大的,都没我的岁数除以二大。

“这个场地的保护措施做得很好,你是新手我怕你摔到。”

我很无语:“他们个头都没我一半高,太丢人了,我不在这学!我要去广场,去滑滑板人多的地方!”

徐谨弋微微一笑:“你要是不在这学,我就不教了。”

事实证明,偶尔听听小孩言也是可以的,学了一上午,我踩板六下,摔了三跤,满三赠一,我旁边学滑板的小胖子没稳住直奔我而来,滑板轮子从我的脚上压了过去……

我本来想放弃,但小胖子不但伤害我,还嘲笑我,我一鼓作气踩上滑板,然后一个没站稳,扑倒在徐谨弋怀里。

我感受到他的心脏跳的很快,我的也是。

我尽可能装作镇定想从他怀里出来,没想到滑板有自己的思想,它把我往徐谨弋的方向又推了推。

小胖子熟练的踩着滑板对我发出了嘲笑:“姐姐,你别抱着你男朋友啊,有本事你自己滑啊。”

我气急败坏:“你觉得我自己滑不了吗!?瞧不起谁啊!”

然后我听到徐谨弋的宠溺的笑声,脸瞬间红了大半:“喂!小胖子,什么男朋友!这是我弟弟!”

13

都怪那个小胖子,搞得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徐谨弋之间的气氛都很尴尬。

但没想到,徐谨弋这个小崽子把场面弄得更尴尬。

“昨天晚上我亲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躲?”

开玩笑,我二郎神长着三只眼啊!?我闭着眼睛睡觉呢!谁能看见你来亲我啊!

但话我不能这么说,戏还要演全套。

“什么!?你亲我了?你怎么能亲我呢!?大逆不道啊!”

徐谨弋无奈撇撇嘴:“别演了。”

“戏很过吗?”

“我昨晚看见你的眼皮动了。”

……

徐谨弋用吸管搅动着橙汁:“你不抗拒我的肢体接触,你也喜欢我吧。”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居然开始结巴:“胡说……胡说八道,吃饭还赌不住你的嘴!”

我不敢看徐谨弋的眼睛,我心里清楚,我的嘴硬来自于我逐渐动摇的心。

好在徐谨弋没有继续逼问,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票,递到我面前说:“明天我有比赛,我希望你能来。”

虽然我嘴上说着:“那也要看我有没有时间。”可身体却诚实的把票装了起来。

14

第二天我来到比赛现场,我原本以为击剑比赛的不会有那么多观众,没想到观众竟然很多,大多数还是年轻人。

我听见旁边的小姑娘说:“我之前不知道,击剑比赛的运动员能帅成这样。”

另一个小姑娘附和:“对啊对啊!徐谨弋简直太帅了,还能为国争光!妥妥优质偶像!”

听到她们夸奖徐谨弋,我竟然有些暗喜,一种我怎么这么有眼光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场比赛角逐的是市冠军,徐谨弋的对手明显跟他不是一个水平,双方没对决多久,对面就落了下风,徐谨弋击中对方15剑轻松取胜。

等他把面罩摘下那一刻,我看见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他晃了晃脑袋后在观众席环顾,我知道他在找我,我也在等着跟他对视。

他看向我,绽开一个笑后朝我晃了晃手臂,那种鲜活的生命力和眼中满溢的爱瞬间将我击中。

他如此年轻,如此耀眼,在如此盛大的赛场上,大方又直白的向我传达着爱意,如果我说我没有沦陷,那才是违背心意。

领完奖后,他示意我到更衣室等他,等他带着奖牌推开门,我站起来迎向他,没想到他竟然张开双臂将我搂进怀里。

我没有拒绝,反而回抱住他的腰身。

“你很棒。”我说。

徐谨弋用下巴蹭了蹭我的颈窝:“只有你夸我,我才能像现在一样这么开心。”

16

自从那天后,我跟徐谨弋之间的感情变得很微妙。

我不知道怎么具体形容这种变化,只能说他像是长在了我家里一样。

他也更爱跟我撒娇,训练受一点伤都要跟我喊得惊天动地。

我拿了红花油,帮我一点点揉手臂上的淤青,可能是力气没用对,不小心扯疼了后背。

“怎么了?后背疼?”徐谨弋问。

“之前看过医生,说是躺姿不正确导致的,没什么大事。”

徐谨弋忽然眼珠子一转,然后献宝一样从他书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拔罐器

“我给你拔两个试试?”

我很震惊:“这玩意儿你居然随身携带?你是打算随时随地给自己来上一罐子吗?”

“我网购的刚到,给你试试呗?”

我半信半疑,但见徐谨弋满脸自信,我还是围了件浴袍乖巧的趴在沙发上。

怕我疼,徐谨弋特意在拔罐之前给我按揉了一会,所以等罐子跟我亲密接触的时候,感觉还挺舒服。

但拔罐子的时候就不太美妙了,徐谨弋不会使巧劲,他一碰罐子我就喊疼,我一喊疼他就害怕不敢继续拔。

侧着身子不好使劲,徐谨弋干脆岔开双腿跪在我腰上面,然后一面安抚我,一面轻轻帮我把罐子拔下来。

我俩实在是认真,丝毫没察觉到有人开门进来了。

“你俩在干什么!?”

我一回头看见徐谨盼那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脸,我松了口气,虽然我跟徐谨弋的动作确实暧昧令人遐想,但只是徐谨盼倒也无所谓。

可等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定睛一看,我爸我妈,徐爸徐妈四个人八双眼睛齐刷刷盯着我跟徐谨弋。

17

场面一度很尴尬,我瞪了徐谨盼一眼,指责她“引狼入室”,她却还嬉皮笑脸跟我解释:“俩爸妈说你快过生日了,想着提前来你家布置一下,没想到你工作日不上班,还跟我弟弟在家干这种事情。”

我脸腾一下红了:“什么叫这种事情,他给我拔罐算哪种事情啊。”

徐谨盼看向俩爸妈,一副懂的都懂的表情。

徐妈徐爸很开心,我妈我爸沮丧个脸。

我知道有儿子的父母跟有女儿的父母,在面对孩子谈恋爱这件事情的反应是不同的,这很正常。

不料下一秒我妈心疼得看向徐谨弋:“都怪赵妈没教育好赵南一,让她这头老牛吃了你这棵小嫩草。”

我爸跟着附和。

徐妈皱起眉头:“胡说八道,女大三抱金砖,多大个三多抱块砖,多好,我还觉得是我们家小弋配不上南一呢!”

徐爸跟着附和。

就在两家家长因为谁配不上谁的问题辩论的火热的时候,徐谨盼凑到我跟徐谨弋身边低声问。

“你俩真的在一起了?弟妹。”

我翻了个白眼:“这种情况容得下我俩没在一起吗?”

徐谨盼没说话,反倒是徐谨弋差点蹦起来。

“南一我们俩真的在一起了吗?你同意跟我在一起了!?”

他的嗓门实在太大,一时间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红着脸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徐谨弋抱着我,我爸抱着我妈,徐爸抱着徐妈,徐谨盼抱着自己并给她男朋友打电话。

“发你地址,你快来抱着我!”

全文完(原标题:《所以和闺蜜弟弟在一起了》)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4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