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博客(挨揍的教训)

1979年,我13岁,该考中学了。那时,小学是五年制,还没有现在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也就是说,只有通过全乡的选拔考试才有上中学读书的资格。如若第一年没有考上,可以在五年级选择留级一年,来年再考。上中学要到离村子很远的全乡唯一的一所中学去上学。

上小学时,学校离家很近,用不了五分钟就可以跑到那非常简陋的平房教室,教室的周围长满了密密麻麻且葱绿的柳树、杨树和老榆树。简易的操场南面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的南岸是绿油油的红高粱地。尤其在夏天上课时,知了和蝉的鸣叫声吵得我们很烦躁,恨不得将它们都一一捉住剁成肉酱,方解心头之恨,虽然明知那是不可能的事。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读了五年小学,更准确地说是读了六年。几个月前回老家,原来的小学校址,已经被改造成了村委会的办公场所,但依稀的还可以看到曾经的校园轮廓。

上小学三四年级时,心中压根就没有什么理想目标,也不太清楚读书对自己的将来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只是懵懂的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别人都读书,我也要读书,就这么简单随大流。

至于读书是为了什么,从没想过。不像现在的孩子们,小小的年纪,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早读夜补那样辛劳。那时的孩子和现在比,仿佛给人傻傻的感觉。

白天,父母在生产队下地干活,放学后我就知道玩。玩跳皮筋、玩捉迷藏、玩泥巴扣碗、玩砸包儿、玩用纸叠的飞机、玩用废纸叠成方形的“摔啪叽”、玩用芦苇做成的小笛子、玩手拍火柴盒片;还有用自制的弹弓打小鸟、在河里用简易的工具捕鱼或者干脆赤身裸体跳到河里嬉戏打闹,捉虾摸鱼。

那时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总是傻玩,都有些野性。总之,这些留存在脑海里没有被遗忘的记忆,也只能算是我对童年时光的美好回忆了。

如果在现在的孩子们面前,提起这些,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感觉;也许还会很豪横地反问你一句:“小时候,你玩过奥特曼吗?你会用手机打游戏吗?”你只能尴尬地认输。

那些充满天真、朴素、真实并带着乡土气味的童年乐趣,也只能由他们的祖父辈当做故事讲给他们听了。

在我年龄稍大一点的时候,放学后还要帮助父母做些简易的家务劳动。诸如背起箩筐,拿起镰刀去割草,扛起耙子搂草,拾柴火。像喂猪、养兔、喂鸡赶鸭、放羊等更是必须要学会干的家务活。

1978年,也就是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感觉父亲对我读书的要求和重视程度与以往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了,给我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每天晚上总爱给我们讲些发奋励志的故事。这一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

后来才知道,因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我们村子老谢家的老大考上了国内的一所著名大学。在当年,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情呀,整个村子都沸腾了,人们都在用羡慕的语气快速传递着这个天大的喜讯。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父亲常常拿他给我做标杆说事儿,并鼓励我说,他行你也一定行。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行还是不行。

父亲可能就是从那一刻起,下定了决心,对我的管教特别的严厉。在他的思想里,有了指望我将来也能够考上大学,光宗耀祖的期盼。那时的我还不能真正的理解父亲的心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贪玩,父亲的话根本听不进去。

随着新学期的开始,上小学五年级了,父亲对我说,这是对我至关重要的一年。我也不太明白什么叫至关重要,除了完成老师所留的作业,脑子里还是充满了对玩的迷恋。

就这样,在玩中,稀里糊涂地完成了小学的全部学业,该考中学了。考试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当时也不知是怎么答的试卷,心想考完试又可以玩了,而且是尽情玩的那种。

时间过得很快,在玩耍中早就把考试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父亲平时辛苦一天后,爱喝点小酒,喝酒的下酒菜都是由我来完成。我特别喜欢在河里用各种方式捕鱼捉虾,基本每天都有收获,鱼多了,吃不了,奶奶就将小点的鱼在太阳底下晾晒成鱼干,保存起来到冬天吃。

有一天,快临近中午了,我才带着上午捕的鱼虾兴冲冲地回家。进了院子,抬眼就看见奶奶在做午饭,父亲正用一根较粗的木棍挑弄着灶膛里的柴火,锅底下的火苗烧得很旺,燃烧中的柴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当我把今天的胜利果实放入离奶奶很近的一个铜盆里的时候,奶奶很紧张地给我使了个眼色,根本还未反应过来的我,忽然抬头看见父亲的脸色很难看,眼神很凶。

我顿时有点懵,紧接着,父亲铁青着脸问我,你知道语文、数学考了多少分吗?坏了,这时才使我猛然想起,升中学的考试成绩通知书有可能下来了,心情陡然紧张起来。

从父亲的表情判断,成绩肯定不咋样,甚至可能会很糟。这时的父亲被我气得不知说啥是好,气急之下,将满盆的鱼虾端起来,愤怒地泼向院子里,满院子都是活蹦乱跳的小生灵,那个可怜的铜盆在院子的地上打着圈圈旋转。

我在那里惊恐地站着,一动也不敢动。父亲越来越气,冷不丁地抽起灶膛里带着火星的木棍,朝着我的屁股就是两下。

那天我只穿了一件短裤,上身光着小膀子,腿上还带着污泥。刹时就感到有一种火辣辣的灼痛感在内心中升腾,随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害怕和内疚一并涌上心头,随着泪水往外无休止地倾泻出来。

本能的反应就是赶紧快跑,可依旧无法从气愤中解脱的父亲,拿着那根带火星的木棍足足追了我很远很远,我使出九牛二虎的力气狂奔,方才拉开了与父亲的距离。在远处,偷偷地瞄了一下气喘嘘嘘已停下脚步的父亲,仍可以看到,那只拿着木棍的手还在颤抖。

一直到很晚,在奶奶、母亲的劝说和保护下,我才敢回家。这时才从她们的言谈话语中,知道了自己升中学考试的成绩:语文67分,数学7分。不怕你笑话,这个成绩真是够丢人的,自己都觉得挨揍不冤。

晚上,我和奶奶在一屋睡。屁股蛋子已经红肿起来,尽管奶奶用尽了各种手段方法,我还是灼痛难忍。后来奶奶让父亲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处理后,我才慢慢地睡着了。连医生都责怪父亲下手太狠,我记得父亲当时没有吱声。

长这么大,父亲第一次这么揍我,好长时间都让我耿耿于怀。不得已,既然考了这个丢人现眼的成绩,没办法,又在父亲的督促下,开始了小学五年级复读的历程。这一年,已是1980年,也是改革开放如火如荼的一年。

为了不再挨揍,就是抱着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慢慢地知道了用心努力读书的重要性。这个最初原始的想法和改变,日后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

1980年的暑假,我第二次接到了升中学考试的成绩通知书:语文96分,数学98分,并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学。那几天,村里的广播反复地播报着这个喜讯,我终于不用再挨揍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父亲听到这个喜讯后,逢人就兴奋地主动搭讪,提起我考学的成绩更是自豪万分。仿佛他心中的底气大了很多,心情也舒展了很多,口口声声地夸我“有出息”,看来他很满意。

自那以后,也不知咋的,自己都觉得有了不小的变化。从上中学到上高中、大学,我的学习成绩都是全班数一数二的。

毋庸置疑,这个变化跟那次挨揍有很大的关系,到现在我依然这样认为。是父亲打醒了贪玩的我,唤醒了我追求奋进的欲望。

自己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孩以后,才慢慢地体会到了父母的良苦用心。虽然,那次挨揍,被父亲打得很疼,可他却让我脱胎换骨般得到了改变与升华。

那次挨揍的教训,时时刻刻地一直铭记在我的心里,终生都难以忘怀。

由当初对父亲的不理解甚至记恨,到现在的感激和怀念,皆是因对父心伟大的理解和深悟。尽管我现在已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每当想起此事,都会感到父亲望子成龙的良苦用心。

给未成年的孩子,留下足以使其一生受益且刻骨铭心的教训,不失为一种价值连城的改变。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