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戴叔伦(塞上曲二首 戴叔伦)

小娅巳经三天没去上学了!

虽然没有了往日刺耳的闹铃声,小娅在天刚天蒙蒙亮时还是醒了过来。

拿起枕边的闹钟一看,五点一刻。要是往常,正是闹铃尖叫的时刻。看来人体生物钟是一时半会更改不过来的。

睁着眼不想起床可也睡不着。并没感觉到自由后的欣喜,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烦闷?乏味?担忧?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天该干点什么。

自从五岁的弟弟溺水身亡后,父母本就少有的笑容更是失去了踪影。

小娅受不了讨要老师催收的各种费用时妈妈的责难。第一句肯定是:“讨债鬼,又要钱寻死。”

随后的答复总是一成不变。

资料费:“就你那成绩买多少资料也白搭,要它干嘛。”

防疫费:“养只猪还能指望它赚点钱呢,你专会消钱。”

服装费:“我看你穿上校服那真叫丢人呢,别个问到考试分数我咋说,三十分不到?最好是不要让人看出你是学生来。”

资料不买也乐得不用和别人一样做那么多习题了。可望着那些穿上校服的同学排在队伍的前列,自己只能和几个没买校服的同学一起被老师“藏”在中间或后面,心里老是冒出股酸溜溜的味道,感觉在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一场运动会下来,整个人无精打采,全然忘记了老师安排的拉拉队队员身份。

只要在自己要求得不到满足时不顶嘴,又尽力完成布置的家务活,妈妈基本上也没有过份苛求自己。用她的话说“你也就这样,没多大指望。”

小娅最不愿看见邻居益阳和她妈一同从自家门前经过,看她和妈妈手挽着手的那份亲热劲,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要是被爸爸同时看见,又逃不脱一顿奚落。

“看看人家益阳,多乘巧可爱,成绩又好,去给她提鞋都未必看得上你!”前半句望着她们露出献媚的笑容,转过头满眼不屑地向小娅吐出后半句。

虽然益阳妈妈每次总是冲爸爸嚷嚷:“看你这人,怎么能这么对孩子讲话嘛,多伤小娅的心。”可小娅一点也不感激她。

听着爸爸当着同学的面抬高别人,对自己却是全盘否定。小娅脸上毫无表情,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一百个不痛快,只敢在心里愤愤不平地冲爸爸背影嘀咕:“哼,也不看看益阳妈妈是怎么对待她的,你们对我能达到人家一半好,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

睡到中午,电话铃响个不停。看看来电显示,不是长途。拿起话筒正琢磨着,除了父母还会有谁找我呢?

只听一个男人大声问:“你是王小娅的妈妈吧,她今天怎么没来上学?”

“哦,她病了,我正打算下午去学校向老师请假呢。”

直到话筒传来嘟嘟的盲音,小娅才敢确信撒谎的机会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上午九点,心情比昨天放松了不少。在街口早点摊买了两个馒头,吃完便往镇东的菜市场方向溜达。离镇西就读的中学越远,碰到老师同学的机会相对来说会小得多。

“小娅,今天怎么没去上学呢,劳解释放了么?”

“还差大半年呢,今天不想去啦。”

虽然还没想起跟自己说话的是谁,小娅却被自己第一次竟敢大胆说出自我决定吓了一跳。

“呵,你胆子可不小哟。其实也就那回事,你看我去年半年都没去上学,不照样拿到高中毕业证了嘛。再说那个毕业证也顶不了啥用。上个月我爸妈给找了个活,让我到他们那干去,原来是在工地上干小工,每天一身脏泥一身臭汗的,谁愿干那玩意呢。等我逮空溜到人才市场门口去一看,我的妈哟,人山人海,别个全是大学,硕士,博士文凭,我拿着那小纸片哪敢进门哟!”

这会工夫,小娅终于想起:男孩是自己以前一位要好女同学的邻居。

“你这是要去哪玩去?”

“我哪也不去,随便遛遛。”

“走,我带你去网吧玩玩,怎么样?”

也不知是被男孩的热情感染了,还是自己也实在是没地可去,小娅便尾随着他进了前面不远处的一间网吧。

见网吧里竟然有几张眼熟的面孔,小娅紧张惶恐的心情才有所放松。心想:原来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逃学呢。

男孩让小娅坐在一台电脑前,自己搬了把椅子在一旁教她玩游戏。等刚开始那阵手忙脚乱的不适应过去,小娅便沉浸其中,忘掉了眼前的烦恼。

中午,男孩买了两袋泡面,两根香肠,两瓶矿泉水,带着小娅去了他家。

刚开始,小娅有些犹豫,可想想以前的女同学随她妈去了广东,再说冲男孩子一上午对自己的那份热情,也不知如何开口拒绝。

“你不是说和你爸妈在一起打工的吗,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呢?”

“嗨,那活路哪让人受得了呀。我骗我爸妈说我愿意复读啦,他们就让我自个回来了呗。当年我姐想上高中他们没让,到现在都记恨他俩。我是真不想上学呀,可他们却偏要让你读。你说老师上课我一句都听不懂,活动活动手脚吧,还得挨批评,就那么一天天从早到晚傻坐着,有啥子意思嘛。”

“就是嘛,我读小学时成绩就不咋样,也不是没用功啊,可我爸我妈非得拿我跟同学比,说我懒我笨没出息。你说,每天在家受这种打击,去到学校吧,老师连个笑脸都没有,上完课就走。不会做的题也不知道找谁问去。慢慢的就越来越差,不想去学校了。”

两人一起发泄着对父母、老师的种种不满和怨愤,小娅第一次品尝到了被人理解认同的感觉,好似多年的知心朋友般热烈交谈起来。

上午那陌生拘束的感觉在小娅心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才算是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快乐。

“你个女孩子,爸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家嘛?”

“我弟不是没了吗,我姨带我妈去医院做了个什么手术,反正听说是能让我妈再生小孩的手术。他们又怕到时候没钱交罚款,我爸这学期就带上我妈去了外地打工。本来说让我去我姨家住上一两年,等我妈生个小弟弟再回来,可我姨父不乐意,就只好让我一人在家上学了。这不也正合我心意嘛,再不用听他们唠唠叨叨,终于自由啦,多好!就是这学太难上啦,虽然我妈对我升学也没了指望,让我上完初中去县城跟着我姨卖鞋子去,可我在学校是一天也混不下去了,每天只能拿别人的作业照抄一遍,郁闷死啦!”

“那下午咱们还去网吧,我教你申请个QQ号码,以后有啥不愉快,还可以找人聊聊天。”

“好啊! ”

两人于是又去了镇东的网吧。

感觉才一会功夫,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老师上一堂课都比这要长呢!”小娅对着男孩嚷嚷道。

“是呀,明天还来不?”

“再说吧。”

于是分了手,各自回家。

当天晚上,小娅又梦见了韩国电视剧中的那位小帅哥。和以往不同的是,到最后小帅哥竟变成了白天遇见的男孩。

第三天早上是被妈妈打来的电话吵醒的。

“小娅,还没去学校呢。我寄回去的二百元钱你用完了没有?”

“妈,还没呢。 ”

“你可别乱花哟,你爸这工地活干完了,一时还没找到下家呢。”

“ 知道啦! 噢,妈,对啦,老师说要交资料费和中考考试费。”小娅迟迟疑疑的还是张嘴说了出来。

“又不去读高中,交了也没啥用,就不交了吧!”听妈妈的口气比在家里要钱时和缓多了,小娅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更觉难受。

“老师说了,不交钱的同学拿不到毕业证。”

“ 那初中毕业证顶个屁用,拿不拿也无所谓。你爸要是这段时间找不着活干,就到你姨那去借点钱用,记住别当着你姨父的面要。好了,我挂啦,打长途挺费钱的。”

小娅起了床,把昨晚剩下的一碗凉饭热热,当了早餐。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啥。

去到街口,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大多是买菜的妇女和早早往学校赶的学生。现在正是上第二节早自习的时间吧,小娅心里想着。

望着街道,小娅不知道自己该往西边还是往东边走!

塞上曲戴叔伦(塞上曲二首 戴叔伦)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