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阴作文(抽阴作文上学期考试没考好1000字)

抽阴作文(抽阴作文上学期考试没考好1000字)

本故事已由作者:烟柳,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春宴

我人生中遭受的打击,大部分都来自于季棠,每一次她传出点儿成绩,我就成了倒霉的那个。

这不,她刚刚在西山大营力压众四体不勤的酒囊饭袋拿了月末考核第一,我又被街头巷尾拉出来翻来覆去地“鞭尸”了好多回。连我去参加公主府三月三的春宴,耳根子都不得消停。

“那季家大小姐,上来就是几招凌空摘月,把对战的伯府二公子打得满地找牙,当真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只是宣弘就惨了,好歹也是云阳侯府的小侯爷,有这么一个彪悍的未婚妻,以后的日子还指不定怎么难过呢。”

“怕是要夫纲不振哟!”

……

我跨入凉亭,贵族官家小姐公子们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我轻哼一声,掏出折扇扑棱扑棱,三月的寒风无情地在我脸上打耳刮子,然而我还是十分有气度地保持了高深的气质。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开心的事?怎么不说了?说出来一起开心开心嘛。”我故作感怀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唉,咱们年纪差不多,虽然我和你们这些还被父母管手管脚的小姐公子们不同,早就继承了云阳侯府的爵位,你们见着我也应该是要行礼的,但我宽容大度,就不计较了——你们继续说啊,让我也开心开心,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年纪轻轻就承受了不应该有的爵位和尊荣,实在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可惜你们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理解了,当真遗憾!”

这话,你品,你细品。

一群人面如猪肝,凉亭里落针可闻,我把折扇扇得更快,声音也渐渐大了:“其实啊,你们都误会了。

季棠呢,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但是夫为妻纲……未婚的也算,她在我面前是绝对不敢造次的。这点我要澄清一下,我让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我让抓狗她绝对不敢撵鸡。你们只看她武力值高,却不知道我们文人有笔如刀,这一块我把她掌握得死死的,不信你们——诶长风你别扯我袖子。”

我发现面前的众人齐齐将目光定在了我身后,我侧头看随从长风,他额头渗汗,指了指我身后,我一转头——

好家伙!季棠怎么来了?还来得无声无息?

我笑容尴尬:“季……季大小姐,今儿、天气好哈!”

季棠一身杏色衣裙,站在三月的春光中尤为亮眼。明明是一副倾城的相貌,眉目间却好像罩上了一层冰霜,让人看着就不敢接近。

“小侯爷不在前厅应酬,来这里做什么?”季棠的目光在我手上的折扇停留,我十分心虚地收了这做作的玩意儿,她声音冷冷的:“小侯爷还是回前厅去吧,免得在这里胡言乱语惹人误会。”

我克制地看了一眼后面睁大眼睛看戏的人群,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季棠,咱们好歹也是未婚夫妻的交情,你不想让我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吧?这样对你也不好。”

季棠抬眼看我,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几分好奇,几分戏谑,灵动又吸睛,她问:“小侯爷想要怎样?”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你挽着我,算我求你了。”

“呵!”季棠扬唇,轻轻一笑:“刚才不是还说你让抓狗我不敢撵鸡么?这会儿怎么来求我了?小侯爷好歹是承袭了爵位的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我怒道:“季棠,你别过分!昨天你娘还来侯府拿了两只百年人参给你爹补身子,你不想让你娘责怪你吧?”

季棠狠狠瞪了我一眼,又踮了脚尖,望向我后面看热闹的人群,“罢了,看在我爹娘的面子上——”

她说着,伸出手,挽住了我的胳膊。那手腕细腻光滑,半点也没有习武之人的粗糙,柔柔地放在我胳膊与腰侧的间隙中,像一朵棉花云,又甜又软。

我嘴角的笑容放大,神气十足地准备离开,我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人,深觉这是个挽回口碑的好机会,十分克制又得意地笑了两声:“季大小姐,你这也太客气了,虽然说我以后是你的夫君,但你也不用这么恭敬,非得要服侍我——嗷——!”

我一句话还没嘚瑟完,之前还亦步亦趋跟在我后面的季棠突然炸毛,挽住我的手在我腰间狠狠掐了一下。她这能徒手掀翻一个大汉的力道让我着实承受不住,我痛呼出声!

更加灾难的是,她收手的时候,我因为下意识的害怕,往旁边走了一步,正好踩空,咕噜咕噜滚下了凉亭外面的长阶梯。

我整个人天旋地转,身体接触到泥土地的时候,我向上看,看到了一众震惊的目光,还有季棠风轻云淡的眼神。

季棠……我咬着后槽牙,狠狠地瞪着她,用眼神给她下战书。

——山高水长,你给我等着!

2.规矩

我灰头土脸地回了府,知道自己的“事迹”又要被翻来覆去地传上大半个月,干脆避世不见人了。

在我手上创办的通达书局已经初见规模,下一步就是要撰写文章广发天下,搏出名声,我正好也趁这机会闭关,奋笔疾书。

季棠的母亲押着她来给我登门道歉。

我带着受害者特有的沉痛目光,出门一看,好家伙!季棠这个施暴者,双手被绑,下巴高昂,眼神不屈,姿态反而比我更加沉痛,像是要英勇赴死的士兵一样!

这我忍得了?

我调整出一个和煦而带点无奈,深究下来还能看出点儿委屈的笑,对季母道:“无妨,伯母不用这样。唉!不管怎么说,我是男子,应该让着她,您这样岂不是让我心中不安?”

季棠朝我白了一眼,一句话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就会装腔作势!”

我的神色几分凄楚、几分坚强地看向季母,季母果然愧疚又愤怒,把季棠推到了我面前:“小侯爷,她以后反正也是你们家的人,就有劳你先教教她规矩吧!让她在侯府先住一段日子,收收心,别老往外跑,和一群男人打架练武的,不成样子。”

“娘!”季棠几乎跳起来,极力反对:“你怎么能把我交给这个、这个……阴险狡诈的读书人?我才不要学规矩,我要练武,我以后要去镇守嘉峪关!”

“闭嘴!你爹就是因为镇守嘉峪关才负伤,如果不是云阳侯府还顾及我们这门亲事,对我们一家多有照顾,你爹现在可能连药材都用不起了!”

季母长篇大论,把季棠说得如遭霜打,她当真把季棠交到了我手里,再三请求我“好好管教这个不孝女”。

我温文尔雅地送走季母,回头就对季棠露出了变态的笑容。

“你老嘲笑我是个读书人,可是读书人也有读书人的长处,这不,你现在就落到读书人的手里了!看看我怎么挫你们武人的威风!”

季棠挑挑眉,手刀成风就要劈过来:“我可不一定怕你!”

我及时躲过,道:“你还是先想办法通过我给你制定的考核,让你母亲满意地接你回去再说吧!”

逮着这么个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机会,我当然是不能轻易放过。

季棠自打七岁开始就遁入武门,其他的事一概不管,我给她制定了密密麻麻长达十二页的“未来侯夫人培训计划”,打算彻底翻身当主人,拍打肚皮把歌唱。

3.取暖

于是,现在有很多个问题横亘在了季棠面前。

问题一:怎么在厨房没有水的情况下做一顿能饱腹的饭?

问题二:怎么在没有水桶的情况下打井水?

……

问题八十八:在衣服单薄的情况下,怎么有效御寒?

季棠坚持我是在为难她,但是我不为所动,并道:“操持家务是你以后作为侯夫人的责任,这些都是你的必修课!”

“偌大的侯府,没有水?泼天的绫罗绸缎,你说没有衣服?”

我摆了摆手指:“侯门富贵不是永恒,万一以后出点什么事儿呢?万一我流落街头了呢?还是说,我若是落难,你就不管我了?”

季棠飞了我一个白眼,可是我觉得那白眼甚是好看,和她又大又灵动的杏眼搭配起来,简直像在给我抛媚眼。

我凑近了,问她:“说啊,你到底管不管我?”

季棠扬手捏拳,脸色微红,“你别靠近啊,再靠近我打你了。”

我仔细觑着她的神色,这回不怕了,反而凑得更近了些,让鼻尖扑出的火热气息撩动了她的睫毛,我低低地喊了一声:“大小姐?”

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大胆,脸上升腾起两朵红云,嘴还是很硬,像炸毛的小兽一样嚷嚷着我不许乱来。

我露出大大的笑脸,觉得逗一逗她,还挺有意思的。

季棠是个不服输的性子,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一连多日都待在侯府,她甚至还求助了我的一个幕僚,幕僚曾独自走遍天下,称得上是野外求生专家。只不过她还是遗留了最后一个问题没能解决——没有衣服怎么御寒?

我大发善心,对季棠说:“我教你啊!”

季棠看向我的目光很犹豫,透露出对我用意的十分怀疑。我堂堂小侯爷,怎么能被这样揣测呢?我善良的心怎么能够被这样玷污呢?我当即就身体力行地证明了我为她解决疑惑的诚挚之心,当即就脱下了我的衣服——诶?季棠撸袖子干嘛?她是不是又要打人了?

“等等!”我及时制止了她,“我只是在告诉你,怎样取暖!”

季棠的手放了下来,脸红到了脖子根,让她身上再也没有了那种冷若冰霜的气质,变得可爱娇憨起来,像一颗熟透的苹果,让我忍不住想捧着亲一口。

我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抱着她往床上一躺,双臂从后面紧紧锢住她的身子,让她的背贴在我的胸膛上。

“你看,两个人这样抱着,是不是就暖和多了?”

季棠也不知道是被我的不要脸行径震惊了,还是真心地在解决问题,缩在我怀里一动不动了。

春夜浪漫,我不知不觉就这样睡了过去,第二天一睁眼,对上的就是长风震惊的眼神。

“侯……侯爷……?”

我还没起身,季棠先睁眼了,她转头与我四目相对,下一瞬就像踩了脚的鹞子一样,猛地把我弹开。可怜我还没醒神呢,就四仰八叉地摔倒在了地上,牙齿还被床板狠狠磕了一下。

我嗷嗷叫疼,眼泪花子都出来了,朦胧中看见季棠的手向我伸了一下,似乎想扶我起来,但又马上缩了回去。

她这副躲避的样子,让我很不开心,甚至很委屈、很难过。

我回头狠狠瞪了一眼长风:“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就死定了!”

长风颤抖着身子回答:“是、是邵安公主来了。公主殿下说,前些日子她举办春宴,没有尽到主人家的责任,让侯爷遭遇意外,被人非议,她是来赔礼道歉的。”

我转头,对上季棠幽幽的目光,她难得地说出了一句类似于我的、阴阳怪气的话——

“哟,公主殿下,金枝玉叶,来找你道歉?看来小侯爷魅力挺大,多少年了,她还对你念念不忘。”

我莫名地心情开朗,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灿烂,起身弯起了自己的手臂,示意她挽上。

“走吧,未来的侯夫人,我们一起去见公主殿下!”

4.三角

说到我、季棠和邵安公主这段“孽缘”,还要追溯到十一年前,我们天真无邪的童年时期。

那年我九岁,和父亲去参加宫里的年宴,大殿上,邵安公主看上了我,觉得我“长得好看”,非要拉着我住在宫里陪她。

当时的季棠也才六岁,小小的粉团子一个,边吃得糕点糊满脸,边点头:“嗯,宣家哥哥的确很好看。”

邵安的生母肖贵妃笑道:“云阳侯府的小公子九岁,邵安也不过小他两岁,正正合适,陛下不如定个娃娃亲?”

当时,我的母亲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并不想和肖贵妃做亲家,季棠的父亲和我父亲来往亲密,季家一家也知道我们并不想卷入皇族纷争中,于是季母及时出来解救了母亲,指着一脸懵懂的季棠说,自家的小丫头已经和我定下了娃娃亲。

臣子的两姓之好,天子也不好拆散。于是,我就莫名其妙有了这么个未婚妻。而季小粉团子也因为一句无心之言,多了个未婚夫。

越一年,嘉峪关失守,季将军兵败回京,被革职查办不说,还落下了一身伤痛,季家迅速落败。

小小的季棠仿佛一夜长大,她噙着眼泪,说出了“我长大了要替爹爹驻守嘉峪关,把鞑子打回去”的豪言壮志。

季家遭此巨变后,说起两家的婚约,是宫宴上的无奈之举,如今两家已经门不当户不对,理应退亲。

当时我趴在屏风后面,看见我娘说出了那句“既然是承诺,岂可轻易更改”之后,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季家的变故之后,季棠沉迷于武学,从天真不知世事的小粉团子变成了个冰雕美人,渐渐地打出了名声。而我因为当年定下的婚约,时不时地被拉出来取笑。

其实邵安曾明里暗里地提示过我,但是一直到我承袭爵位,能自己做主婚事,一直也没退掉和季棠的婚事。

从后院到正厅的路上,季棠一路踢着小石子,我看她的模样,觉得她又可爱了三分,忍不出轻笑出声。

季棠横了我一眼,大眼珠子瞪着我:“小侯爷,我听说,邵安公主至今未嫁,贵妃娘娘给她相看了多位儿郎,她都不满意呢。”

我看见她这副不得劲的模样,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其实我知道,季棠虽然平时看上去对我六亲不认的,但是我们命运相连十一年,都是彼此最熟悉亲近的人。她不过是家庭遭遇巨变,用坚硬的外壳撑起这个家,她不得不成熟,也不得不强势。

而我,小的时候就觉得季家妹妹十分可爱,也有过把季家妹妹留在侯府的想法。

我们的童年,被嘉峪关的失守划成了色彩不同的两个部分:前面嬉笑打闹亲密无间,后面争执迭起。她不能放弃她的武学,我也要维护我的面子。可是不管我们面上怎么水火不容,我一直都把她放在心里很重要的位置,也一直抱着以后与她共度余生的想法。

其实强势的季棠,有时候还挺好的,比如对上邵安公主的时候——

“哟,这不是季家小姐?我还在后悔,给季家下春宴的帖子是个错误的决定,害得小侯爷摔了一跤。你毛手毛脚的,还是少出现在小侯爷面前了。”

“这可由不得公主殿下了,我和小侯爷是自小定下的亲事。”季棠不卑不亢,说出来的话十分威武霸气,道:“别说这侯府,我可以来去自如,就连小侯爷的寝房,我也可以待上一待。”

“你——”邵安公主拍案而起:“小侯爷,你难道就任由她欺负吗?”

我“十分害怕”地看了一眼季棠,满脸愁色地回答:“殿下,您也瞧见了,季棠十分凶残,我实在不敢反抗啊。”

邵安气呼呼地走了,我和季棠对视一眼,各自不服地“哼”了一声。

季棠:“小侯爷可真是一朵冰清玉洁的白莲花啊,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干干净净的。”

我:“我不仅想推到你身上,还想推倒你呢——咳咳别打!开个玩笑。”

“教规矩”的任务完成,我亲自送季棠出了侯府。长风给我带来一个消息:肖贵妃的儿子,邵安公主的胞兄二皇子,近日强掳了一名良家女。皇上已经知道了,并且狠狠地斥责了二皇子,但是为了皇家颜面,下了封口令,不让事情外传。

5.守关

在季棠武艺小有所成,我第一次被拉出来嘲笑的时候,娘亲就问过我,要不要习武?

我断然拒绝了这样的建议,并且坚持文人有笔如刀,更能立于不败之地。娘亲认为我是死鸭子嘴硬,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我的自尊心,为我找来名师教习。

我在文才方面大有成就,十六岁便被皇上钦点为编撰,赐行人司行走。在我提出要创办一家让圣意直达百姓的书局后,皇上龙颜大悦,大力扶持,才有了如今我掌管的通达书局。

因为季棠的锋芒过盛,我的成就一直没有被诸人注意到。

如今通达书局正式开业,第一份文报出自我手,详细向百姓解释了皇上的新政,加大了新政的推行速度,皇上对我大力嘉奖,我的名字又在京中士林中传了一遍。

拜帖与礼品雪花般朝云阳侯府飞过来,我天天守在门房,一直也没见着季家的小厮上门。

傍晚时分,我站在府门口,长叹:“我和我家棠棠已经十天零四个时辰没见了,长风啊,你说,她是不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是不是不喜欢我抛头露面的,想用一己之力支撑我们以后的家庭?”

我油腻的发言让长风眼睑抖了抖,他眼神飘向远方,惊喜道:“来了来了!侯爷,人来了!”

我转头望去,那个悠闲走来的人影,不是我日思夜想的小棠棠还是谁?

我迈过门槛去迎接季棠,我看见她已经尽量装得漫不经心了,目光里的关心还是止不住地流露出来,可惜她一直不知道怎么关心我,她朝着我胸口给了充满兄弟情深的一拳:“皇上很器重你,好好干!”

我被这力道锤得差点儿站不住,稳了身子才道:“你能不能给我个奖励?”

季棠背过手去,一只脚的脚尖在地上转圈圈,低声说:“我这些年给你造成了名声上的困扰,其实一直挺对不住你的。你现在能自己搏出名头,我很高兴,你要什么奖励,直管说!”

我内心窃喜,伸手把她揽在怀里,头搁在她肩膀上:“——别打我,其他的奖励不要,一个抱抱就好了。”

季棠猛然被我抱住,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慢慢地放松下来,像一块糖,软绵绵地融化在我的怀里。

我心神荡漾,觉得这个时候就是让我早登极乐我也不会拒绝,美人乡英雄冢,古人诚不欺我。

“阿弘哥哥。”季棠在我怀里低低出声:“我已经通过了武举,接下来会被授官,我……我已经拟好了折子,我想去西北,想去镇守嘉峪关。”

我倒抽一口凉气,把她放开,问:“你当真打算去西北?你你你!折子都已经写好了,你是不是打算先斩后奏?你想没想过在京城的家人,你的爹爹、娘亲?还有——我?”

季棠的眼里蓦地涌出泪来,将我的心狠狠撕裂了一个伤口。她不敢看我的眼睛,偏过头去,侧脸坚毅而隐忍。

“阿弘哥哥,你可能不能理解我的感受。我爹爹曾是朝廷名将,就是因为嘉峪关的失守,他到现在还被别人口诛笔伐的。我们家落败困顿,我都可以忍受,可是我没办法眼看爹爹为嘉峪关的失守而自责一生。

我一定要带着他未完成的心愿,把鞑子打跑!武举授官,是最好的机会了,我不想错过。至于侯夫人,我一直是不称职的,如果你有了更合适的人选,请不要顾念我……”

“你什么意思?”我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凛冽的神色,连连冷笑两声:“呵,我懂了,你前脚要跑去西北,后脚就要我另娶,你就是要抛弃我!呵呵!季棠,我算是看清你了,原来我就这么不得你喜欢,原来你就处心积虑地要摆脱我!”

“你……你别这样!我保证我会回来的。”

“会回来?”我的眼眶发热:“怎么回来?像你爹一样回来?还是更严重些,遍体鳞伤、断手断脚地回来?

季棠,多少年了,我不管遭受怎样的非议,都是自己承担,我从来没有阻挠过你!你以为我是受虐狂么?我还不是因为替你着想!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你去西北,要是有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啊?”

季棠的身子颤抖起来,眼中盈盈泛光,我到底是心疼,捧着她的脸,为她拭去泪水,轻声道:“你别着急,等到嘉峪关局势稳定下来,等到胜利不远的时候,我再出面为你求皇上,让你去一趟。到时候你依旧可以完成你爹的遗憾,听话,好吗?”

定亲后家世没落,我被侯爷为难,主动提退婚他却死活不同意

“这不是我想要的胜利。”季棠摇头。

……我要被她打败了。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在心中谋划,通达书局下一期的文报要加紧发行了。

想到刚才季棠要我另娶的话语,我的心中就一阵刺痛,过去不管我们怎么闹,双方都默契地没有提过解除婚约的话。我问季棠,为什么今天要说这样的话。

季棠支支吾吾地开口了:“邵安公主来找了我一趟,她说,你曾经受她传唤,在宫里陪了她两个月。她说你们是有情的,只是碍于婚约承诺……”

我心里燃起腾腾怒火。

6.威胁

肖贵妃深受圣眷,所出的二皇子,隐隐能和太子分庭抗礼。当初我家不想和邵安定亲,也是由于二皇子十分不安分,怕招惹麻烦在身上。

时至今日,二皇子依旧势大,在我撰写的第二期文报印发之前,竟然派了武功高强的护卫把我捆到了公主府。

在我面前出现的,是邵安,她问我,为何要将她二哥强掳良家女的事情写在文报上?

我冷笑着问她:“你还记得九年前,嘉峪关失守一事吗?”

云阳侯府一向安稳度日,不想树敌,可是二皇子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季家身上。

十年前,季将军兵败回京,两家婚约虽然没撤,但邵安一直惦记着我,时不时地要我进宫。那一天,我在宫里实在是累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了二皇子和肖贵妃的对话,我才知道嘉峪关失守的真相。

原来护短的二皇子和肖贵妃,为了让邵安得偿所愿,使了一招釜底抽薪,里通外敌让嘉峪关失守。其一,可以让季将军名声扫地,季家败落;其二,可以和鞑子达成交易,加重和太子相争的筹码。

我当时听到这些,心惊之下不敢出声,只好一直装睡。

我知道,没有证据,我很难为季家报仇,于是我筹谋这么多年,创办了通达书局,就是想有一天,能在天下人面前揭露二皇子的恶行,为季家出一口气。

邵安对我好言相劝:“只要你做了我的驸马,这件事我会让二哥一笔勾销。你现在已经被抓,只有这条路可走。”

我道:“我不会走这条路,我不会让季棠伤心。”

邵安大怒:“那个季棠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护着?宣弘,你知不知道她武功这么高的原因?世上只有一种功法,是能让女子练得此成就,就是我们皇家珍藏的凰意功法,只有历代的皇室女子能练!她肯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功法,只要我上奏父皇,对她彻查,那一个盗窃功法之名,她就逃不过去!”

我露出震惊的神色,邵安又道:“你看,你连这件事也不知道……你服个软,和我一起生活,不好吗?”

我还未答言,外间传来纷乱的响声,夹杂着“有人闯入”的喊声,越来越近。

门“砰”地被推开,季棠持剑走了进来,身边围了几个不敢靠近的护卫,她身上出现了几道血痕,我猛地起身,不管不顾地就要冲过去,对那些护卫吼道:“不许伤她!”

季棠却是松了一口气,扯住我的衣襟,带着些哭腔道:“你果然在这里。书局的人说你不见了,我着急得不得了,想来想去,能把你抓走的,也只有公主府了。”

邵安已经站起身来,凛然盯着我:“宣弘,你已经决定了吗?”

“是!”我抓起季棠的手,和她十指相扣。

“行!”邵安气笑了:“你们两个,就一起在这儿等死吧!来人!给我围住这里!不许放走!”

7.救赎

公主府的后院幽冷深凉,我和季棠各自被锁链锁住了双脚,共处一室。

我慢慢地朝季棠靠近,见她没有反抗之意后,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出声:“别问,问就是取暖。”

季棠顿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这样开怀的笑声,是融化我恐惧、害怕、难过的良药。

她总是有能让我一瞬间活过来的魔力,好像被囚禁的困境都不算困境了,好像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充满了温馨与静谧。

“你为什么要针对二皇子啊?”季棠问我。

我把当年发现的真相告诉了她。

季棠听完,盈盈的眼里渗出了泪,比夜空的星辰还动人,她一头就扎进了我的胸口,抽泣哽咽道:“就为了这个?他们是皇室子女,和他们作对,你会没命的!小侯爷,你不是自诩你是读书人很聪明的吗?怎么能干这样的傻事?”

我眨了眨眼睛,极力让涌出来的泪意退回去,用尽量轻松的语气说:“我这怎么能叫傻呢?我听我娘说啊,人死了也会有转世,会有轮回,可见人的命不止一条。可是遇见你的机会不一定再有,我希望我不留遗憾,我希望为你出气,也希望皇上能彻查当年之事,恢复你爹的名誉,让你别去西北冒险。季棠,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做这一切,到现在也没有半分后悔。”

季棠哭到在我怀里颤动,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可……二皇子是能和太子相抗的皇子,你这样的罪他,会有很大危险的!”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的罪他。”

“什么意思?”

我勾了勾唇:“你忘记我是‘阴险狡诈的读书人’了?我敢出揭露二皇子恶行的文报,怎么可能不留后招?文稿送往书局之前,就已经有原样的一份送往了东宫,等着吧,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

季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摩挲着她的发丝:“太子拿到了二皇子强掳良家女的文稿,肯定能追查到我被掳进公主府。我特意放了些当年之事的料,以太子的能力,定然追查到底,你父亲正名之日不远了。棠棠,你答应我,别去西北了,好吗?”

季棠转头看我,我把对她的担忧都装进的眼里,她沉默了一阵,好歹是心软了,脑袋靠在我的臂膀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没料错,我们只被关了一夜,外面就传来纷乱的动静,整齐的脚步声夹杂着内侍的尖鸭嗓,大门打开,我和季棠被救了出来。

季棠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走!我们回家!”

我静立原地,没有动,微笑着看她。

季棠回头,疑惑地看着我,她瞟见了一旁拿着明黄圣旨、面色严肃的内侍,脸色大变,小心翼翼地问出口:“阿弘哥哥……你……?”

我长叹一口气,双手把住她的肩,在她额头印下轻轻一吻。

“帮我照顾好府里,好吗?”

季棠似乎已经明白了过来,紧紧攥住我的袖口,她的眼睛已经红了,用力地盯着我,好像要用目光把我钉住、不让我走一样。

“别这样。”我摸了摸她的头:“书局是皇上扶持下办的,操控舆情,所以印发文稿必须要得到皇上首肯。我已经犯了大罪……其实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二皇子,如果不是他劫持了我,如果让文报顺利发行全国,我更会罪加一等。”

季棠眼里的光坚定起来,又朝我胸口给了我兄弟情深的一拳:“我不会让你为我牺牲的,你等着!”

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决心倏然崩溃,捂着胸口,用变了调的声音问:“你要干什么?”

“我要去西北!我要打走鞑子!我要用军功为你脱罪!”

“不行,你刚才答应了我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除非你能打得过我,你能吗?”

我……我真后悔!真的!

8.相守

我被软禁在了侯府中,季棠出发后,我的一颗心就没放下来过,日日和她写信,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她的状况。

她说她一路奔袭,到了嘉峪关。这里环境恶劣,之前她在侯府里学到的“未来侯夫人培训计划”,在那里派上了大用场。

她说,谢谢我,她明白了我的苦心,知道我当初不是在故意为难她。

我泪流满面,回信给她,告诉她我教她这些的时候,多次求香拜佛祈祷她不要有用得上的一天。

她回信给我,提出质疑,说我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很可能拜错了佛堂。并问二皇子一家如今怎样了。

我收到信,先是恭恭敬敬接了一尊佛像进来,日日进香祈祷季棠在嘉峪关平平安安,再给她回信:

你放心!二皇子已经被查出来通敌之举,皇上已经将他幽禁,肖贵妃为儿子求情,遭到皇上训斥,牵连出她为二皇子牵线搭桥的内幕,已经被打入冷宫了。邵安么,天天哭,还来找我哭,不过还好外面有侍卫拦着,我现在甚至觉得被软禁挺好的,皇上真乃明德圣君!

我和季棠的信一来一往,写出了八十集话本子的长度。因为和边关的通信都要拆开检查,所以这些内容也被别人看了去,最后竟然被抄录下来,印刷成册,在私底下广为流传。

一时间京城争相歌颂我和季棠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我从前的“夫纲不振”反而成了美名,被深闺小姐们争相传颂,如果不是我被软禁在府,他们估计就要踏破侯府的门槛了……幸好幸好,我再一次感慨,皇上真乃明德圣君!

揪出二皇子通敌叛国后的六个月,嘉峪关传来大捷喜报,鞑子被打退数百里,其中,季将军的女儿季棠立下了汗马功劳。

季棠回京的那天,皇上赦免了我的罪,并同时拟了一道赐婚于我们的旨意。

我站在城头,看到被兵马拥着的她,在百姓的欢呼声中缓缓行来,阳光下的她笑得如此耀眼,这一刻,整整六个月的思恋喷涌而出。长风为我拨开人群,我迈步走近季棠,长臂一揽,把她揉进了怀中。

阳光让沉重的思恋融化成柔软的微风,把我们紧紧包围,她在我耳边轻轻说:“我好想你,小侯爷。”

“我也好想你,大小姐。”

9.凰意

我们成亲之前,皇上给了我们一份贺礼,季棠打开,是那份被皇家珍藏、只允许皇室女子修习的凰意功法。只是锦盒里唯有包裹功法的绸缎,里面却是空的。

季棠小脸煞白,悄声对我说:“我忘了告诉你,我修习的正是凰意功法,是我偶然间得到的。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会不会治我的罪?”

我指锦盒:“不会。你看,皇上赏了我们一个空盒子,就说明他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你修习功法的事,并且不打算追究了,不然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赐给你。”

季棠的脸由阴转晴,开心起来,拉着我的手在侯府里转来转去,商量着大婚那天的布置。

季棠问我:“以后你要不要也练练武?出去也跟着我揍个人什么的?免得他们老说你夫纲不振。”

“不必了,只要夫人是你,我夫纲不振,他们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哈哈哈,我忘记了,你最能讥讽别人了,春宴那天,一群人都被你说得面无人色。小小侯爷,你怎么能这么厉害?我的眼光怎么能这么好?”

我微笑着看她跳跃的背影,脑子里闪过多年前的场景——

那时候季将军兵败回京,季棠立下了替父守关的誓言。她天天练武,可因为是女孩子,筋骨不强,每天都过得很痛苦。我趴了她家的墙头看到这一切,之后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趁着邵安公主频繁召我入宫的机会,打探到了凰意功法的位置,策划了一次偷盗行动。

这次行动功败垂成,我被皇上的侍卫抓了个正着,拖出去就打,皇上知道的时候,我的腿已经血肉模糊了。

皇上问我,为何要盗?

我回答,为了生命中不可错失之人。

皇上叹了一口气,最终是没有责怪我,以邵安的名义将我留在宫中治伤,只是经此一事,我的腿就算医好,也不能修习武功了,这才改走习文的道路。

皇上仁善,为我遮掩,这件事情谁也没说,反而被一知半解的邵安用来当做离心我与季棠的借口。

不过我想,现在已经没有谁能让我和季棠分离了。

在宫里养了两个月伤后,我去了季家,那夜月黑风高,我把功法塞在了季家院子的桂树下,发出了点儿动静。

我趴在墙头,看到季棠疑惑地出门,在桂树底下拿起这本功法,露出惊喜笑容的小脸时,就知道了。

和最在乎的人同行,这一生都将是温暖的。(原标题:《来人啊,侯爷又被拎走啦》)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