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梦华录》已大结局,在赵孙宋姐妹三人中,宋引章是最软弱、最容易轻信男人的人。

一开始就不顾赵盼儿反对,与相识了15天的无赖渣男周舍私奔。

结果婚后被周舍用绳子拴着不给钱就打,受尽各种侮辱。

赵盼儿好不容易把她救出来,在东京碰到多情浪子沈如琢,在他的花言巧语下又成了他的笼中鸟。

差点被他卖了还在帮着数钱。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幸好当时碰到了张好好,在她的提醒下才沉着应对,反败为胜。

既逃出了魔掌,还惩罚了渣男沈如琢。

说真的,我特别感慨。

她从一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柔弱的、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到孤身一人战败混迹情场多年的登途浪子沈如琢。

可以看到她一路从自卑到自强自立的成长心路历程。

宋引章之所以那么容易被男人骗,都源于让她自卑的乐籍身份,并急于早日脱籍。

与认识15天的周舍私奔

宋引章是爱乐如命的江南第一琵琶高手,因为自卑于乐籍身份,所以总想找到能帮她早日脱籍的男人。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周舍就投其所好,说他家是富商,对引章是因曲生情,一见倾心,保证会对引章如珍似宝,一生一世。

盼儿通过一首明妃曲和他端茶喝水的手势及身上的熏香气味,揭穿他是一个出入欢场的酒色之徒。

叫引章远离他,不要受其哄骗。

然而宋引章根本就不听劝告,既不暗地里通过各种渠道,去打听打听周舍所说的真实性,也不想想要是所托非人、或是被骗了会怎么办?

这时的宋引章根本就没有安全意识,直接跟周舍私奔了。

有网友说她这是恋爱脑,只要这个男人不嫌弃她乐籍的身份,而且是个有钱的男人,许诺结婚后帮她脱籍从良,就义无反顾的信了。

婚后周舍找各种理由向引章要钱还赌债,没钱就把引章用绳子像狗一样拴着不给吃喝。

或打或骂不把她当人看。

盼儿知晓后找到引章时,引章紧张地说,盼儿姐,我知道错了,快点带我走吧。

可盼儿说,我是来救你的,但是现在带你走,你被骗的钱就这么算了?你被打伤的腿也这么认了?

因为乐籍身份让宋引章自卑,急于求成脱籍,就不会去考虑更多的风险因素。

现在身陷囹圄,也只想早日逃离险地,而不想想要是逃走了再被抓到了会怎么办?

逃不能解决问题,而要想个万全之策,既要安全离开,还要让坏人受到惩罚,最重要的是以后还不能有麻烦。

盼儿就这样设计让周舍休了引章,不但拿到了被骗走的钱财,在顾千帆的帮助下还把周舍刺配三千里流放崖州。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宋引章在男人面前唯唯诺诺的,他说什么都信,因为贱籍的身份让她自卑而不自信,又急于脱籍,导致她很容易受骗上当,还不听好姐妹的劝告。

成为沈如琢的笼中鸟

好不容易逃离周舍的魔掌,到了东京,在教坊司又碰到多情种子沈如琢。

华亭县引章差点被愤怒的周舍劈杀的时候,是顾千帆及时救了她,又深夜给她送名曲《凉州大遍》。

所以引章对顾千帆有不一样的感情,她不知道顾盼两人早已相知相恋,历经生死,还以为顾千帆也喜欢她。

当无意中看到顾盼两人抱在一起,还从三娘口中知道他们准备订婚时,心里特别难受,实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他俩都要订婚了,只有她不知道,她觉得被他们耍了。

赌气跑去找沈如琢。

沈如琢深知引章很想脱籍,之前为了讨好她时说过,凭他跟教坊使的关系,脱籍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引章住在他府上时又说,为了早日帮她脱籍,要去找林三司帮忙,请她去林府赴宴谈琵琶。

还哄骗她说为了求计相帮她早日脱籍,要对计相?敬点,多说些好听的话。

沈如琢表面温文尔雅,一直对引章甜言蜜语不失时机的关心和表达爱意,其实处心积累的就是想把引章搞到手,再成为他升官发财的筹码。

为计相谈完琵琶,计相不怀好意地摸了下引章的手,引章强忍内心的厌恶,借口琵琶上有灰尘要去清洗。

沈如琢知道她不高兴,又哄她,说最不愿她受委屈,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早日脱籍。

只要她能脱籍娶了她,就算为五斗米折腰也值。

细想下,引章应当是知道沈如琢不是真心喜欢她的。

当初沈如琢私自把她的发钗拨下来拿走,要她为他私下弹琵琶。

这是一个相当轻佻的行为,并不像他所说的对她由怜生敬。

还经常在她面前离间她与盼儿的关系,根本就不是真的为她好。

而引章对沈如琢说的话总是不置可否地半推半就,因为她自卑不自立,总想着依靠别人。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对比下顾千帆,他对盼儿心动时忍不住说了句,叫她以身相许,一秒后怕盼儿不高兴,马上改口说失言了。

为盼儿买的火珊瑚簪子怀揣了很久,在双方表明心意后才送给盼儿,这才是喜欢,是把人家放在心坎上瞻前顾后的喜欢。

而沈如琢对引章,一是为了她的江南第一琵琶,为了柯相的风骨二字,二是为了她的容貌。

为了升官发财,把引章带到计相府,面对计相的调戏,沈如琢无动于衷。

此时内心极度不满的引章对沈如琢的解释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懂得自立才能自救

对沈如琢彻底失望是在看到沈如琢给她喝有迷药的酒。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在计相府,假装昏睡的宋引章,看到沈如琢熟门熟路地去点催情香时,知道他这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便迅速起来拿起身边的物件把他打倒,捆住他的手脚,塞住他的嘴巴。

引章怎么突然这么勇敢这么独立自主了呢?

因为在房间换衣服时张好好提醒了她:沈如琢现在家道中落,为了升官发财,她之前有两个好姐妹跟他很恩爱,他对她们也是千好百好的,成了他的人后,他就厌了,转头找个理由把她们送给了林三司。

当时的引章还是不相信他会对她做得如此决绝无情,她以为她跟她们是不一样的。

直到看到沈如琢给她喝有迷药的酒,确认她真的睡着了就去点催情香,才对他真的是绝望了。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心灰意冷时,就会自立起来。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正如三娘所说,女人贵在自立。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逃脱他的陷井,引章只能自强自立自救。

所以先下手为强,趁沈如琢不注意,把他打倒,捆住手脚,塞住他的嘴巴,拿出准备好的切结书强行让他按手印。

最后把他打晕,还把看管她的侍女弄晕放到他身上。

人活着大多还是求稳大于求变,求生大于求死的。

当一个人遇到生命有危险时,一定会想办法奋力反抗的。

引章三代是乐工,参加过很多宴席,对迷魂药和鸩酒闻着都能分辩得出来。

所以沈如琢想在酒里下迷晕药来害她,那是在她面前班门弄斧,自不量力。

引章不想做乔木上的菟丝花,不以色侍人,要凭自己的本事吃饭。

逼急了狗会跳墙,兔子也会咬人。

白慕徐振宇(苏慕宇穆飞)

引章之前因为乐籍的身份胆小怕事又自卑,在男人面前显得柔柔弱弱的,因为一直以来除了弹琵琶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懂,也不会察言观色。

有事就找赵盼儿,盼儿对她像女儿一样呵护。

身边有谁就依靠谁,对盼儿、顾千帆是这样,对周舍是这样,对沈如琢也是这样。

她从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要给她依靠。

如果哪天没有了这些依靠会怎样?

周舍差点要了她的命,萧相府的丫环都可以随意侮辱她,沈如琢把她卖了还差点帮着数钱。

好在她吃一堑长一智,明白自卑解决不了问题,唯有自立才能自救。

宋引章从一个吸渣体质变成一个勇敢自立的女战士,这也是女性的觉醒。

所以,永远不要小看一个女人在危难时刻的沉着冷静,对风险预判的能力和应对危机的本事。

这些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借鉴。

宋引章可以,你也可以。

图源:网络侵删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