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bloids报loids(Tabloids报)

我和这边的小伙伴正走到一座桥上,我们的二狗子看到水高兴地跳到河里了。它正在美滋滋地游泳,突然间一条鳄鱼从旁边的水里冒出来,追过去想去吃我们这二狗子。经过一番战斗,在靠近岸边咬住了狗腿。我一看没别的办法,就让他们在这看着,我赶紧去基地拿枪,想把鳄鱼打死救狗。

我沿着桥右边走,还没有走十米,又看到河里有一只老虎在水里抓一只豹子。我很奇怪,这条河里怎么这么多猛兽。我也顾不了其他,赶紧回去拿枪才是王道。 刚下河堤,还在斜坡上看到了半截蟒蛇身子。我正纳闷,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两只平头哥那样的貂类动物正在啃食蟒蛇。它们已经把蟒蛇干翻了。我也来不及仔细看了。还是想赶紧去基地拿枪,想先把狗救出来再说。

我走到我们基地大厅里,因为我们这个主建筑里边很多房间。所以三转两转,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地走到了大学宿舍。nnd,房间锁着没人。我一看现在晚上了,他们应该吃晚饭了。就去餐厅找他们顺便吃口饭。到了餐厅里,看到大学舍友在吃饭,我就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让我坐一边的桌子上吃饭。吃着吃着我就看到大叔一家人也在餐厅角落里吃饭。我心想好久没见了,过来打了个招呼。他们又把我带到了隔壁房间,我看到了我堂哥和二伯。就和他们打招呼,问他们我的枪在哪里了。他们不想让我拿枪,怕我惹事。最后三说两说最终我还是拿到了一把手枪和一把AK。道别之后我就出门了。

我出门了,突然又回到了赞比亚以前上班的工厂。我想正好和老总谈一下合作项目,没谈好最后不欢而散。然后我开车出大门,看到好像赞比亚政府军和刚果军在打仗。刚果军已经把情歌啦占领了。封锁了门口的要道,不让走。

我很生气,心想再耽误时间,我的狗就要被鳄鱼吞了。也不知道这狗在我这边怎么这么重要。于是 我就和他们谈条件,看看怎么才能让我走。他们说听说你们中国人武功厉害,那就跟我比试比试。 我问他们比试什么。他们说有两种第一比武,第二比枪法。我说不行,有可能一比一分不出胜负,再加一个比试赛车。废话少说,第一比武三下五除二撂倒一个小头头,赢。第二打鸟,他们打中了一只鸡,我故意输了。我知道赢了也没用,跑不掉。还得被他们扣起来。所以就第三局比开车速度,心想正好半路直接甩了他们。果真比了起来,经过一番惊心动魄地较量。我终也于甩了他们跑了。但却也不知道又跑到他们一个营地里去了。看到我有枪,过来把我抓了。因为我是中国人,也没有什么惩罚。直接把我遣返回国了。

等回国那天再想想,多么熟悉的场景,又破产了。好不容易东山再起,几年在非洲又白干了。想想人生索然寡味,了无前途。只能收拾行囊,做个北漂了。就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到了地方,仍和刚毕业那几年一样,举目无亲。在广场上,溜达来溜达去。和一个年轻人不小心碰了一下。也没在意,但下意识地手摸了以下口袋,ND,完了 手机被他摸走了。我刚买的新MATE40PRO。这还行?我就追着他,他把手机藏在草后边。我追上被我发现了,他又扔给他同伙。他同伙跑了, 他被我抓住了。我让他打电话给他同伙把我手机送回来,他潇洒地拒绝了。更气人的是还有他那鄙视的眼光。我火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无名之火,一只手抓住他,一只手掀开下水道盖子,就把他塞到里面了。盖上盖子,我就沿着路边走。

走累了,我就坐在马路牙子上歇息片刻。突然有个人从一边拍我肩膀。我抬头一看是蔡正月。 我初一的同桌,我高兴坏了。这是多少年了,二十多年没见了。高兴得很,东扯西扯,聊了半天。天黑了,走吧。他就把我带到他住的地方。

这地方好像我赞比亚的主建筑。三转两转,进了他的屋,还两层的。这不是高中宿舍么。真奇怪哈。累了,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先睡了。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滴,就被警察叔叔给抓了。他们带我去一个高层建筑的地下室。然后从旁边的下水道里挖出来一具白骨。 不用说我也知道了,肯定是偷我手机的那个家伙。他老婆哭哭啼啼的,警察说我好狠心,把她男人扔到沼气池里了。我也知道做啥争辩和抗争也没啥意义了。反正已经被生活虐成狗了。诸事不顺,几遭破产,爱而不得,梦想早已破灭。唉,心如死灰,破罐子破摔吧。不如干脆引颈受戮,一了百了,不失为一条好汉。次日被解押上车,直赴刑场。

不及时,听到一声枪响。醒了,昏昏沉沉,原来是手机信息的声音。哈哈,竟然又是一个滑稽的梦。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