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亲事不遂

主仆二人穿过御花园,老远便看见一位披着墨黑色大氅的少年,手中拿着一支红梅,站在一大片红梅盛开的雪地里,仿若是从寒雪红梅图走出来的翩翩贵公子,红梅白雪晕成了他的背景,越发衬得他面容俊秀,气质高雅。

看见李长庆,信步走了过来,语气温和亲昵地说道。

“阿庆。”

李长庆微微昂起头,轻哼一声,背过身不理睬,一副骄矜的模样。

梁洛伸出修长的手,轻抚李长庆的发顶,将红梅别在她的乌发上,越发衬得她越发唇红齿白,甚是好看。

“阿庆。”

梁洛宠溺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拖着长长的尾音,带着讨饶地的意味,他最是知道这个丫头,看着骄矜跋扈,实际上最是心软。

“你何时入宫的?找本公主什么事情?”

李长庆抬手摸了摸头上的红梅,如今见一面不容易,终是语气软了半分。

梁洛从大氅里拿出一个温热的手炉递给她,双眼如盛满的秋水般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少女说道。

“也不久,送我阿娘和纯儿去了皇后娘娘的宫里,便在这里等你了,阿庆,可是冷着了?”

“也不是很冷,等我做什么?”

李长庆接过手炉,忍着心跳,转过身问道,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梁洛轻轻一笑,眉目间犹如一朵梅花盛开,晃得李长庆心口小鹿乱撞,半天回不过来神。

“自然是特地来给阿庆送及笄礼的呀。”

梁洛递给李长庆一个样式古朴,花纹精巧的锦盒。

“谁稀罕你这些东西。”

李长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却飞快地伸过去接了过来。

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块雕着两条锦鲤戏水纹饰的玉佩,借着玉石原有的纹理和颜色,两条鲤鱼相互依偎缠绵悱恻。

“这玉佩虽不是多贵重,却是自我太祖母那一辈传下来的,难得意图好。”

梁洛没有说的是,这块玉佩历来都是交给梁国公世子妃的。

“这物件确实珍贵,但是我缺的是及笄礼的头面,这玉佩也不能戴在头上呀。”

李长庆看着这玉佩有些年份,虽不知其中缘由,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梁洛又拿出一个用锦布包着的物件,递到李长庆眼前,打开来是一个雕着两个青梅的木钗,虽然用料上乘,但雕工却很是一般,李长庆看了一眼,脸瞬间就红了。

梁洛的母亲是睿帝的嫡亲表姐,李长庆和梁洛兄妹自小一起长大,自然当得上青梅竹马。

“阿庆,这木钗是我亲手雕的,就是普通的凤栖木,你可喜欢?”

梁洛小心翼翼地一边说一边看着李长庆。

“嗯,还不错,算了,原谅你了。”

李长庆将木钗仔细放入衣袖里,抬起头盈盈地看着梁洛,嘴角微微翘起。

“都是我的错,我该早日送进来的。”

梁洛目光灼灼地看着红透了脸的李长庆,鼓起勇气上前一步,轻轻牵起李长庆娇嫩的手,语气温和却坚决地说道。

“阿庆,等你行完笄礼后,我便央求我父亲向皇上请旨给我们赐婚可好?”

李长庆听了,心跳如鼓,脸颊发烫,双手搅着帕子,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最后昂着头,把腰挺得直直的,看了一眼梁洛说道。

“谁允你求婚了?本公主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娶的嘛?”

说完便拉着棉冬快步朝着燕安宫跑去,留下梁洛痴痴地站在梅林里,看着李长庆和绵冬二人牵着手一路小跑远去。

“慢点跑,小心路滑。”梁洛在后面大声喊道。

等离了有段距离了,李长庆这才缓下脚步,弯着腰双手捂着自己红彤彤的脸朝着绵冬问道。

“梁洛刚刚说了什么?”

“我的公主,你被世子爷当面求亲了,这回公主可如愿了。”

绵冬一只手捂住胸口,看着李长庆笑呵呵地说到。

“你这个死丫头,让你取笑本公主。”

李长庆边说着边趁着绵冬不注意,在树枝上折下一块冰吊子塞进绵冬的衣裳里,冰的绵冬轻呼一声。

到了燕安宫门口,老远就听到大殿里,范皇后和梁国公夫人两人的说笑声,她和绵冬整了整衣裳,平复了心情缓步走了进去。

大殿里坐着两位衣着华贵的妇人,和一个十来岁穿着碧衣锦服的少女,看见李长庆进来,少女朝她挤了挤眼睛。

李长庆规规矩矩地朝着二位妇人行礼,然后乖巧地走到少女身边坐下。

“公主可见着我哥哥了?那钗子可是我哥哥花了好几个月功夫亲自制成的。”

梁洛的嫡亲妹妹梁纯儿,捂着嘴巴悄声对李长庆说道,眼里掩不住的戏谑。 李长庆微微瞪了一眼梁洛,伸手悄悄地掐了一下梁纯儿。

“好孩子过来让表姑母瞧瞧,几日不见,看起来似是瘦了。”

梁国公夫人朝着李长庆招手,满脸含笑地说道。

“夫人,这丫头哪里是瘦了,她是这阵子抽条似长高了一截,你是好久不入宫,才觉得她瘦了。”

皇后看了李长庆一眼,语气甚是亲昵地对着梁国公夫人说道,二人从前在闺中关系就好,如今梁国公是皇上倚重的大臣,来往就更密了。

“哎呀,看我糊涂了,这是好事呀,过几个月公主就要行笄礼了,是大姑娘了。”

梁国公夫人拉着李长庆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这样好的姑娘,不知道将来会便宜了哪家小子?”

梁夫人状似无意地说道,终究是不经事的女儿家,脸皮薄,被人当面谈论起婚事,羞得双颊又红了起来。

“母亲,你是忘了我哥哥了?”

梁纯儿边说边朝着李长庆做了个鬼脸,二人的动作自是瞒不住两位妇人,同时看着李长庆。

“纯儿,你比我小不了多少,你要是相中了那个男子,我定然去求我父皇母后给你赐婚。”

李长庆红着脸反击。

“好了,阿庆,纯儿,你们别闹了,都是大姑娘,事关姑娘家的清誉,怎可随意谈论。你们都还小,身份又是顶尊贵,婚姻大事需得慢慢计较。”

皇后淡淡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说道。

“娘娘说得对,纯儿你这孩子口无遮拦的,幸好这殿里没有旁人。”梁王妃目光微微黯淡。

“玉贤,你也不要想多了,我如今就阿庆一个孩子,看似身份尊贵,实际上万事做不得主,洛儿是个好孩子,我是怕最后耽误了他。”

皇后握住梁王妃的手,以从前闺名相称,可见其诚恳。

梁国公夫人轻轻叹了口气,她怎会不明白,这世间的女子,不管是公主妃嫔还是世家贵女,看似身份尊贵,富贵泼天,可为了家族利益,丈夫子女的前程,随时都是可以被放弃的。

她也是因为家族利益嫁给梁国公,虽然二人相敬如宾地过了大半辈子,但这其中有几分真情几分算计,恐怕连她自己都说不清。

况且,如今梁国公府有她这位皇上的嫡亲表姐,已经是荣宠至极,并不需要再娶一位身份贵重的公主,入王府来巩固梁国公府的地位,事极则衰的道理她自是明白。若不是梁洛对这丫头情根深种,缠着她央求,她也不会豁出老脸进宫来求皇后。

“哎,看他们造化吧。”梁夫人轻轻叹气道。

李长庆从前从没有认真地想过这个事情,她一直觉得以父皇母后对她的宠爱,将来定然会依着她的心意为她挑选夫婿。

如今想来,也许对于她的婚事,父皇母后有时也未必做得了主。

念及此,她心中大骇,双手揪着袖角,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

恍然间,目光微垂,却看见殿外一个身影踉跄着离去,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酸涩。

正想着,便有监人来传话说梁洛被皇上留在御书房用膳,让燕安宫这边不用等了。

李长庆听了,看着眼前的吃食突然就失去了胃口,但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还是象征地吃了几口。

用完膳,送走梁王妃母女后,皇后单独留下了李长庆在内殿说话。

皇后看着眼前容颜清绝艳丽的女儿,伸出手轻轻帮她拢了拢额前碎发,然后说道。

“阿庆,你可是倾心于梁洛?”

李长庆抬起头思虑片刻,后退一步缓缓跪在皇后前面,语气坚决地说道。

“求母后为儿臣谋划,成全儿臣和梁洛。”

“起来吧,梁洛是个好的,他这样的身份也算是和你相配,你若是真倾心于他,母后自会和你父皇说,但是你作为嫡长公主,就该有嫡长公主的气势,他若也倾心与你,自会想办法风风光光地将你娶进门。只是你也看出来了,梁国公府并不是好相与的,只怕你想嫁进去,他们却未必真心想娶你,如今母后身下无嫡子,梁国公又执掌兵权,朝堂瞬息万变,往后的路谁也不知道。”

皇后轻轻牵起李长庆的手,细细和她分析着。

李长庆听了皇后的话,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往常宫里宫外的人遇见她都是礼让三分,可这礼让中有几分是因为她的身份,又有几分只是因为她李长庆这个人,那么她心心念念的梁洛呢?

思虑片刻,李长庆再也坐不住,便辞了皇后,带着绵冬往御书房匆匆赶去。

若是赶得及,兴许她还能在梁洛离宫前见一面,她想当着梁洛的面问清楚,若是梁洛看中的只是她这个人,那么她自会用尽全力去谋划一切,只为和他在一起。

到了御书房问了宫人,才知道梁国公世子早早离宫回府了。

李长庆听了双眼立即蓄满了泪,梁洛定然听到她母后的话,误会了。

绵冬看着失魂落魄的李长庆,轻声说道:“公主,你可以去求皇上,陛下最是疼你,定然会成全殿下的。”

李长庆听了绵冬的话,心里激起一丝希望,但是不过片刻便摇了摇头,母后说得对,若是他梁洛真正倾心于她,自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果然多肉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权谋##长公主##有哪些值得推荐的权谋类小说#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3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