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我的军旅旧事(第三章)

第三章 与他的初次相遇

  新兵班长对我们很好,对生活上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对于队列训练,班长也没有逼迫我们,偶尔的体罚如:面壁站军姿,让墙与鼻子间的纸粘在鼻子上;脚下放一满盆水端正步,不坚持鞋就会湿;背上趴人做俯卧撑……这些我们都能接受。

在半严肃半嬉闹中,达到一定的训练效果,不会让人觉得枯燥乏味,死气沉沉的,我觉得这样很合适。没有“加餐”我们又怎能强于其他人,早一步使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呢?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来部队军营的初心而努力,都在对比。比思想,比积极,比着不犯错误,更比着训练。人与人比,班与班比,排与排比,连与连比,都在暗暗的下着功夫,谁也不肯服输!

  一些先天条件不是很好的战友,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克制或校正自己的缺点:比如稍有驼背的,晚上平躺着睡觉不垫枕头;罗圈腿的,用背包绳捆着睡觉……我到是没这些毛病,只是身体点瘦弱,体力欠佳,相对于他们,小胳膊小腿的,所以每天熄灯后,都要比别人多做好些地俯卧撑、仰卧起坐和端腿。(平躺在床上,腿伸直抬起与床呈45度角。主要锻炼腹部和腿部力量;)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信念的真正含义。我们只知道,既然来到军营,也曾经为了梦想许下承诺。那么,在这已无任何退路的地方,我们只能努力。别无选择!

  一切,都在环境的熏陶以及外界和自己内心的迫使下,渐渐的形成为——习惯!

  转眼,近一个月的时光瞬息而逝,新年就这样不声不息地来临了。

「同志故事」我的军旅旧事(第三章)

  节日的餐桌丰盛而喜庆,老兵们喝着啤酒称兄道弟,这样的场面平时是很少见的。正长身体的我们,长时间十个人挤在一个盘子里抢食吃,看到这么多饺子,一个个甩开腮帮子大快朵颐,直撑得腰滚肚圆,两眼冒光。

  作为新兵,我们到不需要帮厨,但是每天晚饭后,每个班要留一名值日生,帮助炊事班打扫卫生。

然而这天,正轮赶上我值日。

  我所在的新兵七连一排二班,对应下连是三营七连。在新兵期间,避免一些不进步的老兵将不健康、消极腐化的思想传输给我们,平时训练也很难有接触老兵的机会。于是,出公差(帮其他部门干活或者是重大节日打扫卫生)和炊事班打扫的时候,便成了大家表演积极的舞台。

然而军旅的路途才刚刚开始,后面至少有三年的时间,我们要在这里安详的度过。每个人都想好好表现,赢得他人的认可。

  ——如果不遇特殊情况,我们下连的地点基本定在了新兵排所在的连队,也就是七连。

  那天,酒足饭饱的新、老兵陆陆续续离开了饭堂。天渐渐黑了,偌大的饭厅里只剩下干部一桌还在继续。连长和其他不值班的干部都早早退了席,利用这难得的节日休息时间下山回“家属院”与家人团聚去了。桌上只剩下指导员和排长,由司务长和炊事班长陪着喝酒。他们言辞激烈,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散去。

  炊事班里负责烧火和喂猪的李康,偷偷来到角落里,我们等待的地方,让我们先去打扫操作间,到时候如果他们还没喝完,就让我们先回去。

  我们的部队,是野战军坦克师下设的装甲步兵团,最高首长是团长。营区建在城郊外的一个地势较为平缓的山坡上,占地面积很大,周围由高高的围墙圈起。整个营区分成东西两个部分:一条从正门缓缓直上的柏油阔路中间穿过,将营区一分为二;中央两个各自独立的大操场,分别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一应设施齐全;操场南面有微型公园、障碍场、小操场、菜地、蔬菜大棚、门卫纠察队、禁闭室、军需处等等的边缘部门,零星散落着;西部的大操场以北高高耸立着机关和招待所两座标志性大楼,后面是炮营、浴池、锅炉房等;东部四座四层主楼四角蹲峙,大俱乐部将其两两隔开……

  一、二、三营的炊事班在四座主楼及俱乐部的后面,由两溜相邻的长长平房组成。连与连之间有墙隔断,形成各自独立的空间,再以甬道前后连接,就成了一个完整的炊事班。前面做饭厅,后面是炊事员宿舍、储藏室、消毒房和操作间。

  我们要做的工作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清理灶台和刷地——用笤帚擦洗,然后冲干净就可以了。但在我们“积极抢着干”的情况下,常常事倍功半,溅一身油泥渍不说,总是鞋袜尽湿。

  说实话,那时候的我们都不会干活儿,就是想表现表现。

  尽管在别人的监督和指导下,我已经能够把活儿干得很漂亮,但我仍然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在人前卖弄,只拣些没人愿意干又不能露脸的活儿。只要不闲着,别人不会无端说你是偷奸耍滑的“熊兵”。

从老兵交流偷听到,炊事班长是我班长的老乡,我很不希望炊事班的老兵们,说出我的不是。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天,我仍然同前几次一样,和老兵李康打扫烧火间。

  “这点儿活儿,是专门留着锻炼你们的!要在平时早干完了!”打扫的间歇,李康一边用铁钎抠着灶坑里残留的煤烬,一边跟我透漏着玄机。在经过前几次接触后,这个憨厚、诚恳且一身煤黑的黑龙江老兵,总是偷偷的告诉我一些我不了解的事情。

  “哦!呵呵!”我笑笑。“这煤渣儿还倒原来的地方呗?”

  “嗯!过棱子(土坎)加点小心,别摔(zhuai)喽!”

  “不能!”说着话,我拎着一桶煤烬从烧火间通向外面的小门准备出去。刚撩起棉门帘,一个黑咕隆咚的高大人影,伴随着扑鼻酒气,迎面而来。

  猝不及防之下,我们撞了个满怀。我和那桶煤烬一齐坐倒在地上。

  “你TM找死啊?”一声闷雷,震梁憾瓦。那人也不管是谁,张口便骂。一撞之下,他似乎并没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凭借着撞我之势进到屋内。

  “陆班长,这是连队每个班留下值日的一个小新兵儿……”李康急忙过来把我拽起拉开,与那人保持了一定距离,似乎怕他伸手打我。

  “新兵!新兵?新兵TM多了个屁!”被称作陆班长的人喝得醉醺醺的,舌头都有点大了:“我告诉你,康子,你班长我怕过谁?我他妈的谁也不怕!你,过来过来!”

  听着他土匪一样的话语,看着他浑身上下流露出的野蛮气息,我心里有点害怕。

  这样一个人让我过去……

  不知是谁推开操作间与烧火间的门探头望了一下,看到这个情况又无声的缩了回去。然后操作间里刚才还“哗哗”的冲水声,悄然而止。

  “陆班长,你消消气儿,他一个小新兵,刚也没看着你……对了,刚才菜点儿的牛班长来找过你。”我正自六神无主,不知该服从命令过去,还是站着不动,眼睛巴巴的望着李康替我求了情。

  “你给我起开!”陆班长拧着眉,眼睛直视着我,拨拉开隔在我们中间的李康,晃晃悠悠的向我走来。

  我定定的看着他,浑身不自在。

  “你怕我不?”他在离我很近的地方站住,用手捏着我的下巴,眼睛在我脸上左看看右看看。然后问出一个无比幼稚的问题,语气已不似刚才的强硬。

  我闻到了浓重的酒味儿,和他身上那股干燥的野蛮人的气息。

  我眼巴巴看着他,头在他手里摇了摇又点了点。

  “小新兵蛋子!”他的手从我下巴上松开,又在我头上象征性的刮过。“叫什么名?”他问。

  “蓝洲。”我答。

  “蓝洲?”陆班长盯视着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间他眼神迷惘,仿佛一泓深不见底的潭水,冰冷而柔软。口中喃喃:“蓝洲!兰州拉的兰州?”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是不是,是蓝天的蓝,亚洲的洲。”我连忙解释道。

  “陆班长,你回屋睡一觉吧!要不……”一旁正担心着的李康看到陆班长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并劝他去休息。

  李康话还没说完,突听“砰”的一声,操作间的门被重重地推开。“陆班长,你快过去看看!司务长让李排长打了!”一个炊事班老兵这样喊。

  首先奔出去的当然是陆班长。当我跟在李康后面来到饭堂的时候,架已经打完了。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饭桌将双方阵地隔开,一面是指导员拽着气势汹汹的李排,另一面是炊事班长,拉着鼻青脸肿的司务长,两人犹如斗红眼的公鸡,兀自叫嚣着不肯罢休。碗筷杯盘狼藉满地。闻声而来的我们个个呆若木鸡!

  李排和指导员都是标准的山东大汉,身长力大。而司务长身高不过一米七多一点,也不很壮。真不知道这场战争是怎么形成的!差距如此悬殊,在交火的瞬息,司务长作何感想……

  “李排你给我记着,这事我跟你没完!啐!指导员你不讲究!你拉偏架!你太不讲究了!”司务长一边擦拭鼻子里流出的血,一边吐着口里的血痰,嘴上仍旧不肯示弱。

  指导员作为一名专门,从事政治思想教育的连队主官,动脑耍嘴是他的专业。听到司务长的指责,他岂能听之任之?

  “司务长你说这话亏不亏心?你说你两个大老爷们,又都是连里骨干,兵快当一辈子了,为了鸡毛蒜皮点儿事儿打个乐乐翻!在这么多兵面前你们不闲丢人我都替你们丢人!啊,这你不说,反过来扣我一脑袋屎盆子!我拉偏架?我怎么拉偏架了?怎么算不拉偏架?这回你俩爱怎么打怎么打,最好七连给拆了!我还不管了呢!”说着指导员一把把李排推了个趔趄。

  司务长听到这话,偷眼打量了一圈周围情况,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或许,指导员拉偏架的行为确实存在,每个人都知道他和李排的老乡关系。可在这个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赢,连长又不在的节骨眼儿上,闹事打架已经违反了纪律,又当着这么多兵的面儿,而且其中还有新兵……司务长除了自认吃亏息事宁人以外,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于是,他以不耐烦的口吻,冲我们喊:“都瞅什么呢?该噶哈噶哈去!”

  李排也没有再冲上来的意思。

  尽管司务长和李排,都也不过只有二十五六岁,正处精力充沛,血气方刚的年纪。但是,七八年的兵史,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时务。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应收,什么时候都要一个度。

  无论什么样的顽石,扔在军营的大熔炉里,都会炼成各自不同的金属。

我是布鲁的藍精灵,每天分享最积极的能量

写给最多的性少数人群!

喜欢我分享的朋友!可以给个赞赏支持一下!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