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6

这事过去大半年,才从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撤下来。

春喜再次出现在村人面前,已经不再是春喜。人瘦得脱了形,更不爱说话,见人只是笑笑,却是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头发长成杂草,一脸的胡须衬得面色发灰,嘴角垮下去,仅靠两块颧骨使劲撑着。活着的那只眼和死了的一样,木木地,没一丝灵活劲儿。衣裳上粘着女儿的屎尿,粥糊、饭渣,邋遢得不成样子。还一枝花呢,分明是个小老头儿。

他师傅姓刘,是个好心人,只要木匠铺不忙,就催着春喜回家去看孩子。作为春喜的长辈,多少听他说些内幕。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春喜仨口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在县城买了一大堆礼品,租辆小汽车赶半天山路才到女方家。他家在平原,哪见过藏在深山里如此贫穷落后的村子呢。四下打量,春喜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七十年代呢。

本以为一家团聚,欢喜相逢呢,谁知刚踏入家门,场面却失了控。

云霜抱着巧巧没来得及说话,她大一看到她,气得浑身哆嗦,一跃而起,狠狠扇她几**,云霜眼冒金星,嘴角**,吓得女儿哇哇大哭。春喜一把接过孩子。

她大边跳老高边骂:“不要脸的货,还敢回来,你咋不*外头?”

春喜从他的谩骂中听出因由,原来云霜她大出门找过她,别人却疯传云霜在外做“小*”,让老头丢了颜面怀恨在心。

春喜心疼得要命,刚上前理论,被老头薅住衣领扯到院外大声嚷嚷:“快来人,快来人,****妇女的人*子来了。”

不知从哪儿冒出的村民把他团团围住,云霜哭得撕心裂肺,跪着求他们,说甘心情愿跟春喜。没人听她的,众人对他谩骂推攘,连孩子也不顾了。

出租车司机一溜烟跑来,把抱孩子的春喜一把拉上车,好歹才救下他。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爷俩灰溜溜回来,哪敢再回去。媳妇呢?不知道,没人敢问。

春喜的心散了,一方面承受没了老婆这个残酷事实,另一方面又被村人的说三道四折磨。人人都说他是榆木脑袋,不光有病且病得不轻,没病谁敢带买来的媳妇去认亲。只有刘师傅知晓这孩子为人厚道,心软得像豆腐经不起戳弄,一揉就碎一地。所以,就算他现在把桌子做成椅子,椅子刨成板凳,也不忍辞退他。

春喜缩着脖子,一路上时不时擤着鼻涕。从表姐家到自家有十分钟的路,得把巧巧包裹在小棉被里,千万不能受凉感冒。这半年多,每天一大早,他把女儿从被窝拉出来,急匆匆送到表姐家,来不及吃早饭就去干活。赶上阴天下雨孩子感冒咳嗽,只得给师傅请假在家带孩子。翠莲心疼他一人当爹又当妈的不容易,想把孩子给她养着。春喜又不乐意,只让表姐白天帮忙照看,晚上仍自个带着。

翠莲不勉强,知道他全靠养孩子这股劲硬撑着呢。从春天到冬天,把女儿从一个婴孩养到会喊 “八八”。虽然叫得不清楚,够让春喜激动半天了。

巧巧不知自己悲凉的身世,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盯着爸爸不放,直率的眼神像极了云霜。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春喜抽了抽鼻子,使劲忍着,还好,心痛到已经觉不出痛了。他哼着不知名的童谣,在女儿脸上贪婪地找寻云霜的痕迹,每次他想老婆时就这样。女儿的眼睛像云霜,鼻子像自己,嘴巴呢?还像她,皮肤最像,白。

他看着想着,想着看着,心里还是苦得不行。一抬头,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讨饭婆子。

一看到孩子,她干裂的嘴唇动了动,那双饥渴的眼睛死死粘在孩子身上。巧巧被她吃人的眼神吓到,扭头喊一声“八八”。听到孩子会说话了,女人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挪动一步,两行泪在脸上冲涮出一道道的水沟。

下一秒,春喜不知咋回事,孩子被她搂在怀里。

巧巧吓得哇哇大哭,极力挣脱脏女人的怀抱,疯狂扭动身体向爸爸这边蹭。

春喜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想说这是你妈,你妈。嘴里却是一声又一声沉闷地呜咽,他意识到自己在哭,哭完又傻笑,笑完又憨哭。

让人瞅见得多没出息,管他呢!他娘的谁爱笑话谁笑去,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弹了又咋滴?日思夜想的老婆回来了,弹弹也不算丢人。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进了屋,春喜才敢仔细瞅云霜。这还是他的云霜吗?

半年多前她还是水灵灵白生生的,如今呢?白嫩的脸变得黄瘦,嘴唇干枯,双眼深凹无神。春喜心疼她是遭了大罪的,不知道,自己在云霜眼中也是如此。

“瞧家里乱的,乱的,没个插脚的空,”

春喜迈着跌跌撞撞的步子,收拾乱七八糟的房间。云霜死死抱着孩子,顾不得满身的肮脏,左亲右亲的逗弄巧巧。等春喜做了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抱过孩子让云霜先吃。她也不怕热,抱起碗大口小口吃着,春喜边喂女儿边爱怜地问她:“你……这是饿几天了?”

云霜从满嘴面条中硬生生挤出一句:“两天,两天没吃了。”

春喜不忍再问,却听她自己嘟囔:“大,大给的钱只够买火车票的。”

“你爹……咋让你回来的?”想到那天被村人围堵的场景,春喜迟疑起来。

云霜头也不抬:“大看我太想孩子,还有…..你,才让我回来的。”云霜说得轻描淡写,边说边笑。春喜听了心疼得嚯嚯地,她的笑藏了多少委屈呢!

他把自个儿碗里的面条和鸡蛋推到云霜跟前,由着她吃饱。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饭后,春喜烧了满满三盆热水,才洗出来一个和往常七分相像的云霜。终于,女儿睡下,两人的眼神瞬间绞在一处化不开了。半年多的思念如洪水决堤般从眼中流淌。

俩人你瞅我一眼我回你一眼,他们有多少话要说啊,却激动得一句话说不出口。

男的用一只眼睛问:“云霜,你过得好吗?我想死你了。”

女的用两只眼睛回答:“我也想你和孩子,我过得一点不好。”

下一句,春喜迫不及待地把千言万语、千思万想及一人当爹又当妈的苦楚化成肢体语言。就听到云霜轻声说:“木头,轻点儿,俺有啦。”

“有什么……了?”春喜吓得赶紧停下动作。

“傻样,能有啥,当然是娃娃。”

春喜一下被巨大的喜悦冲击得晕头转向,生怕压到她的肚子。为了儿子先忍忍,好日子长着呢。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他将升腾起的**硬压下去,托着云霜的脸看了又看,亲了又亲,再掐掐自己的脸。不是做梦啊!不是!这又黑又瘦的女子就是他的云霜!还为他怀了儿子,春喜兴奋地迷迷怔怔,觉得这会儿一切就像梦。

“几个月了?”

“傻样,咱俩分开几个月,就几个月呗。”云霜的眼神穿透春喜。不到两年,彩色拉花就变得又脏又烂,无精打采地悬在半空中。

春喜压抑住剧烈的心跳,触手满是一把又一把的骨头,硌得手疼。他的手小心翼翼向下游走,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停住。“哐当”一声巨响,春喜的身体和心坠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咋?你不是想要男娃吗?”

“嗯,要……要,你赶紧睡,一路上累坏了。”春喜觉得浑身无力,心口燃起一团火,瞬间烧灼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居室。太热了,这冬天太热了。他一分钟也呆不下。他要冷。要静。要自己呆着。

春喜谎说上厕所,从寒冬腊月的床上爬下,没听清云霜说什么,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出房间。云霜的身孕不过三、四个月大小。

回忆性文章(欣赏性文章)

未完待续

领取300本育儿电子书,30门名师育儿大课,添加 微信:egm229  备注:Y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658991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yyzs.cn/1440.html